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二次修改稿 第二十三章 续38

中悦 收藏 10 3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042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0429.html[/size][/URL] 第二十三章 续38 迅疾地读了沈湘主阵地的防御页面。叛军突破口两翼扩展的5个大队中,3个大队从东北、北、西北三个方向攻击沈湘部,第10师团派出3个大队,从西、西南方向配合攻击,其中从东北方向攻击的叛军进展最快,我方勤杂连的战斗力相对较弱,一上手就伤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0429.html



第二十三章 续38




迅疾地读了沈湘主阵地的防御页面。叛军突破口两翼扩展的5个大队中,3个大队从东北、北、西北三个方向攻击沈湘部,第10师团派出3个大队,从西、西南方向配合攻击,其中从东北方向攻击的叛军进展最快,我方勤杂连的战斗力相对较弱,一上手就伤亡过半,老兵连连长眼看勤杂连阵地如被突破沈湘主阵地的补给通道即被切断,沈湘手头各个方向吃紧,无兵可调,一咬牙,带着2排去增援,配合格子的数字化迫击炮打了一个漂亮的反突击封闭了突破口,随即自己也陷在勤杂连阵地动弹不得,老兵连原阵地只剩3排在守,面对叛军2个中队,压力很大,其东侧邻接的本排1班阵地也对付着鬼子2个中队,相对压力却小得多,因为这两个中队是钻地沟进来的轻步兵,3排对付的是横田南突破进来叛军,配置齐全,重武器一样不少,步兵战车就有十几辆,一个中队已插入新座东部,切断了1班与3排的阵地联系。不能动用舰炮消灭这个中队,舰炮正全力阻挡已突入国会公园的鬼子主力,

右翼的本排3班压力不大,只需对付鬼子一个钻地沟中队,又守着那部155迫击炮,差不多干掉一半鬼子了。

2班这里,练马台大厦西侧到1班阵地2千余米之间并无鬼子攻击。

急速思忖一遍,一咬牙,给连长发了个语音数据包:

“我部抽不出兵力向西增援,我拟调出155迫击炮火力支援新座作战,令一班派出2名特种兵向左翼出击,并引导迫击炮从背后打击新座东插入的鬼子中队。”

连长立即复电同意。

这样调配,最危险的就是老曹自己对付的练马台大厦东面这个鬼子中队了。本来危急时刻可以指望迫击炮撒一顿钢珠弹,现在不能指望了。一杆狙击枪,对面3百米外是一百三十多鬼子步步进逼。

对着耳麦命令3楼警戒南侧的上士转到东面占据射击阵地看住东侧入口。

澄心静气。设法延缓鬼子推进的速度,不打当官的和火力点了,打最前面的,谁跑得快打谁,树立样板,枪打出头鸟,

嗤嗤!一点钟方向跃出掩蔽的2个鬼子翻身栽倒,急掉枪口到左面,果然看见3个鬼子猫腰疾冲,

嗤嗤嗤! 俩鬼子一歪栽倒,剩下一个仍然疾冲,

什么什么?全师的射击探花能出这事儿?刚要再打,瞄见那鬼子冲出去十几步,还是一头栽在地上。 这就对了么。

觉察到对面大楼只有一杆狙击枪,火力单薄,中间二十几个鬼子跳起来冲锋,隐蔽在断墙残桓后面的鬼子一齐射击,

子弹密集如雨打在周遭,

当!头盔上真挨了一发5.6子弹,

眼前发黑,脑袋里仿佛一万只蜜蜂在飞,嗡成一片,头痛欲裂,

下意识中,老曹狠咬舌尖,绝不能晕斗儿,

这一口咬得着实不轻,2个月说话都乌噜乌噜的,头一个礼拜吃饭恨不得用吸管吸,

满口鲜血,想起老部队的师长当过上山下乡的知青,一次生存训练时跟他们聊天,说下乡时半年吃不着一块肉,知青间流行的话是“想吃?腮帮子上有肉!”

可不是吗,腮帮子上有肉,舌头上也有肉。

调整呼吸,探枪出去,镜子里看见一片鬼子挺身打起冲锋,

毫不犹豫一推扳机打起一推2的热发射,

突突——,一片30几发子弹把十几个鬼子罩住,圈子内鬼子纷纷栽倒,

射击探花打连发也有不一般的准头,

一伸手调小瞄准镜倍率,调转枪口罩住另一片弯腰疾冲的鬼子,

搂扳机不过两秒钟吧,十几个鬼子横躺竖卧栽翻一片,

鬼子几十枝自动步枪两挺轻机枪的子弹流集攒到老曹的窗口,碎块乱溅,尘雾慢慢升腾起来遮挡住视线,

斗狠啦!绝不停火!也来不及换位置,

老曹枪口迅移,一片子弹罩住第3堆鬼子,

弹如雨下,鬼子手舞足蹈,

不许上前!谁冲打谁!

要么,俺先让你们趴下找隐蔽,要么,你们有能耐就先让俺归位!

上下子弹对射交织往来,

当!嗤!

一发子弹打在头盔上,连遭重击的头盔经受不住啪地带子崩开头盔掀开滴溜溜往后便飞,紧跟着一发子弹从头皮擦过给老曹开了个大中分,

血流披挂下来,一滴滴掉在枪托上,枪身轻颤,枪的主人紧咬牙关,裸眼射击枪口微转,一片片子弹罩了下去,

一群群冲锋的鬼子前俯后仰地栽倒,

啾啾!老曹左耳朵应声飞了起来,

小件不要了,大件在就行!

周围啾啾啾一片声乱响,子弹嗖嗖地从脑袋两边穿过去,

2个弹盒打光,换弹盒!

手一伸,啪一声左手无名指跳起来一尺多高,

我靠,小件你也摘的太勤了,

随便,小件随便你摘!

老曹狞笑起来,

疼的浑身发抖眼前发黑是真的。

老曹仰靠在铁皮柜子后面,镇定心神调整呼吸,老兵的素质回来了,

上一次在钓鱼岛赤尾屿跟小鬼子干仗,关键时刻是俺冲动了,教训要记一辈子。

小鬼子头上有不止一个悬浮单元,有地网在,对豁不值当的,

从后面找到头盔戴好,深吸一口气缓慢悠长地吐出,

再换一个阵地。

立起侦制通屏幕,探枪出去,盲射。

上下枪弹对穿密织如横飞的雨丝,

弹药箱里第二次抓起2个大弹盒,右边4个空弹盒扔做一堆,800发子弹又干下去了,右手哗哗两下换上弹盒,迎着啾啾乱飞的子弹再探枪出去,侦制通巴掌大的屏幕显示出战场的光学图景:没有直立的人影。鬼子先撑不住劲,都趴下找隐蔽了。

硬仗对着死磕,谁先孬,谁就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