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3.html


写得可能很烂,但是,我想就是只有一个读者我也会坚持完成。我喜欢做事情持之以恒,有头有尾,这才是打不倒的小乖!好了,闲话少说,我为自己加油!!


原来今年有100多天未曾降雨,是百年难遇的大旱。很多池塘都干涸了。养的鱼儿都死了。原本来想今年有了好收成,攒点钱,可以给山里面的苦孩子送一点好吃的去。可是一切希望都破灭了。如今,就连山上的茶园收成也特别低,最低的茶叶也要卖到一、二百元一斤才可以维持生计,还不及去年的三分之一。唉,梁婶梁伯的叹息,让莫言付伟也跟着惆怅起来。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啊。

这是天灾,全国大面积干旱,很多地方都在抗旱。问题是我国的季节性缺水又不是一两年了,以前每年都是夏秋季多雨、春季少雨干旱。如今连夏季也少雨,这日子该怎么过呢?大江大河到处都是,滚滚河水东逝很壮观。但为什么还是屡次发生“少雨就旱,多雨就涝”的恶性局面呢?

说真的,何止是农民难,城里面的人们更难。物价上涨的厉害,工资在无形中缩水,很多人都叫苦连天,连青菜都吃不起了。农民还有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而城市里工薪层的人们却是连个窝都买不起。一年到头,省吃俭用,最终不是房奴就是车奴。日子过得压抑。沉重。想到这些,莫言心里也是颇多无奈,低头不语。

付伟一看气氛低落下来,就故意岔开话题。“梁婶,我可是饿晕了啊!来来来,吃饭。我们再怎么难受,也总得喂饱自己,才有力气去想办法战胜困难吧!大家都不吃,这可是浪费粮食啊,毛主席说过:浪费就是极大地犯罪!”

被付伟一席话逗开,莫言和大家都勉强吃了一点,之后,跟梁婶梁伯拉拉家常,叙叙旧,看到梁婶梁伯身体还好,莫言也就放心了。时间过得也很快,已经不早,莫言付伟依依告别,向着S城驶去。

回到S城,已经华灯初上。莫言没有回家,而是去了公司。在回来的路上,一直想着梁婶梁伯的话,心里已经润酿了一个朦胧的计划,想操作一场赈灾义演,帮助受灾的人们。而且这个计划必须马上整理策划出来,上报市文化局,上报市红十字会。能得到市领导的支持最好。

莫言注意一定,等回去跟李总,付伟好好商量一下,看看怎么操作,收效最好,这是对社会的贡献,也是打造公司声誉的最佳时机,一举两得。莫言是个商人,但是莫言始终是一个有良心,有着赤诚之心的爱国商人。

附:

《S城天宇传媒公司赈灾义演计划书》


去冬以来,我市我省等地遭遇到百年不遇的干旱,人,蓄,田园极度缺水,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极度的困难,已引发了很严重的灾难。我们作为一家人,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贵公司向全市人民倡议,伸出我们的手,献上一瓶水,送上一份爱心,特此举办“回报社会,共渡难关赈灾义演”活动,计划如下:

一,主题

此次活动以“支援灾区,成志成城,血脉相连,心手相牵,闯过难关,共建家园”为主题。用感人的歌舞,诗歌朗诵平,小品,相声,快板等等形式,呼吁大家,有钱捐钱,有力出力,捐一瓶水,送一份爱心。本次义演所得的一切盈利将全部用于灾区。

二,时间地点

天伦广场5月20号号晚上8点和十点,共两场

三,义演报名热线

QQ010---000000.。 QQ010---111111 王小姐,李先生

凡是积极向上的能经过我们初选的优秀节目均可参演,不伦单位和个人,不伦年龄和身份,不伦性别。

目前参演单位和协办单位还在招募中,希望朋友们也踊跃参加。本次义演款项和物资流向一切公开透明。详情与报名参加的朋友请联系李先生 我们会安排面谈讨论个个细节。

四,票价:100元,200元,500元。

五,承办单位:天宇文化传媒公司。负责人:莫言 法律顾问:付伟。执行总经理:李先生。

六,监管单位:S市文化局

时间:2011,5,10。

计划书拟好之后,莫言和李总,付伟商议一下,也得到大家的认可和极力的支持。莫言就以最快的速度递交市文化局审批。同时也给怀廉叔叔打了一个电话,汇报了这次义演的形式和内容。怀廉叔叔称赞莫言他们做的好!

这次活动,由于在怀廉叔叔的赞许下,市文化局也一路畅通,第三天就审批通过。程局长也收起了他的吝啬和张扬,打扮的象一个狼外婆。他说要在义演晚会上致词。莫言知道,他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能扬名立万的好时机的。虚伪。

可是莫言需要他的支持,毕竟他身在那个职位上,县官不如县管,什么凡是都得忍让一些,否则,她想做一件好事也不是那么容易。没办法,只好答应安排他讲话致辞5分钟。

义演活动就这样开始了紧张有序,紧锣密鼓的准备。就在万事俱备的时候,却发生一件让莫言终身难忘的事情。


这天下午,演出的前一天。义演工作基本就绪,节目编排也已经审核好。莫言在忙碌而充实的工作中,让她暂时忘记了她与陶子的那些不愉快。

S城居然高温36度。还没立夏,已异常的闷热。外面骄阳似火,热浪袭人,莫言被热得满脸通红,汗流侠背。看着自己裸露着的胳臂,有点苦恼。这大热天的,外出真不是件快乐的事情。埋怨着这老天爷一点也不体恤民情。好在不用像梁婶那样整天下地,上山干农活。她再看看身边很多人也都顶着太阳,为生计而奔波,就不再那么纠结。谁让我们就是下里巴人,爱操心的劳苦大众,如果整天让莫言窝在家里什么也不做,恐怕她早就待出毛病了。


大概是莫言热晕了,脑子一片混沌,想不起哪位名人说的:生命在于运动吗?莫言想,估计那位仙人不怎么吃苦,劳逸惯了,是个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主儿,让他在这高温天气下运动,也够他咧嘴的。很少发牢骚的莫言也嘟嘟囔囊埋怨天气热,脚下步子加快,疾步向着办公楼走去。

刚进楼里,一阵凉意,空调已经开了。直见门卫喊着:“莫小姐,刚才有位老人说是要找你。我说你不在出去了,可是她执意要等。我已经给你秘书打了电话,估计这会她正在楼上等你。”


“哦,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了。”莫言边上楼边想,会是谁?王大爷家的?梁婶?还是。。。。莫言不得其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