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杀 正文 第十六章 龙争虎斗

ld6365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3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31.html[/size][/URL] 进村时,李飞随手偷了一件街边晾晒的外衣,往身上一穿,微微一弯腰,活脱脱变成了一个打工仔。 天色尚早,他将徐哲被羁押的院落细细观察,这是一个比先前对方匿身的地方更大的院落,四周是四层楼,中间天井是露天的,很大,毕竟这里不是寸土寸金的城中地段。 电话响了,是陈曦打来的,李飞告诉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31.html


进村时,李飞随手偷了一件街边晾晒的外衣,往身上一穿,微微一弯腰,活脱脱变成了一个打工仔。

天色尚早,他将徐哲被羁押的院落细细观察,这是一个比先前对方匿身的地方更大的院落,四周是四层楼,中间天井是露天的,很大,毕竟这里不是寸土寸金的城中地段。

电话响了,是陈曦打来的,李飞告诉她徐哲的羁押点自己找到了,还告诉她们不要先回去,开着车去人多的地方,时间紧急,自己没功夫在刘洋洋身上排查对方安装的仪器,冯雪抢过电话,告诉他自己有办法保证安全,让他不要担心,就挂了电话。

大约两个小时,跟踪器上的红点又动了,李飞悄悄跟了出来。

抬头一看,是邻近的院子,只有两层楼,视野开阔,从正面无法接近。左边是徐哲他们原先进的院了,另一面是十米高的墙,没有窗户。两层楼的后面,是一处菜地。李飞一筹莫展,对方显然是怕他突袭。前后视野开阔,左有严防,右有高墙。

徐哲身上的跟踪器不可能隐藏太久,一但被对方隐藏,他就再也没有营救的机会了。

看了看身边停着的一辆小车,他暗暗道声报歉,见没人注意,迅速撬开车门,钻进驾驶室,不一会,他又钻了出来,拍拍身上的尘土,沿着墙根溜到了菜地的那一侧墙角下,心里默默地数着,一,二,三,四,当数到四十时,“砰”的一声,一团火光从小车上冒起,猛地燃烧起来。四周行人见这辆车突然自燃,纷纷围过来,一时人声鼎沸。

李飞一纵身,已抓住一楼小窗的护栏,手脚并用,一缩一展,已攀上二楼。向屋里一看,屋中只有一个人,显然也被外面的动静吸引。李飞抽出M9,撬开窗户,无声无息的扑过去。冰凉的刀锋抵在这名打手的咽喉。悄悄询问徐哲的房间。跟着一掌打晕,换上他的衣服,走出房间。

走廊上几个人正互相询问外面发生什么事,显然也没想到这么快对手就找上门来,马上就走到徐哲的房间了,李飞点起一支烟,借机查看四周,没人注意!

他轻轻推开徐哲的门,走了进去。

徐哲坐在房间的椅子上,戴着手铐,怔怔地看着他,对方已给安换了衣服,做了简单的化妆。

李飞急忙过去打开手铐,这个房间没有窗户,两人只能从走廊硬闯出去,没时间了,李飞推门而出,徐哲身材较瘦,半矮着身子躲在他后面。

一步,两步,将将走到守卫身边,守卫回头一看,问道:“噫,我怎么不认识。。。”没等他说完,李飞轻喝一声“闯”,徐哲直起身,向李飞突入的房间飞奔过去,李飞先下手为强,直扑上去,一掌劈在守卫颈上。放倒对手,他也跟着向徐哲跑去。两人还未跑进房间,与此同时,楼里传来一声惊天怒喊,“抓住李飞。”

几个房间里无数条人影扑出来,显然对方知道了现代车上发生的事。

两人跑进房间,徐哲正要堵门,被李飞狠狠一拽,差点摔个跟头,李飞马不停蹄,带着徐哲奋力一跃,“哗啦”一声将二楼的窗户撞个稀烂,直跳下去,“噗噗噗噗”,身后响起一连串沉闷声音,徐哲在空中七荤八素不明所以,李飞可是听了个清清楚楚,干你娘的,对方至少有五六支装了消声器的手枪。

两人在楼下狠狠的摔成一团,感谢上帝,楼后是菜地,没被摔死。李飞狼狈的爬起来,一把拉起徐哲,发力狂奔,徐哲并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迅速清醒过来,生死关头,也爆发出良好的军事素质,紧紧跟随。后窗接二连三跳下十来个人,追了上来。

对方有枪,李飞不敢跑直线,曲曲折折,眼看追兵渐近,李飞心中暗急,这要是在部队,自己的战友早就在对面火力支援了,身边是“嗖嗖”飞过的子弹,稍有不慎,自己和徐哲就翘了,顾不上再想了,跑过这片菜地,对面就是一排杨树,自己两人暂时就安全了,还有几十米,自己却不能跑直线,只能听天由命了。

忽然,前面林荫路上出现了兰色的标致,一声刺耳的“嘎吱”声,标致一个急刹车,驾驶室探出一个倩影,一个清脆的声音急道“快上车。”打开后车门。

瞠目结舌的事件上演了,方思雨抄起了那把柯尔特,对准后面狂追的人群“砰”的就是一枪,火光一闪,李飞只觉一颗子弹几乎贴着自己的脸飞了过去,吓的差点脚软,被徐哲超了过去。身后人群中一个人胳膊泛起了血花,又追了几步,摔倒了。其它人一看对方也有武器,不由的散开了队形,方思雨跟着又是一枪,她在树后,有先天优势,对方接连几枪都打在树上,打得树枝“噗蔌蔌”直响,落叶纷纷。

一看火力被吸引过去,李飞立刻长身而起,和徐哲直线跑向大路,几十米的距离眨眼就到,徐哲几乎和李飞跑个并驾齐驱,靠,果然怕死,跑得比老子都快,李飞百忙之中把徐哲鄙视了一下。

徐哲、李飞先后钻入汽车,方思雨已加大了油门,李飞接过手枪,见后面最快的追兵已不足三十米了,侧头钻出后窗,“砰”的一枪,正中对手手中枪,枪直飞了出去,看着对方痛苦的倒在地上,心想这下子对手至少是个手骨骨折。

后视镜里,方思雨俏脸通红,除了兴奋,看不到一丝害怕。这丫头,开枪见红都不怕,还真是得力助手,李飞心里暗挑拇指。徐哲大口地喘着气,夸道:“小雨厉害,枪打的真准。比我当兵时强多了。”方思雨有点不好意思,“我见他们那么多人在追你们,又有枪,也没多想,总觉得他们好多人在一起,随便打哪里都打的中。”

这也行!李飞彻底无语,方思雨把他的射击理论彻底推翻,要是这样,大部队交战还练个屁瞄准。彪捍,实在是彪悍。

追兵远去,李飞拨通了陈曦电话,一问之下,她们竟然在派出所,原来,冯雪去报案说自己的钱包被偷了,警察自然要作笔录。冯雪就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年青警察扯了起来,有美女垂青,警察自是高兴万分,这个笔录足足录了两个多钟头,从LV到DIOR,从尼古拉斯到安吉丽娜,从必胜客到采蝶轩,吃喝玩乐什么都扯,就是没有好好做笔录,差点警察就要送玫瑰花了。

见两人平安回来,四个女孩一齐欢呼。上车离去,留下风中呆呆的警察,不明白这两个泥猴似的男人有什么吸引之处,让四个美女恋恋不舍。

见四人都平平安安,李飞精神一松,觉得一阵头晕,左胁剧痛袭来。轻轻一摸,满手鲜血,徐哲发现了,一惊:“你受伤了?”前排副驾的冯雪也闻声回过头来。

“不要紧,徐哲,帮我裹一下伤。”两人的衣服都是又脏又破,头上身上满是青菜汁液的绿色,显然是不能用的,李飞脱下外衣,低头查看,一条斜斜的刀伤深几及骨,肉已翻开,流了不少血,李飞微一回想,明白是自己救徐哲出来时急于摆平对手,光想着进攻,被对方临危反噬,划了一刀,当时情况危急,他竟没觉察到自己负伤。正沉吟间,前排的冯雪已脱下自己的真丝小衬衫,“嚓”的一声扯开了,拿起身边一瓶矿泉水,浇在衬衫上,跟着递给徐哲,柔声道:“徐哲,先替他擦干净伤口,再包起来,等回到学校好好处理。”徐哲接过来,给李飞擦干伤口。

李飞心中感动,这是昨天他陪冯雪上街刚刚买的,价络不菲,冯雪是个很爱美的女孩子,却毫不迟疑扯了来给他包扎伤口,正美滋滋的有些陶醉,徐哲一不小心,戳在了他的伤口上。疼的李飞倒吸一口气,恨恨的骂道:“这是老子伤口,你当修理你的电脑呢,下手这么重。”徐哲并不买帐,“得了,当年关云长还刮骨疗毒呢,小样儿,你不是喜欢在女孩子面前装英雄吗?”

“靠,你又不是东方不败,折磨我很爽么。”李飞忿忿不平,“少说两句吧,现在你小命在我手里呢,我手可是会抖的啊。”徐哲完成了任务,心情很爽,和他斗起了嘴。

“靠,小白脸果然没有好心眼”李飞闭上了嘴,这小子,保不准真会再捅自己一下。手黑着呢。

“还是我来吧”,前排冯雪转过身来,想接过徐哲手里的湿布,可一看李飞的伤口,“啊”了一声,自己先抖起来了,方思雨关切地问道:“小雪,他伤的重不重。”

“不重”,李飞抢先答,“还不重,吓死人了。”冯雪声音也在发抖。

“真没事,没看我还活蹦乱跳吗,喂,不过你要再不包起来,我可真要挂了。”看着冯雪,李飞善意提醒,冯雪轻咬下唇,还是大着胆子替李飞清洗伤口,然后包扎起来,衬衫上传来冯雪醉人的体香,李飞闻着有些云里雾里的,咕嘟咕嘟喝了一瓶水,一阵倦意上来,说道:“我睡一会儿,到了叫我。”

冯雪吓了一跳,惊叫道:“李飞,你不能睡,睡过去就醒不来了。”徐哲也看着他,恶毒的说:“睡吧,有什么遗言遗产的,都留给我。”

“你小说看多了吧,小雪,我这是失血过多,困是很正常的事,伤不致死也要被你吓死了。”李飞不满的咕噜一句,倦意上来,沉沉睡去。

找了个宾馆,按李飞先前的安排让冯雪将刘洋洋里里外外所有的衣服都换了,同时问清刘洋洋对方在她身上做了什么手脚没有。一行两车回到了学校,龙城大学是个综合性大学,冯雪找到医学院的老师,为李飞作了伤口清洗和缝合。在方思雨和冯雪的要求下,医院又为李飞输了一点血。

一夜无事,当清晨的阳光穿过窗帘,李飞已醒了过来,旁边的折叠床上,冯雪蜷在那里,睡梦正酣,笑容甜甜。李飞伸个懒腰,觉得自己又龙精虎猛,翻身而起,摸了摸伤口,还好,发现及时,没有感染,恢复要不了多久。

来到冯雪身边,李飞轻轻拍了拍冯雪的面颊,冯雪嗯了一声,声音娇软,象个赖床撒娇的小孩子,身子一扭,双臂抱住李飞的大手,又睡过去了。

李飞轻叹一声,让这丫头照顾病人,不知道谁照顾谁呢。

只得又摇摇她,道:“喂,该起床了,太阳晒屁股了。”

“啊,”冯雪睁开了惺忪睡眼,见李飞笑着站在床前,一下清醒过来,欣喜道:“李飞哥,你好了。”

“当然,这点小伤,不算什么。过不了几天,我就没事了。刘洋洋没事吧。他们人呢?”

“洋洋很好,那帮人就吓了吓她,没问出什么结果,也就没难为她。不过,那个姓祁的很坏,老是动手动脚的,要不就嘴上不干不净,不过好几次都被那个方脸的大个制止了。”

“那个矮冬瓜,我看着也不爽。”李飞接道。

“昨晚我们都要留下的,徐哲说对方吃亏,一定不甘心,要保持精力,好提高戒备,所以就让小雨留前半夜,我留后半夜,他和小曦回宿舍布置去了。”

“小白脸果然重色轻友,媳妇娶上床,媒人扔过墙。”李飞嘴里胡说八道着,一面四下乱看,找东西充饥。

冯雪格格笑着,“什么乱七八糟的”,一面递过来一只洗好的苹果。

李飞三口两口吃完,道:“好了,出院,咱们捉奸去。”

冯雪俏脸微红,啐道:“难听,你就不能好好说话?你真好了?伤的那么重。”

李飞夸张的抬抬胳膊,做了几个分健美表演动作,道:“看看咱这脸色,瞧瞧咱这身板,马中赤免,人中吕布,那就是我。”冯雪被他逗的又是一阵花技乱颤,见他大好,也不再坚持,陪他办理出院手续。医生见他这样,也没再坚持,只是咛嘱他每天按时来输液。

回到宿舍,几个人都在等着他,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他们已经是进退两难了,由于徐哲的参与,他们侥幸又羸了一局,再杠下去,很可能就不是刘洋洋被掳,李飞受伤这种结果了。双方走到这一步,只能是兵戎相见了。现在的局式,急需他们做出破局的决定。几个女孩子全无主意,一齐将目光看向二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