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5.html


海面上云很低,不规则的团状乌云可以遮挡人类的视线,却不能阻挡特定频段的雷达波束。有两架飞机正在以比乌云略高的高度飞行,机身上面是蓝灰色而机腹为白色的涂装使得这两架飞机看起来显得美丽而雅致,但机翼下的外挂架上所携带的AGM—88哈姆高速反辐射导弹和AIM—54不死鸟远距格斗导弹,以及US—NAVY字样的标志,则像狼那尖利的犬齿一样,毫不掩饰地炫耀着武力。

从空中迎头看上去,EA6B徘徊者前排的座舱显得有些促狭。毕竟是由攻击机改装的,由双座改成四座,空间有限。由于飞行高度并不高,领航员詹姆斯并没有佩戴氧气面罩。不远处就是护航的F14雄猫战斗机,距离如此之近,以至于詹姆斯几乎可以看到战斗机飞行员脸上轻松的微笑。在冲着F14的飞行员竖了一下大拇指之后,詹姆斯把脸贴在舷窗上,透过视野良好的座舱俯视着云层和偶尔从云层间隙露出来的蔚蓝色的大海。

“嗨,吉米,我真不明白,这里除了几艘军舰之外,并没有中国空军,我们为什么要来这里呢?难道我们是来做游戏的吗?”虽然中国的161驱逐舰编队还远在三百公里之外,但安装在徘徊者垂尾上的雷达早就接收到了来自中国军舰对空搜索雷达的波束,詹姆斯有些不解地回头问飞行员吉米。

“也许我们应该飞到中国人头上去问一声,嗨,伙计,你们在忙什么呢?”飞行员微笑着回答道。

“不,那样很不礼貌。要知道,对于他们而言,我们可能不太受欢迎。也许我们现在就可以向他们打个招呼,用士兵的方式打个招呼。”詹姆斯指了指自己座椅前的一排排按钮说道。

“不错的主意。”

詹姆斯按下了几个按钮,EA6B机翼下的五个吊舱前端的被动风扇开始运转起来,带动发电机为电子战吊舱提供源源不断的电力。看不见的无线电波束开始充斥整个海空。

正在海面缓慢行进的中国161长沙号驱逐舰上,对空搜索雷达还是不疾不徐地以每分钟六转的速度转动着。而雷达舱里淡绿色的显示屏上突然出现了大片雪花,数秒前还清晰可辨的两个目标瞬间湮没在了这片雪花里。

“舰长,我们受到电子干扰!”

胡志坚并没有太吃惊,因为A国海军一贯的作派就是蛮不讲理。胡志坚心头有些火大,娘的,就凭着你机载吊舱的功率,想和舰载的雷达功率抗衡吗?冷笑一声之后,胡志坚下达了命令:“用最大功率,对预定空域实施全频段反干扰!”

“舰长,如果启用最大功率全频段,我们编队内部的通联也会被阻塞,那样。。。。。。”雷达兵迟疑着问。

胡志坚扬手一个大脖溜拍在雷达兵的脖子上,骂道:“傻蛋,编队内我们至少还可以用旗语和灯光信号,那两架A国飞机,你叫他们打一个旗语试试?”

“明白了!”雷达兵一脸兴奋地回答道。

徘徊者和雄猫的机载雷达屏幕上也在瞬间布满了雪花,耳机里也尽是刺耳的吱吱声。詹姆斯苦笑着摇头说道:“这位中国指挥官看来真没有幽默感啊。”在尝试变频数次后,这些杂波仍然没有减弱的趋势,詹姆斯脸上的笑容变得僵硬起来,在巨大的发动机轰鸣声中喊叫道:“难道中国人启用了全频段干扰吗?又是同归与尽的做法,上帝呀,可怕的中国人,难道他们自己不需要频段来通讯吗?”

“伙计,你忘了一点,他们在海面上,不用通讯也不会有危险,而我们在空中,滞空时间有限。我看,还是放弃吧。”驾驶员无奈地耸耸肩回答道。

在A国电子战飞机主动放弃干扰后,胡志坚也不为己甚,没有再还击,雷达屏幕再次变得清洁起来。代表着飞机的两个光点正在远离,最终消失在雷达屏幕的边缘。一切又平静下来,但胡志坚并没有因此而放松,因为他知道自己所担负的任务已经到了最为紧要的关头,水下的潜艇编队已经即将抵达A国所部署的海底声纳最为密集的海区。

漫长的几个小时过去之后,终于通过了危险海区,胡志坚刚准备松口气的时候,对海搜索雷达的屏幕上却多出了一个光点。这里已经是中国海军划定的演习边缘了,雷达屏幕上的那个光点就在外面逡巡着。由于161舰的技术设备限制,无法判定海面上的那个雷达回波到底是商船还是军舰,胡志坚不得不向167舰请求支援。

已经确认潜艇编队已经通过了危险区域,167舰上的闵方舟和王亚东这才放松了一些,看到了161发来的电文,心情不错的闵方舟告诉通讯兵:“告诉胡志坚,他前面还有最后一道关卡,过了这道关,任务就完成了。拦在他们前面的,是约翰。麦凯恩号,防空驱逐舰而已,不足为虑。”

“慢。闵支队长,还是小心为妙。麦凯恩号也装备了变深声纳,反潜能力也非同一般,是不是提醒一下胡舰长?”王亚东善意地提醒道。

“也好。”闵方舟望了望眼前的这位少校参谋,说道。

王亚东的担心并非没有道理,麦凯恩号早已经放下了声纳阵列,希望能够找到一些珠丝马迹。胡志坚现在有些焦躁,因为那艘讨厌的麦凯恩号就挡在了潜艇编队的航道上。都是驱逐舰舰长,胡志坚一眼就能看得出麦凯恩号正在以反潜姿态航行,也许A国人还是发现了一直隐藏在自己水下的潜艇编队,只不过不能大张旗鼓地进入中国海军的演习区域罢了,但他们也没有放弃围追堵截。形势再一次变得严峻起来,闵方舟再次皱起了眉头。那艘海狼一直阴魂不散地跟在自己身后,虽然此后又有两次捕捉到了一些微弱的信号,但既无法摆脱这个怪物,又不能确定它的具体方位。

“闵支队长,《孙子兵法》里有一计,叫做围魏救赵。”王亚东在思索良久之后,突然莫名其妙地冒出这句话来。闵方舟有些不解地抬起头来望着王亚东。

“闵支队长,你看,这是我们的演习区域,这里是A国航母战斗群的位置。麦凯恩号向来都是小鹰号的贴身护卫者,现在麦凯恩号已经离开了阵位,小鹰号的防御圈一定会有漏洞。如果我们能够逼着麦凯恩号回去的话,就给一号打通了航道。”

“你的意思是说,用我们的潜艇渗透进入小鹰号的防御圈?”闵方舟眼睛一亮,问道。

“现在这好像是唯一的办法了。只不过,这样做的危险性,并不亚于这次演习的最初计划。一旦渗透进去的潜艇威胁到小鹰号,我们不能确定A国人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一边请示基地,一边实施计划吧。我们已经没有时间了。”

潜艇编队很快就接收到了新的计划,这个计划无疑可以触动任何一位中国潜艇舰长的兴奋点。在激光闪烁了数次之后,039A级宋改潜艇315在蔡清明的指挥下,缓缓地脱离了编队,深潜到300米的极限深度。蔡清明很清楚,在那里有股暗流,虽然速度很缓慢,但借着这股不需要消耗动力的洋流,315艇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渗透到A国航母的演习区域,运气好的话,或许还能够近距离地看看那个巨大的战争机器。

315艇内部安静得出奇,周围的士兵都望着自己的艇长蔡清明,蔡清明环视了一周后说:“都他娘的干啥,除了值更的人,全都睡觉去!过阵子有得你们忙了。”

下潜到极限深度的315艇内部,在巨大的水压下,甚至能够听到水滴下来的声音。蔡清明并不知道,他所指挥的这艘排水量不到3000吨的常规潜艇,正在悄无声息地进入小鹰号航母战斗群的防御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