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半岛鹰与龙的搏击 第九章 战略防御 第九节 边 谈 边 打 02

六脉神剑5377 收藏 0 5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


11月6日,沈阳于洪屯机场一片忙碌,师文工团八名女战士放飞了八只白色的和平鸽,象征着志愿军空军的勇士们为和平而战,旗开得胜。

空8师师长吴恺、政委葛振岳亲率全师官兵,为执行任务的飞行员们送行。

下午十四时三十五分,随着两颗绿色信号弹在蔚蓝色的天空中升起,空8师22团第2大队九架草绿色的杜-2轰炸机每机携带每枚重达一千公斤的杀伤爆破弹八枚,每枚一百公斤的燃烧弹一枚,在大队长韩明阳率领下,以每小时360公里的速度向东飞去,悄然扑向大和岛。

空8师周密地策划了这次行动,作战预案经过了反复论证,力求万无一失。十五时十六分,从凤凰城机场起飞的空2师4团的十六架拉-11活塞式歼击机在预定地域与轰炸机编队会合,十五时三十八分,从浪头机场起飞的空4师7团的二十四架米格-15歼击机也赶到宣川、身弥岛预定地域上空,在7000米高度担任护航任务。

距离目标还有三分钟航程时,大和岛上的敌高射炮纷纷开火,炮火在编队周围爆起了团团烟云。

十五时三十八分,轰炸机编队飞临目标区上空,领航主任柳无功稳稳地将轰炸目标套入了瞄准具。

“开始投弹!”大队长韩明阳通过无线电一声呼叫,轰炸机编队立即对照轰炸参数开始了轰炸。转瞬之间,敌指挥所即笼罩在一片浓烟烈火之中,靠在岛边的两艘登陆艇也被炸得四分五裂。

十六时十九分,轰炸机群在浪头机场安全降落。

匆匆赶到大、小和岛空域的美远东空军F-86战斗机群扑了个空,志愿军轰炸机群已经脱离战区。

志愿军轰炸航空兵首次出击非常成功,根据中国军队以后审俘和实地勘察结果,韩明阳大队共投弹八十一枚,命中七十二枚,命中率达89%,炸死炸伤韩军少将作战科长和海军情报队长以下共六十余人,炸毁敌粮食二十余吨,各种枪炮弹十五万发,房屋四十余栋,舰船两艘。轰炸机编队和护航编队无一损失。

美国空军大学出版的《朝鲜战争中的美国空军》一书中酸溜溜地记载道:


“1951年11月6日,一队双发动机的杜-2螺旋桨式轻型轰炸机对大和岛进行了成功的轰炸。”


这次“成功的轰炸”惊动了美国朝野内外,美国人的新闻媒体对此事则干脆采取了不承认的态度:


“这次战斗,小分队驾驶新型轻轰炸机进行了成功的轰炸,看来不会是亚洲人干的。”


11月29日晚二十二时,在大队长姚长川的率领下,空10师28团夜航大队的十架杜-2轰炸机第二次轰炸了大和岛。编队长机边领队边利用机载电子干扰设备向敌防空雷达进行主动电子干扰,僚机则不断地向空中撒播金属锡箔干扰片,这种作战样式直到今天也还是世界各国空军标准作战样式。

这也是新中国空军实施的第一次电子干扰行动。可惜由于经验不足,加上情报有误,敌人躲了起来,这次轰炸没有战果。但夜航大队却创造了电子干扰、夜间轰炸、照明轰炸等中国空军的数项新纪录。

美远东空军第5航空队大为惊讶地向上级报告:


“共军首次用电子对抗和照明手段夜袭我战略要地!航线两侧竟形成了四十多公里宽的干扰区。”


11月30日,50军148师开始进行攻占大、小和岛的登岛作战。空8师再次出动轰炸机编队,配合地面部队作战,由空2师十六架拉-11活塞式歼击机和空3师二十四架米格-15歼击机担任护航任务。

这就是中国空军历史上有名的“三炸大和岛”。

30日十四时十九分三十秒,空8师24团第1大队大队长高月明率领九架杜-2轰炸机,携带63颗爆破杀伤弹、18颗燃烧弹,从沈阳于洪屯机场编队起飞 ——这个时间比预定时间提前了三十秒。

当编队到达凤凰城草河口上空时,已比预定时间早了五分钟,导致护航的空2师第4团的十六架拉-11活塞式歼击机落在后面,直到凤凰城南才追赶上轰炸机群,并组成联合编队。但更重要的是,掩护编队的真正主力,空3师7团的二十四架米格-15喷气式歼击机也同样落在了后面,这意味着轰炸机群仅有拉-11活塞式歼击机的掩护,而失去了最重要的米格-15喷气式歼击机的保护 ——虽然其时间只是短短的五分钟。

十五时十四分,杜-2和拉-11联合编队刚飞出入海口,就看到左前方有一个喷气式机群飞了过来。

“啊,是我们的米格掩护机群来了。”飞行员们都这样想道。三十四架喷气式飞机全速向轰炸机群扑来。

近了,更近了!敌机!是敌机!是敌人的F-86“佩刀”式喷气战斗机!

转眼之间,炮声隆隆,火光闪闪,猝不及防的我联合编队很快就和敌机群混战在一起。护航的拉-11无论在时速、升限还是在攻击能力上,均与敌人的F-86“佩刀”式战斗机不在一个档次上,但这些来自陆军的勇士们毫不畏惧,始终护卫在轰炸机群周围,与敌人浴血拼杀。

几架敌机围住了副大队长王天保,王天保充分利用活塞式歼击机转弯半径小的优势不停地切开了半径,美军飞行员眼睁睁地看着这个狡猾的中国飞行员无计可施。左后方的一架敌机咬住了他,王天保灵活地一切半径,右面的4架敌机转弯太大,从他上方冲了过去,王天保的拉-11追不上前面的,就盯住了后面的两架。就在那两架敌机将要拉成一条直线时,王天保抓住时机,急按炮钮,三炮齐发!

两架领先于拉-11整整一代的敌F-86“佩刀”式战斗机全部进入火网,竟然同时被击伤,冒着黑烟摇摇晃晃地飞走了!

王天保后来回忆道:“拉-11活塞式战斗机最大的优点是灵活,360度的转弯只需21秒钟,这是任何喷气式歼击机做不到的。其次是火力猛,3门23毫米的机关炮有效射程为800米,每门炮的有效射速为每秒14至15发,3门炮每秒几十发,击落敌机是不成问题的。”

王天保随即又一切半径,向后面的那架敌机迎头冲去。美国佬最怕这个,马上转弯避开。但“佩刀”式的转弯半径大,还没等他转过来,王天保瞄准它的腰部,连打了四十发炮弹,将它拦腰切断,坠入大海。

活塞式战机击落了喷气式战机,王天保创造了一个世界空战史上空前的奇迹!

直到今天,在北京小汤山空军航空博物馆内,一架编号为“24”的拉-11歼击机依然昂首挺立,那就是王天保的座机。

在抗美援朝空战中,王天保共击落一架、击伤三架敌F-86“佩刀”式战斗机。1952年12月,志愿军空军授予他“二级战斗英雄”、“特等功臣”的荣誉称号。

但总体来说,杜-2轰炸机群和拉-11掩护机群都损失惨重。

战斗刚刚打响不久,轰炸机群的宋凤声09号机组、梁志坚10号机组、邢高科08号机组和张孚琰06号机组就相继中弹起火。

09号机组的飞机座舱被敌人的机枪子弹打碎了,机长宋凤声的腿被打断,他拖着伤腿大声命令射击员张伟鑫和领航员陈海泉:“快,跳伞!”

张伟鑫和陈海泉都不跳:“机长,你呢?”

“别废话,快跳伞!我命令你跳!”宋凤声厉声吼道。

战友们只好含着热泪,弃机跳伞。

宋凤声驾机向大和岛冲去,他想操纵飞机,撞击目标。但由于飞机失去控制,未到目标区即坠入大海,宋凤声英勇牺牲……

2中队的僚机张孚琰驾驶的06号机组发动机被打着了火,他们顽强地飞了3分钟,驾驶飞机跟上编队,只见射击员王道吉的窗口仍然喷射着复仇的火焰,但终因飞机失去操纵坠入大海,机组人员全部壮烈牺牲。

毕武斌04号机组也被打成了重伤,射击员、通讯员先后中弹牺牲。看着熊熊燃烧的04号机,编队长机高月明急急呼叫:“04号,04号,赶快跳伞,赶快跳伞!”

无线电中传来了毕武斌的声音:“战友们,再见了!”

战友们看到,载有九枚重磅炸弹的04号机就像一支火箭,飞速地撞向大和岛上的敌军目标区……

后来战友们追悼毕武斌的挽联中其中一幅是:“大和岛上神鹰坠,空军出现董存瑞!”

五分钟后,空3师的米格歼击机掩护编队赶到了大和岛,但已经晚了,敌F-86机群早已脱离战场。空战仅仅进行了五分钟。

可空战是以秒来计算的,要的是分秒不差!

第三次轰炸大和岛,空8师参战的九架轰炸机被击落四架,其余五架全部被击伤,被击落的轰炸机上的十六名空勤人员,除宋凤声09号机组的领航员陈海泉跳伞负伤、最终获救外,其余十五人全部壮烈牺牲;空2师被击落拉-11歼击机三架,牺牲飞行员三名。

后方机场,许多地面工作人员伫立在凛冽的寒风中,仰天凝望,痛哭不止。

我军总共被击落飞机七架,被击伤五架。敌F-86战斗机群被击落三架,被击伤五架。志愿军空军的损失大大高于美远东空军。我军被击落的四架杜-2轰炸机中,其中有三架就是被美军王牌飞行员、号称“空中霸王”的乔治﹒阿﹒戴维斯所击落的。

此次轰炸,空8师选择了与第一次轰炸同样的航线,同样的高度,甚至几乎完全相同的轰炸时间;战术上墨守成规,编成有利于轰炸的队形,却忘了空中防御;轰炸前大喇叭在机场上大肆宣传,把保密都抛到了脑后……

而实战中最大的失误是协同不周密,轰炸机未能准时与护航机群会合,虽然其时间仅仅是短短的五分钟……

这次惨痛的失败,成为一个用鲜血换来的教训,载入了人民空军的空战史册。

当晚,50军148师攻上了大、小和岛,将盘踞岛上的敌人全部歼灭。

1951年11月,50军先后进行了四次渡海作战,先后攻占了椴岛、艾岛、炭岛、大和岛、小和岛、大加次岛、小加次岛、牛里岛、云雾岛等十多个岛屿,共歼灭韩军情报、侦察部队五百七十余人。与此同时,朝鲜人民军海防部队在大同江口和瓮津半岛附近沿海也相继攻占了不少岛屿,消灭韩军二百余人。

至此,“联合国军”深入在朝鲜西北部各海岛的情报基地被全部拔除。

当10月底中朝方面提出就地停战、稍加调整以确定军事分界线的新方案之后,美国人仍顽固坚持其原有立场,认为如此一来他们就吃了亏。但美国人的立场已引起了世界的不耐烦甚至自己盟国的反对。印度驻中国代办巴杰帕致电英国驻印专员称:


中国的空军力量正在迅速增长,而地面部队正在将美军赶回三八线。他们提出的沿目前军事接触线划分军事分界线是他们所能做出的“最大让步”,表明了他们是真诚希望停战的。

印度人并且宣称,“美国如错过这个机会或是将这视为中国的软弱,将是一个错误。”


印度人希望英国施加影响,促使美国接受中国有关军事分界线的新方案。美国的主要盟国英国、法国也对美国维持战争局面的立场不感兴趣。用艾奇逊的话说就是:


“他们对朝鲜战争的热情已达到了无可再低的最低点。”


美方鼓吹的“无情的军事压力”在战场上均无法奏效,美方谈判代表也看到不可能再索取更多的东西,无奈,11月17日,在板门店谈判会场,“联合国军”被迫接受了以现有接触线为军事分界线的方案。

双方达成以实际接触线为军事分界线的协定,是中朝方面的一大胜利,这意味着美方完全放弃了其所谓“海空补偿”的要求。对此,后来美国军方在其所写的朝鲜战争史中也评价道:“虽然共产党被迫放弃了三八线,但是在分界线的设立上却占了上风,因为这条分界线一直持续到战争结束。”

但美国人是唯武器论者,总以为依靠己方的陆海空立体军事力量,战线只会逐渐北移,于是提出在方案中补充进一条“如果三十天内停战协定未能签字,则由双方确定彼时的接触线为临时军事分界线”。

但事实证明,世界上的事情并不以美国人的意志为转移 ——在旷日持久的谈判过程中,战线完全在向与美国人愿望相反的方向发展,一直到停战协定正式签字为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