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二哥的教书生涯 调回黟县,任教在楠玛 [蓝剑军团]

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收藏 26 487

[/size=16]二哥的教书生涯 调回黟县,任教在楠玛[size]

递交申请 几经努力调动成功

任教楠玛 二次搬家有家真好

当年,三弟灶林在红旗办农中,跟黟县文教局有工作往来,我就把“调动”的念头写信告诉了他,他答应帮我联系,并告诉我:“关键是太平那边能否放你?”幸好我们的汤光月局长已进入文教局“三结合”的领导班子,当时还彷徨在家中。我写了《关于要求调回黟县任教的申请报告》,找到汤局长的家,呈上了报告。他却动员我调到贤村或郭村,那里离黟县不远。我再三诉说家庭困难,请他一定好事做到底,让我一步到位算了。见我执意要回黟县,他也就同意了,在我的“申请报告”上签了字,并对我说:“章云庆现在是县政工组组长,是县里的第一把手,你去找他就行了。”我一听乐了,因为“文革”前三口大区少先队搞活动时,我经常和章云庆在一起,还很投缘。有这层关系,只要找到他,调动肯定不成问题。

我赶紧跑到县委会,章云庆正在开会,挤时间接待了我。他看了“申请”,马上就签字“同意转出”。在送我出门口时说:“要抓紧时间办。你到文教局去,把‘申请’交给小张(文教局秘书),让他致函黟县文教局。”到了文教局,张秘书在两位领导批示的申请上盖了公章,并作了笔录,答应与黟县文教局联系;他还告诉我,最好亲自去黟县索要接收公文。于是,我于三月份又回到黟县,写了要求黟县文教局接收的申请报告,托灶林代为办理。

借在家的机会,进行第二次搬家,住进了河对面志庚叔家老屋,与朱四喜一家同屋居住。这幢老屋光线充足,有房间、大厅和厨房,洗衣、用水都很方便,离母亲也很近。至此,我才有了家的感觉。

住房安顿好,也等来了接收公文。我马上回到太平县,又写了一份申请调动追补报告,与接收公文一并呈报给太平县文教局,等待回音。

1969年9月开学前,终于等到了调往黟县文教局报到的介绍信。于是,我一面到公社办理粮油户口迁移证明,一面办理财务、校产移交手续。然后就等新教师来接替。可我一等再等,新教师总是没来,惟恐夜长梦多,我就把手续和公章,交给樵山大队会计和汪时九老师,请他俩转交接任的教师。办完这些,我就于国庆节期间,告别了曾生活、工作过的樵山。现在回想起来,真得感谢在樵山任教的那些年月,因为我在这里得到了很好的锻炼,有过快乐,也有过忧伤。

回到黟县的第二天,我就到县文教局报到,当即开了“调令”。我又手持“调令”,赶到渔亭学区,向校长吴敏全报到。国庆假期结束,我就挑着行李,到渔亭楠玛小学任教。这是一所村级完小,我任辅导组长,负责周边五所村小的教研活动。我一如既往地努力工作,告诫自己:千万不能给自己脸上抹黑,一定要争气做人。

我坚持每个星期天下午徒步二十多里上学,周六下午忙完活动,匆匆回家。在学校和辅导组的活动中,我以身作则,热心帮助刚担任民办教师的年轻人,赢得了他们的信任与尊重,如在山村任教的民师董慰萱就十分敬重我。在渔亭学区开展的“听课、评课”会上,老教师项启兴夸我是“后起之秀”。省里下放的王祖贻医师(浙江杭州人,安徽省立医院医师),看到我校有起色,便把在渔亭中心小学就读的儿子王维共转来我校;一段时间后,在我们经常性的聊天中,他说他的儿子转来以后确实有了进步。这个孩子后来还真有出息,八十年代末留学美国去了。

这年冬天的一天傍晚,铁路民工到学校楼上抢铺位,有一位不慎踩翻了楼板,一个倒栽葱摔在天井的石板上,七孔流血。我赶紧找来王医师,大家一起把伤员送到渔亭公社卫生院抢救,终因颅脑破裂死亡。我仍住在楼上,上下楼非常小心。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我在一篇跟贴里说安徽的教育水平在全国应是靠前的,尤其是基础教育。这和“二哥”等老师的辛勤劳动分不开的。

得到了锻炼,调动之后工作干劲更大了。

支持老战友、老刘老师的原创好文章!祝贺老刘的二哥调回本县任教!

支持老刘的好文章,祝贺你二哥调回家乡任教,过去调动工作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首先要联系接收单位,然后还要申请原单位放人,两头都商谈好后还有很多繁琐的收取要办理,比如调令、调转介绍信、工资关系、(党、团)组织关系、如果是外县还要转户口和粮油关系。现在多好合同期满如果不愿意干了拍屁股走人。双向选择就业多自由呀。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