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中的对决 正文 第23节

于建立 收藏 1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3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35.html[/size][/URL] 23 国民党军埋伏在了废弃的小镇里,这是一座具有古典风格的小镇,由于长年累月无人居住使这里显得破败不堪。戴安澜和团长以及团部和警卫排埋伏在了一栋破旧房子的后面,戴安澜说:“传我命令只要日军有什么动作就给我全部开火往死里打!”团长犹豫着说:“师座,虽然我们五十五团的士兵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35.html


23

国民党军埋伏在了废弃的小镇里,这是一座具有古典风格的小镇,由于长年累月无人居住使这里显得破败不堪。戴安澜和团长以及团部和警卫排埋伏在了一栋破旧房子的后面,戴安澜说:“传我命令只要日军有什么动作就给我全部开火往死里打!”团长犹豫着说:“师座,虽然我们五十五团的士兵不怕死,可是我们要面对的是敌人的一个旅团啊!只怕凭我们手里的这点兵力不够哇!”戴安澜说:“我们的主要任务不是防守这里,而是在这里象征性的抵挡一阵,掩护一下我们的其他两个团和我们的重伤病员安全转移。刚才我观察了一下这里的地形,这座小镇依山而建四面环山,我们的兵力呈散装分布在这座小镇的每一个角落里,这样就构成了一道密集的交叉火力网,日军一旦进攻我们就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射杀敌人。日军受挫之后就会把这座小镇包围起来,然后一口一口的吃掉我们。小镇的西面有一条山谷,我们要在日军的包围圈形成以前从这条山谷突围而出。”团长赞叹道:“还是师座您英明啊!”

远处的高坡上,一个日军指挥官正在用望远镜观察着小镇的情况,军官放下望远镜说:“从空军在半个小时前空军发来的电报显示,支那军应该就在我们的前方,看了是我们追击了半天却一无所获,连个支那军的影子也没看见。”他身边一个少校军官说:“从我们收到空军的电报到我们赶到这里的时间上来判断,我想支那军应该还没有走远。还有,我们的侦察部队确实发现在我们前方有支那军活动的迹象。我们也确实在河边发现了支那军弃船登岸的的蛛丝马迹。旅团长,我想支那军应该就在我们的前面。”指挥官赞同的点点头道:“嗯,有道理,可是我们的部队从同古追击到了这里,士兵们已经很疲劳了。传我命令,部队现在这座废弃的小镇里暂作休息。”

余晓波和队员们埋伏在一栋破旧、简陋的小院子里。连日来的大撤退已经把队员们搞得身心俱疲、疲惫不堪了。队员们懒洋洋的躺在地上微闭着双眼做暂时休息。街道上传来了一阵细微的日本人的说话声,余晓波立刻警觉起来,他迅速的从地上爬起来,两眼直勾勾的注视着窗外。他的举动把队员们搞懵了,孟连海问:“队长,怎么啦?”余晓波依旧两眼直勾勾的叮嘱窗外说:“日本人来了!”他的话使队员们面面相觑,将信将疑。余晓波见队员们有迟疑之色,厉声命令道:“准备战斗!”队员们听到他的指令,再也没有了任何疑虑。纷纷拿起枪和子弹迅速的推弹上膛,做好了战斗准备。

一个日军军官带着三个士兵朝狙击队埋伏的小院子走来,军官说:“走了一天一夜肚肚子真饿啊,我们准备些干柴点起一堆篝火烧些食物吃吧。”他的建议立刻得到了三个日本人的赞同,一个日本兵附和道:“好啊好啊,我们都很饿了!” 说着几个日本人走进了小院子。当那个军官出现在余晓波的枪口中时,余晓波立刻开枪了。砰!一股鲜血从军官的头部喷涌而出,其他三个日本兵立刻大叫着:“长官遇刺啦!长官遇刺啦!”“支那军有埋伏!”“有狙击手!有狙击手!”还没有等到他们的话音消失,三颗子弹命中他们的头部,他们立刻停止了叫喊。

街道上的日本兵立刻警觉起来,隐藏在隐蔽处的国民党军的隐蔽火力点也不分点的开火了,密集的火力形成了一道交叉火力网把日军网入其中。日军被这突如其来的打击打得溃不成军,丢下了无数的尸首迅速溃败下来。军官站在高坡处,观察着小镇里的战斗,见自己的队伍败退下来,军官咒骂道:“八嘎,我们竟然被一支狼狈而逃的支那军打败!耻辱哇!耻辱!”

少校军官走过来献计道:“旅团长,我刚刚观察了一下这里的地形,这座小镇依山而建四面环山,若我们把这里围住,支那军就无处可逃了。只有西面的一条山谷是支那军突围的惟一一条生路,我们不如把指挥部搬到山谷的入口处就近指挥,派重兵把守这条山谷,切断支那军的退路然后再消灭他们。”军官再次观察了一遍周遭的地形说:“就按照你说的做吧。”军官啪的立正道:“嗨!”

日本人再次发起了进攻,由于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训,日军的这次进攻更猛烈了。一个军官带着七八个日本兵冲进了‘飞鹰’狙击队埋伏的小院子。等待他们的当然只有子弹了,还没等日军开枪,狙击队就干掉了几个日军士兵。军官立刻弯下腰捡起一杆三八式步枪,迅速跑到了一间小屋里。其他几个日本兵正要开枪还击但是却只是作出个举枪射击的姿势,还没来得及扣下扳机,就全部被干掉了。

余晓波不动声色地把军官躲藏的小屋钉在了十字线上,冷静的等待着。军官也在思索着脱身的办法,他把带着刺刀的步枪慢慢的伸出窗外,他想通过此道的反光观察一下外边的情况。一道耀眼的光芒突然出现在十字线上,余晓波随意扣响了扳机,砰!刺刀被打断成两截。与此同时柴禾垛里发出了一声低沉而又惊惧的叫声,军官立刻提高了警惕,迅速的爬到柴禾垛前,见自己没有暴露在狙击队的枪口之下,军官兴奋地站起身来,用三八式步枪对着柴禾垛大喊大叫:“里边的人出来!快出来!不然我开枪啦!”然而他的话音刚落,柴禾垛便不停的簌簌颤抖起来。发发出了沙沙的婆娑声。军官立刻掀开了柴禾垛,只见一个身材瘦小的缅甸小姑娘身体蜷缩成一团,躲在柴禾堆里瑟瑟发抖。他十五六岁,模样不算俊秀,晶莹剔透的双眸中尽显恐惧之色。军官如同抓小鸡一般把她抓起来,小姑娘更加害怕了身体如筛糠似的颤抖着。军官把她捆绑起来将她拽到门前。把三八式步枪扔在地上,用王八盒子手枪顶住小姑娘的头部。

见此情景,队员们无不愕然,余晓波更加不知所措。他没有想到在这座废弃的小镇里竟然还会有人!也许这个小姑娘是为了躲避战争逃难逃到这里的。这个小姑娘的生命就握在那个该死的鬼子军官的手里,而且,那个军官的头部距离小姑娘的头部如此之近。他无法保证在这样的情况下开枪,自己的枪会不会威胁到小姑娘的生命。他没有绝对的把握。

那个军官叫喊着:“里边的支那军听着,你们立刻放下武器投降!否则我就杀了这个小姑娘!”队员们没有一个人能够听得懂日语,尽管那个军官此刻的动作如同一只疯狗在狂吠,队员们也无法知道他在说些什么。但是有一个人却能听懂军官的话,这个人就是苏成惠。余晓波问她:“这家伙在说些什么?”苏成惠说:“他叫我们立刻放下武器向他投降,否则他就开枪打死这个小姑娘。”队员们先发怒了:

“他奶奶的,想让我们投降做梦吧!”

“这小鬼子真不是个东西,挟持一个小姑娘算什么本事?”

“王八蛋!有本事拉开架势干上一仗啊!”

队员们的狂躁搞得余晓波心绪不宁,他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干掉那个军官,可是又怕伤及无辜,如果出去投降,这对于军人来说是奇耻大辱,但是这个问题先放在一边。如果不投降的话,那个女孩随时会有生命危险。为了那个小姑娘的生命安全他也顾不上那许多了。他紧紧地闭上眼睛痛下决心道:“我们出去投降!”他这话一出口,使队员们都感到惊愕不已。张峰支支吾吾的说:“队队,队长,真真真,真要去投,投降啊”余晓波无奈的说:“为了挽救那个小女孩,我们没有别的办法,我们去投降!”

军官再次暴躁的喊叫道:“马上出来投降!否则我杀了她!”余晓波带着队员们无奈地走出来,军官大声命令道:“把枪都放下,然后双手抱着脑袋站到墙角去。”队员们无奈的放下枪,然后依照军官的指令双手抱着脑袋站到了墙角边。而只有苏成惠还在犹豫不决,军官朝她大叫道:“快把枪放下!快放下!否则我就开枪啦!”苏成惠毫无办法,当她正要把枪放下时了,那个被挟持的女孩突然狠狠地踩了军官一脚,军官惨叫了几声,紧勒着女孩脖子的左臂松弛了下来,小姑娘将军官推倒在地,趁机摆脱了军官的挟持。军官一个趔趄栽在地上,苏成惠趁机快速的将子弹压入枪膛里,经过半年多的时间,她的这套推弹上膛的技术简直已经达到了炉火纯强的地步,当军官从地上站起来,拿下背上背着的三八式步枪准备推弹上膛时,苏成惠的枪口已经瞄准了军官的脑袋,那个军官知道他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了,他将付出生命的代价。砰!一股鲜血从军官的脑袋里喷涌而出。军官如同死狗似的死在地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