淞锦之战:洪承畴的悲喜剧A

z_no 收藏 4 1637
导读:淞锦之战:洪承畴的悲喜剧A 2008-06-04 13:29 公元1642年即大明崇祯十五年,大清崇德七年四月初,沈阳大清皇宫正门里一位美丽灵秀却是待女打扮的女子走近了皇宫大门边上一个并不起眼的院落,这里就是在前清历史上多次发生过不寻常事件的三官庙,洪承畴就关押在这个院落里。此时明清交战已经是第二十四个年头了。除了五次深入大明帝国腹心所俘获的亲王贵戚之外,洪承畴是大清军队在战场上俘虏的最高级别的大明帝国重臣。被俘之前他的职位是大明蓟辽总督是大明帝国负责辽东军事的前敌最高统帅。从松山前线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淞锦之战:洪承畴的悲喜剧A

2008-06-04 13:29


公元1642年即大明崇祯十五年,大清崇德七年四月初,沈阳大清皇宫正门里一位美丽灵秀却是待女打扮的女子走近了皇宫大门边上一个并不起眼的院落,这里就是在前清历史上多次发生过不寻常事件的三官庙,洪承畴就关押在这个院落里。此时明清交战已经是第二十四个年头了。除了五次深入大明帝国腹心所俘获的亲王贵戚之外,洪承畴是大清军队在战场上俘虏的最高级别的大明帝国重臣。被俘之前他的职位是大明蓟辽总督是大明帝国负责辽东军事的前敌最高统帅。从松山前线将他押解回沈阳后就被关进了三官庙,此后洪承畴披头散发不吃不喝。每天光着脚,叫骂不已。所有前来劝降的人全部饱尝了他的痛骂。如今绝食多日的洪承畴神情委顿,照这样下去他可能没有几天活头了。


走过院落的女子延缓了洪承畴的生命,并说服他改变心意投降了皇太极。这位女子就是在前清历史上名声极大的孝庄皇太后。此后洪承畴在满清入主中原的过程中发挥了极大的作用。成了一个至今无法盖棺论定的历史人物。


公元1636年即大明崇祯九年是为后金汗国天聪十年,这一年四月皇太极正式称帝。将大金国号改为大清。建立了大清帝国,改天聪年号为崇德。四年后,公元1640年,即大明崇祯十三年,大清崇德五年皇太极出兵筑义州城。拉开了松锦之战的序幕。到公元1642年即大明崇祯十五年,大清崇德七年大明帝国军队主帅洪承畴被俘,大战进入尾声。前后历时近两年。


松锦之战,使大明帝国的有生力量消耗殆尽,是大清帝国与大明帝国之间的最后一次殊死决战。从此,明王朝再也没有力量对付它的内外敌人了。


两年后,大明帝国轰然垮台。


公元1629年,是为大明崇祯二年、后金汗国天聪三年。这一年,皇太极第一次绕道蒙古奔袭大明帝国首都北京。就在这差不多同一时刻,西北山陕地区陆续发生了高迎祥等领导的农民暴动。


此后,大明帝国烽烟四起,它不得不在对抗满清铁骑的同时,费尽心机地力图遏制四处流窜的暴动农民。在这种情形下,不论是皇太极,还是张献忠、李自成,均大受其益。他们结成了事实上的统一战线,成了素不相识、素无往来却亲密无间的同志和战友,他们奋战于不同的战线,向他们备受憎恨的共同敌人大明帝国发起攻击。


就这样,大明帝国曾经强横无比,由于自我感觉过好而极度傲慢,如今,受到了来自外部敌人和自己内部治下人民两个方面的憎恨。帝国无比艰辛地周旋于内外强敌之间,几乎是在转眼之间,便陷入了腹背受敌、四面作战的窘境。


皇太极曾经和他的部下谈起过自己对于明王朝的总体战略:大明就像一棵根深叶茂的大树,要想一下子推倒它不是那么容易。因此,自己要带领他们砍伐这棵大树的枝枝杈杈、根根梢梢。等到这树枝秃根朽之后,轻轻一推,它也就轰然倒地了。第一次打到北京城下时,皇太极看着壮丽如画的北京城,曾经不无轻蔑地说道,现在拿下那皇城中的“痴儿”就是傻小子的意思,大约是一件易如反掌的事情。但是,攻之易而守之难,于是,他放弃了攻打北京城。皇太极具有极强的定力,他的战略思想显然是明确而一以贯之的。为此,他的部下甚至认为他太过于瞻前顾后,太过于谨小慎微了。


这一次绕道奔袭大明京师,皇太极获得重大战果。在后来的岁月里,他又陆续发起了四次大规模的长途绕道奔袭,每一次都战果丰硕,大体上达到了下列两个目的:第一,劫掠了大量人畜物资;其二,极大消耗了大明的力量。此外,他还在有意无意之间,在第二战场、两线作战的意义上,特别强有力地支持、配合了张献忠、李自成们的发展壮大。


松锦之战,则大体上可以看成是他对大明这棵老朽的大树,完成了诸多砍伐工作后的最后一击。




此时,世间已无袁崇焕。


被认为是国家干城的大将满桂,死了;号称一代名将、被袁崇焕倚为臂膀的赵率教,死了。无论如何,他们毕竟战死沙场,死在了抗击敌人的阵地上,算是死得其所。有盖世之才的熊廷弼,死了;号称肝胆义气奇男儿的袁崇焕,死了。他们则是死在了自己的皇帝和同志们手中,死得惨烈无比,死得充满了负面的价值。而另外一位德高望重的人物孙承宗,也被皇帝不由分说地免去职务,黯然回乡了。




当时人们和后人谈到此时的大明帝国,时常使用的词汇是:贿赂公行,党争剧烈,刑章倒错,宵小横行。意思是说,贪污受贿成了公开的秘密,帝国官场中不问是非善恶只看是不是自己人,黑白颠倒,是非混淆,国家重用奖励的大多是些坏蛋,品行高尚、才干卓越之士,或者命运悲惨,或者很快便被边缘化,而贪官污吏、宵小坏蛋们则兴高采烈地奔走于帝国堂皇的庙堂之上。在内外敌人和上述因素的作用下,大明帝国似乎在目不暇接地转瞬之间,便完成了从花团锦簇到百孔千疮的整个过程。速度快的令人目瞪口呆,几乎没有反应的时间。


松锦之战就发生在皇太极和洪承畴之间。这个时候,偌大的一个大明帝国,如果说还有能够和皇太极抗衡的人物的话,或许就只有洪承畴和孙传庭了。他们,上演了一出真正的悲喜剧。




洪承畴是福建南安人,字亨九,万历四十四年进士。此人能文能武,富有才干,曾经是高迎祥、李自成、张献忠的真正克星。当李自成还是高迎祥部下的闯将时,闯王高迎祥大败于洪承畴指挥的一次大战中,他本人也被洪承畴指挥的孙传庭所俘,并被送往京城处死。李自成成为闯王后,在与洪承畴的陕西潼关南原一战中,全军覆灭,李自成仅仅带领十八骑逃进商洛山中。假如不是皇太极的军事行动,假如崇祯皇帝多一点点政治谋略和战略头脑,不是急吼吼地将洪承畴和孙传庭调去对付皇太极的话,李自成可能就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了。他可能会死在商洛山中,而不是后来的九宫山。当时的大诗人、大学者吴伟业认为,大明帝国“危亡之局,实决于此”。随着岁月的推移,我们将会意识到,这种见解,的确有根据而且十分准确。


这件事情发生在公元1638年,是为大明崇祯十一年、大清崇德三年冬天。


这年冬天和后来发生的事情,充满黑色幽默,其情节之离奇,让人根本就无法置信,可能足以令不管拥有多么丰富想象力的小说家都要瞠目结舌。


洪承畴担任大明帝国陕西三边总督时,曾经专门负责平息关中地区的农民暴动,孙传庭是他极为得力的部下。孙传庭有大才干,治军严整,作战作风凶悍而富有谋略,在与暴动农民的周旋中,屡立大功。高迎祥死在他的手里,李自成也大败在他手下,一大批农民军首领都曾经吃过他的大苦头。在早期的军事生涯中,他似乎就没有打过败仗。《明史》作者认为他“沈毅多筹略”,就是深沉刚毅、多谋善断的意思。假如运气足够好,或者上天能够赋予他另外一种才能的话,他可能能够成为大明帝国末年挽狂澜于既倒的人物。可惜,他的运气不够好。或者说,上帝对他还不够关爱,没有在赋予他处理军国大事之能力的同时,还兼具其他帝国官场更加看重的才能,比如察言观色、投人所好、乖巧一点、更讨人喜欢一点等等。结果,由于他性格和才能上的此种特征,导致他的顶头上司很生气,后果也就变得特别严重。


差不多就在他屡立大功的同一时间,崇祯皇帝特别着迷地宠信上了杨嗣昌,几乎给了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处理军机大事的全权。偏偏孙传庭无法苟同他的诸多决策,并上书皇帝申诉自己的看法,导致杨嗣昌切齿痛恨之。在此前后,孙传庭还因为缺少投人所好的才能,把一位同样得罪不起的大太监高起潜也得罪得不轻。于是,孙传庭应该受到的奖励和晋级便多次被压在杨嗣昌手中,他的部下也自然受到了同等待遇。


潼关南原战后,李自成全军覆灭,只有十八骑随他逃遁到商洛山中。就在孙传庭和洪承畴准备彻底搜剿商洛山时,皇帝急急忙忙地命二人率部进京,前去保卫京畿并对付皇太极。就此,李自成获得了一线生机,而孙传庭则掉进了无边的噩梦之中。


孙传庭接到崇祯皇帝的调令,任命他为兵部右侍郎兼右佥都御史,赐尚方剑,代刚刚战死的总督卢象升对抗入侵清兵。当此时,孙传庭已经带兵来到了北京郊外。杨嗣昌和深受皇帝喜爱的大太监高起潜不愿意孙传庭见到皇帝,二人找了许多理由,证明孙传庭十分招人讨厌,说服皇帝下旨“切责”,痛斥孙传庭,并以京师戒严为名,不许他进京朝见。恰在此时,洪承畴也赶到了京郊。皇帝不但派人来到郊区犒劳,而且命他即刻朝见天子。搞得孙传庭意兴阑珊,颇感郁闷。


随后,在杨嗣昌主持下,作出了一系列决策。此时的孙传庭还是没有学会看人脸色,他仍然坚持自己认为是正确的做法,和杨嗣昌辩驳不已。结果后来虽然他说的一切差不多不幸而言中了,但是倒霉的是,当他的预言成为现实时,预言家本人不但两个耳朵都聋了,而且只能在皇帝的监狱里苦熬时光。


关于孙传庭耳聋的经过,《明史》中的记载十分简略,大意是说,孙传庭坚决劝告杨嗣昌接受自己的忠告,“嗣昌不听。传庭争之不能得,不胜郁郁,耳遂聋”。表明他的耳聋与心境的极度焦虑郁闷有关。


孙传庭被抓进监狱的大体过程是:


孙传庭接受皇帝的调令时,曾经上书皇帝,其中谈到:“边疆事务败坏到这种程度,原因是决策失误,目前工作告一段落之后,请求皇帝允许我当面商决大计。”不久,恰好京师解除戒严,皇帝重新任命他总督保定、山东、河南军务。孙传庭也就很自然地请求觐见皇帝。杨嗣昌知道后,大吃一惊,他以为孙传庭是要在皇帝面前对付自己。于是,就把孙传庭派来投书的人拒之门外,并且把他给皇帝的上书一并退还本人。孙传庭大为恼火,立即上书皇帝,“引疾乞休”,就是以生病为由,请求辞职。杨嗣昌一见,也立即上书皇帝,弹劾孙传庭,说他并不是真的聋了,而是以此为借口,发泄对皇帝的怨气。崇祯皇帝遂大怒,下令撤销孙传庭的一切职务,废为平民。过后,想想不过瘾,又派一位省级官员前去核实孙传庭那小子是真病还是假病,耳朵是真聋还是假聋。这位官员核实后报告说,孙传庭真的是聋了,不是托词。皇帝又大怒,索性把这位官员和孙传庭一起抓进了监狱。《明史》记载说,举朝皆知其冤,可是没有人为他讲话。原因是没有人敢于让皇帝和杨嗣昌不高兴。




此后,孙传庭在监狱里一呆就是三年。三年间,杨嗣昌一败涂地,孙传庭曾经作过的预言一一成为现实,而且是所有的可能中最糟的那一种。崇祯皇帝又一次想起了孙传庭,于是,把他从监狱里放出来,让他再立新功。三年时间,天下已经变成了另外一副模样,李自成和张献忠已然成了气候,在皇帝的逼迫下,孙传庭稀里糊涂地死在了战场上。


如果说孙传庭遭遇了黑色幽默一般的命运的话,洪承畴演出的就是一出悲喜交集的、相当经典的小剧场实验话剧了。


洪承畴肯定十分了解孙传庭的才干与为人。我们没有确切的资料,无法知道孙传庭的遭遇对洪承畴产生了什么影响。差不多在孙传庭被抓进监狱的同时,洪承畴接受了总督蓟辽军事、对抗皇太极的重任。这真是一个不祥的职位,从萨尔浒之战开始将近二十年时间里,没有一个人在那个位置上能够建功立业后全身而返。几乎所有面对这个使命的人,不是身败名裂,就是家破人亡。事实上,仅此一点,就足够证明大明帝国在自己生死存亡的问题上,是何等轻浮乖戾了。


洪承畴富有谋略,声名卓著,深孚众望,在这个足以令人精神分裂的凶险岗位上,他被成功地撕扯成了两个人,从而,成为了一个特殊的例外。




公元1640年,是为大明崇祯十三年、大清崇德五年。皇太极在第四次派遣大军远道奔袭并大获全胜之后,接受一些汉族官员的建议,开始调整自己的整体战略,将兵锋正面指向了宁锦一线。其标志性事件就是派兵修筑义州城。


在这些汉族官员的建议中,提出了对明战略的总体设想,分为三策:其一,为刺心之策,主张直取北京,拿下大明帝国首都后,再行平定全国;其二,为断喉之策,主张绕过宁锦,直抵山海关下,一举拿下天下第一关,然后,回手扫荡宁锦等城,再图关内;其三,为剪重枝伐美树之策,先下宁锦,再抵关门,进取全国。


皇太极接受了第三策,并进一步发挥为选义州(即今日辽宁省义县)作为屯兵、进取锦州的前进基地。这里位于锦州北侧九十里处,位于广宁与锦州之间。此地地势开阔,土地肥沃,利于垦荒屯种。清军屯田于此,极为有效地逼近了明军的山海关外诸城,令其生产与生活大受威胁。


经过无数次绕道长途奔袭,皇太极必定深切意识到了辽西走廊的重大战略价值,不拿下锦州、宁远,不但无法打通由山海关到北京的大道,而且,绕道破长城入关也时时面临被遮断退路之危险,从而,成为绞杀大明帝国那根铁索中最为薄弱的链条。大明朝如果出现一位坚强有力、具有战略头脑的统帅的话,长途奔袭的远征军立即就将陷入被反封锁的境地之中。且驻守在锦州、宁远、山海关的明军,在与八旗铁骑十余年的反复搏杀中,也锤炼成了一支颇有战斗力的队伍,号称关宁铁骑。他们完全可能乘虚捣袭盛京沈阳,届时,一招不慎满盘皆输的可能性不是完全没有。




一个伟大的统帅与一个庸才的区别经常表现在:前者时常从最坏的可能出发考虑问题,而后者则总是以为自己没有理由不胜利。拿破仑曾经表达过类似的看法,他之所以百战百胜,仅仅是因为作战之前永远觉得对手比自己聪明得多,而他的对手们却总是把拿破仑当成傻瓜。稍为认真观察一下就会发现,上述情形恰好出现在大清和大明这一对冤家之间。


大约就是出于此种考虑,皇太极每次出兵远道奔袭时,总是会派兵不停地打击宁锦一线的明军,敲打他们,使他们的神经总是处于紧张状态,成天提心吊胆,生怕被“鞑子”偷袭、围困或断了后路。有的时候皇太极甚至会亲自领兵前往锦州、宁远等地,牵制明朝军队,“使其东西疲于奔命,首尾不能相顾,我西征将士得以从容直捣中原耳”。


而大明帝国军队似乎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也可以偷袭沈阳,也可以断掉入了关的“鞑子”们的后路,把他们围困在充满敌意的长城里面,让他们找不到回家的路,在敌人的土地上死得特别难看。这种想法可能远远超出了大明帝国君臣们的想象力,会把他们吓坏,令他们想都不敢这样去想。令人叹息的是,情况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还算是很不错了。大明帝国此时糟糕的景象,早已远远超出了这些,早就达到了糟不可言的地步。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