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狱之城 第一卷 罪恶都市 第九章 Part1

tycwez 收藏 0 3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9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91.html[/size][/URL] “小黄,走,我们上车!”李涛将一名特警队员叫了过来。那名姓黄的特警跟着李涛上了他的车,问道:“李队,我们去哪里?” 李涛发动了引擎:“我们去医院!”“去医院干什么?” 李涛将警车开上了主干道,“去找那个被抓的坏蛋,他可能会知道那帮坏蛋接下来的目标是什么。” “可是李队,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91.html


“小黄,走,我们上车!”李涛将一名特警队员叫了过来。那名姓黄的特警跟着李涛上了他的车,问道:“李队,我们去哪里?”

李涛发动了引擎:“我们去医院!”“去医院干什么?”

李涛将警车开上了主干道,“去找那个被抓的坏蛋,他可能会知道那帮坏蛋接下来的目标是什么。”

“可是李队,你说过我们特警不是刑警,这种事儿我们……”“闭嘴,现在就要出大事儿了,还在这里讲究什么规章制度?你是不是要学那些东日本大地震时的日本官僚啊?”

(PS:Hanhan说,世界上有两种逻辑,一种是逻辑,一种是中国逻辑。我认为这种说法太过于武断。以日本为例,大地震后日本婴幼儿乳制品的放射性物质含量标准提高到了中国成年人用乳制品内放射性物质含量标准的十倍以上,这就是日本人解决乳制品内放射性物质含量超标的办法。)

李涛拿起了手机,接通了守卫医院的特警小组,“医院吗,那个被关起来的混球醒了没有?”“李队吗……那家伙还没有醒过来,不过医生说他已经没有神明危险了……”“没TMD个生命危险,你是那家伙的家属吗?!现在几乎全城的人都有生命危险!你倒来跟我——我不跟你说废话,问问医生,能不能现在就把那家伙弄醒!”

李涛正这么说着,突然间一阵警笛声传来。李涛马上关了手机,然后四处张望,看看到底是哪里又出了事故。

小黄一手按住李涛手里的方向盘:“李队,停车靠边吧,是交警,刚才你开车打手机被他看见了。”

李涛看了看手表,“我艹!”他大骂一声,然后将车停到了路边。

骑着摩托的交警,把摩托在车门边停下,然后从上面下来,掏出开罚单的本子,“我说你们是怎么搞的?”交警一边开罚单一边说,“体制内的人,连不能边开车边打手机都不知道!”李涛哭笑不得的接过罚单,“刚才我们是有公务……”小黄辩解道,“有公务又怎么了?不能拉警笛吗?就是有公务也不能边开车边打手机啊!”

警察给警察开罚单,这可是罕见的景象,路过的车辆在经过这里时都放慢了一下车速,以便欣赏这一难得的景象,搞得李涛此时连想哭的心都有。

一支军车车队正好从李涛他们所在的公路经过。

“记着啊,下次可别再犯这种错误啦!”交警在开完罚单后,准备上自己的摩托车。“这下惨了,看样子我要成队里面的焦点人物了……”李涛一手捏着罚单一手拉开车门。

轰的一声巨响,李涛感觉到背后有一股强大的冲击波一推把他撞倒了车门上。爆炸的声音对李涛而言倒是不怎么大,因为在爆炸的一瞬间他几乎聋了。

李涛赶到自己的双耳耳鸣,什么也听不见了,脑袋里仿佛住了一窝苍蝇嗡嗡作响,小黄被爆炸的冲击波直接打进了公路中央的绿化带里面,他从绿化带的花坛里面抬起头,脑袋上沾着的几朵花显得颇有些滑稽。李涛看见小黄指着自己的背后,他回头一看,发现了爆炸的源头——那支军车车队。

车队里面的几辆大卡车已经燃起了熊熊的大火,卡车的篷布已经烧没了,只剩下一堆铁架子在那里熊熊燃烧。车队里的油罐车更惨,油罐上炸出了一个大口子,大口子里面正在往外面喷吐着火蛇。

李涛晃了晃脑袋,极力让自己清醒过来。等到耳鸣的症状消失后,李涛拉开了警车车门。

“李队!”小黄指着倒在血泊里面的那名交警,现在他已经人事不省了。“过来!”李涛交过小黄,拉开后车门,合力把那名交警塞了进去。

“正好顺路,我们马上去医院!”李涛系上安全带,然后一脚踩下油门,急速向医院的方向驶去。小黄:“李队,我们开这么快超速了。”李涛:“你倒是把警笛给我拉起来。”小黄按下开关,车顶上残缺的警灯亮了起来,同时已经受损的喇叭发出了奔丧式的警笛声。

滨海市武警医院

两名特警一直守在贝什米特的病房外面,其实这点防护措施有点多余,考虑到这个家伙是个危险人物,因此医院用对待精神病患者的方式对待他——至于什么措施,额,只要对照一下《沉默的羔羊》里面的相应场景就行了。

医院护士站墙上挂的液晶里播放着晚间新闻:“……近日,多国海军联合舰队于东海演习……中国外交部对此表示强烈抗议……独联体大规模军事演习,欧盟各成员国进入一级战备状态……”

“现在插播一条新闻——十分钟前,我市市中心干道上的一支军车车队发生爆炸,多辆军车被毁,消防与救护人员已经赶往现场,目前尚不清楚发生爆炸的原因……”

李涛那辆急需大修的警车拉着境地冲进了医院的停车场,守在停车场的几名武警见状还以为是遇到恐怖分子了,正准备抄家伙,李涛打开车门,朝周围的人喊道:“快来人啊!车上有伤员!”小黄打开后车门,和李涛一起把车上的那名交警拉了下来。

医院里面的工作人员很快就把那名交警抬上担架,送进了急救室。李涛在帮着把担架推进剂就是后,在一旁找了个椅子坐下来休息。

“这位同志,您受伤了。”一名护士拿着棉签和酒精向李涛走来,“谢谢。”李涛把脸偏向一边,让护士用棉签给他脸上的伤口消毒。

小黄坐在了李涛对面的一张椅子上,李涛问:“你没事儿吧?”小黄点了点头,“点头算是个什么回答啊?是‘有事儿’的意思还是‘我很好’的意思?”小黄说:“我很好,没事儿。”李涛:“没事儿就好。”小黄:“爆炸的时候你站在我对面,碎片都被你挡住了。”李涛:“……说风凉话哪?你掉进绿化带里面的样子也挺妩媚的。”小黄:“妩媚啊……妩你妹啊!人家的屁股差点被绿化带里面的一个花盆给打烂了。”李涛:“那你的意思是你的菊花差点爆了?”小黄:“李队,你……忘了我们来这里到底是干什么来的?”

李涛:“我没忘,我们来医院是来找那个被抓住的混小子的,但是现在……”那名护士在帮李涛把额头上的伤口处理好了之后,对他说:“呆着别动啊,待会儿我再来检查。”李涛:“我不会动的,再说我现在也觉得有点……恶心。”

护士走了之后,李涛想起来上个厕所,他扶了一下椅子想要站起来。他一站起来那股恶心的感觉就用了上来,于是李涛只好作罢。

“大夫,求求你了,一定要保住我的腿啊!”一名躺在担架上的女孩抓住推着担架的医生哀求道,李涛看了一下那个女孩,大概也就十八岁左右,正是花季少女,但是她的右腿……李涛看了一眼之后就不敢再看,那条腿已经快要断掉了,伤口已经深的可以看见骨头——事实上看不见骨头,应为腿骨已经被炸没了!

小黄也看到了那名女孩,说:“应该是爆炸案的受害者之一吧,可怜啊,还这么年轻,以后的路还这么长。看那样子,非得截肢不可了。”

“以后的路还长……”

李涛觉得这句话似乎在哪里听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