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在这里的中国土匪军队是听了以后,他们是听得是连连点头,认为梁中国是说的极有道理,于是,他们就按照梁中国的说的话做了。

在缴获武器的时候,梁中国是忽然在地上看见一把枪,当梁中国的看见那把枪以后,他的眉头是忍不住皱了一下,接着,梁中国是一句话都不说了,但是,紧接着梁中国是忽然生出一条计策上来了,他想出了一个对付狙击手的好办法了,遂梁中国就走到那把狙击枪的面前,把那把枪给捡了起来了。

梁中国的双手紧握着那把枪,他是发现那把枪不是一把普通的步枪,因为,这把枪的枪身之上是由望远镜,故此,梁中国是知道这是一把狙击步枪,并且,还是一把反坦克步枪,这点,梁中国还是可以确定的!

现在的梁中国可不是以前的那个普通的梁中国了,这一个多月以来梁中国是有他的师父苏联白军史后林将军的培养之下,梁中国是知道许许多多有关于枪的知识,并且,还是知道的不少了,数不胜数,知道的起码是有一箩筐了。

并且,梁中国是还看出这款打坦克的狙击步枪是经过改良的,因为,这把枪很明显是由一把打坦克步枪改装装上望远镜然后变成打坦克狙击步枪的,而且,这把打坦克狙击步枪还配上了消音器,梁中国是看见这里以后,他就知道这把打坦克狙击步枪是一把好枪了!

反坦克步枪,射击装甲目标的专用枪械。旧称战防枪。用于装备步兵,打击300米以内的坦克和装甲车辆,也可用于射击800~1000米以内的土木工事和火力点。其外形似步枪,仅能单发射击。口径6.5~20毫米,以大口径者居多。发射高初速钢(或硬质合金)弹心穿甲弹或穿甲燃烧弹,全枪长1200~2000毫米,枪重10~60千克,弹头初速一般为800~1200米/秒,穿甲深度多在35毫米以内。由于弹头质量大、初速高、后坐力大,常采用高效率的枪口制退器,并在枪托上安装保护射手的缓冲垫等。曾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反坦克中被广泛使用。

消音器则是一样很微妙的东西,梁中国是知道如果枪是运用了消音器,那么,这把枪的声音是会被消灭给消灭掉的,但是,这样子,也是有一个危害的,那就是,枪的射程和精准程度都是会下降的,故此,消音器和许许多多的东西都是一样有两面性,有好也有坏的!

梁中国是看着这把打坦克狙击步枪,他的心中是想法连连,想起了许许多多的东西出来了,说实话,在这里的梁中国是想狠吧自己的这些想法都付出行动,但是,梁中国却是知道自己因为实践关系,这些想法是在现在是绝对不能付之行动,一切都要等自己是打赢这场仗以后再说,这些都是梁中国在心里面明白的事情。

现在,梁中国是很清楚自己是必须先答应这场战斗再说,否则,自己所说的一切都是空谈不切实际的,所以,梁中国是手里面拿着那把反坦克狙击步枪走进了自己的防御阵地里面去了。

于是,在这里的中国土匪军队的战后总结大会,新一轮的战前战斗商量大会是开始了——

梁中国先是问道:“弟兄们,不知道你们知道不知道我父亲那些人的情况了?”

“不知道,少当家,我们这里是没有电台,我们根本联系不到大当家那些人,他们是生是死我们根本不清楚!”

在这里的中国土匪军队的弟兄们是说道。

梁中国听见这里以后,他是忍不住为自己的父亲梁亮峰和跟随着自己的父亲梁亮峰的那些中国土匪军队担心起来了,可是,即使,梁中国这儿做,他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了,因为,在这里的梁中国这支中国土匪军队是根本没有电台来联系,梁中国是只能空位他们担心,而其余的事情都不能做了,而且,很显然,梁中国是不单单只要担心自己的父亲梁亮峰那边的人马,他梁中国还要担心其他的人马在里面,那就是,盛樱小姐和带着他们的家眷老小了!

梁亮峰这支人马是相当的重要,但是,盛樱小姐带着着的那边人马也是相当重要的,两方人马都是相当重要,缺一不可,故此,梁中国是两支人马都担心起来了,并且,他还询问起了盛樱小姐那边那支人马在哪里了,以此,来证明盛樱小姐这支人马的地位是不比梁亮峰少,比梁亮峰轻的!

梁中国是开始询问盛樱小姐那支人马的在哪里,可是,令前者失望的是,在这里的中国土匪军队的弟兄们是依然说他们不知道盛樱小姐那方人马是在哪里,这让梁中国是不由得好生失望呀!

可是,失望归失望,就像一个人不管自己有多么的倒霉,日子还是要过的,这点,梁中国还是知道的,现在,对于梁中国来说是有两支人马都是音讯全无,有一种遥遥无期的感觉是在里面,但是,梁中国是知道这场仗还要要打的,否则,自己率领的这几千号人的小命可就全部都没有了,梁中国是做为他们的少当家是必须为他们的性命负责,所以,梁中国就不配做为一个真正的土匪!

故此,梁中国是强自打起精神起来,他是道:“弟兄们!接下来你们认为这仗应该怎么打?”

在这里的中国土匪军队的弟兄们是异口同声的道:“少当家,我们是全部都听你的!”

梁中国的眉头是皱了皱,他是笑了笑,道:“弟兄们!你们话可千万不要这么说,我们是一个集体,这场是我们一起再打,我怎么可以独揽军事指挥权呢!弟兄们!我们还是集思广益,来一个三个臭皮匠胜过一个诸葛亮吧!”

在这里的中国土匪军队的弟兄们都是摇了摇头,然后,他们是道:“少当家,刚才你指挥的仗也是很好的,我们都服你,所以,我们是一致接下来的仗继续由你指挥,还请少当家是不要推辞!”

梁中国是听见在这里的中国土匪军队是这么说了,前者是看了看在这里的中国土匪军队以后,他是一句话也没有说,然后,梁中国是发现在这里的中国土匪军队的弟兄们是真的一副副十分拥护自己的样子,故此,梁中国是见状是什么也不说了,他是义不容辞的道:“好!弟兄们!既然,你们是这么看的起我,那么,我梁中国也就不多说了,那接下来还是由我主要发言吧!”

在这里的中国土匪军队的弟兄们是道了一声“好”以后,他们是就开始是认真听梁中国是怎么说了。

梁中国是知道时间对战争来说的重要性,他梁中国是实在是没有在战争里面是拖拖拉拉的时间了,于是,梁中国也就挑起大梁,他是对这里的战斗开始安排第二轮的部署了,道:“弟兄们!我们现在面对着敌人是苏联红军,苏联人向来是十分凶残的,也是狡猾和言而不信的,故此,我料定他们的下一次进攻是一次报复性的进攻了,所以,我们要做好和机械化打仗的准备了!”

于是,接下来在这里的中国土匪军队的弟兄们又是问梁中国己方应该怎么对付敌人苏联红军的机械化部队了!

梁中国为了更好的解释清楚自己对付敌人的机械部队的方法,于是,梁中国就先给在这里的中国土匪军队讲了一个故事了——

坦克出现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期,那时没有象样的反坦克武器,步兵只能期望坦克自己因机械故障而停止,但那时的坦克越壕能力有限,只能越过普通的战壕,所以那时的士兵只要将战壕挖深挖宽一点,就足以牵制住坦克部队的前进,而这样的坦克就是反坦克战壕了。

在这里的中国土匪军队是听完了梁中国是说的这些话语以后,他们有些是还在云里雾中似地是什么都不明白,可是,有些人却是一副什么都明白的样子了,并且,那些明白也不是那种喜欢藏头露尾的政客,他们是道:“少当家,你的意思是不是让我们也学一学外国人,也来挖一挖发坦克战壕?”

反坦克战壕是顾名思义,就是用来反坦克的战壕;反坦克战壕通常都挖的非常深、非常宽,并且壕内埋上地雷,通常反坦克壕沟都用来拖延装甲部队的行进速度。

“对!说的好!我就是要你们有样学样,学习外国人去挖反坦克战壕!”在这里的梁中国是听了以后,他是想也不想,立即是喊出了这些话语出来了,并且,是相当自信和断然的那种了。

“可是,少当家,我们这么做是有用吗?”在这里有的中国土匪军队是忍不住发话出来了,他们是有点担心的去问梁中国去了,去问这个问题了。

梁中国是一副胸有成竹,自信满满的样子,道:“放心吧,我向你们保证是绝对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