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记者走进看守所 与传销“高官”面对面

liuhongai123 收藏 2 1041
导读:烟台记者走进看守所 与传销“高官”面对面 ( 2011-06-10 10:29 ) 来源:百度网 6月3日,山东省烟台市芝罘区接到线报有一传销头目来烟台寻找合作传销团伙 在一家宾馆被抓 昔日风光一时的传销头目,如今沦为阶下囚,他怎样走上传销之路?传销真的给他带来了财富吗?他又是如何成功发展下线的?9日,记者走进看守所,与该传销“高管”面对面。   2年后每月收入20万元。这一诱人的数字,让经营沥青的老板一头“扎”进传销网络 涉嫌网络传销的

烟台记者走进看守所 与传销“高官”面对面



( 2011-06-10 10:29 ) 来源:百度网



6月3日,山东省烟台市芝罘区接到线报有一传销头目来烟台寻找合作传销团伙 在一家宾馆被抓

昔日风光一时的传销头目,如今沦为阶下囚,他怎样走上传销之路?传销真的给他带来了财富吗?他又是如何成功发展下线的?9日,记者走进看守所,与该传销“高管”面对面。

2年后每月收入20万元。这一诱人的数字,让经营沥青的老板一头“扎”进传销网络

涉嫌网络传销的“高管”叫张建,27岁,山东枣庄人。谈起自己的传销路,他说:“太后悔了。想当初如果打工干点生意,每年也能实实在在地剩下俩钱,现在可好,没挣着钱,还这样了……”说着,他举了举被铐着的双手。

在走上传销之路前,张建经是一个打工族,尽管比较辛苦,每年除了吃用外,还能剩下点钱。

2008年9月,正是冬闲时,一个朋友电话找到了张建,投其所好向他抛下了“诱饵”:“我给你介绍个生意,收入还可以怎么样?”朋友的提议正中张建的下怀。为了考察这个“买卖”,他跟着这位朋友到了山东济宁听课。课上,老师讲了一大堆东西:什么网络直销、世界首富比尔·盖茨与普通人有着什么不一样的思维、中国加入WTO后对国外的直销政策……仅有小学文化的张建根本不懂这些新鲜词,但精于生意的他却听懂了自认为很关键的东西,那就是这个“网络直销”的产品是一种化妆品,只要花3900元,就可买一套,同时就成为这种产品的经销商了。营销这种化妆品,最慢2年,就可以达到“高级经理”,每月坐享20万元的收入。

每月23.8万,一年就是280多万!张建热血沸腾了,怀揣着挣大钱的梦,他一头“扎”了进去……

先邀亲戚后约朋友,把握“十邀五不邀”,短短2年多,他就坐上了B级经理的位子

后来经过1年时间做到了他们传说中那个的A级别

在这个充满了“钱景”的“网络直销”里,张建如鱼得水。

“怎样才能找到人?他们相信你吗?”

张说:“当然都是自己的亲戚和朋友了,因为他们容易相信你嘛。”

很快张建把自己朋友孙某邀约来经过洗脑很快也加入他们团伙

利用这种“邀”人技巧,孙某也把自己的亲戚和朋友“邀”来了,成为自己的下线。而下线也如法效仿,网络如同滚雪球般越来越多。

人约来了,他们是如何让新来的成员打消疑虑、迅速加入传销组织呢?张建告诉记者:要经历一个“培训”过程。而这个过程的第一步就是集中听课。“把邀约的人集中在一个大课堂上,在一个封闭的环境中,给听课的人勾画一个短期内暴富的辉煌前景,点燃他们投入传销的激情。”

除此之外,新成员的到来还会受到老成员的特殊照顾,需要的生活用品由老成员买,吃饭打菜时享受优先待遇,所有的人对他们都非常热情,整个环境充满了“温馨”,而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一个,让新成员早点加入。在“培训讲义”里,就清楚地记载着如何带新朋友的方法:“新朋友来后,亲和力要跟上,让他有到家的感觉;吃饭新朋友不动筷,‘老人’不能动筷;睡觉新朋友用最新的被,位置放在靠里边。24小时跟进,不是跟踪,而是防止他不理解,往家里打电话把市场破坏了,谁都挣不到钱……” 同时,为了让新成员相信他们挣到了钱,做到C级主任以上的人还要现身说法,穿着要精心打扮,必须穿名牌、戴名表,隆重登场。张说:“把自己包装好,让外界感觉你挣到钱了,迷惑下面。不然,他看你都没挣到钱,他还有什么信心继续做下去?”而通过一系列的“培训”后,新成员一般会热血沸腾,很快加入传销组织。

不明真相的人“前仆后继”前来淘金,2年时间,张建就成了B级经理。 又过了一年的时间做到A级别

坐上了A级的位置,20万元的月薪却成了“水中月”,上了贼船的他最终成了阶下囚

“我们这个组织实行的是AB**E‘五级制’。只要他从我这买一套产品,就成为E级经销商。然后,他再发展3个人就成为D级高级业务员;发展10个人就成为C级主任,发展65个人就成为B级经理,发展393人就成为最高的A级总监。3900元的费用,公司收取450元的综合税,余下3450元按公司设立的直销奖、差额奖、育成奖进行分配。E级人员每销售一套3900元的产品,可提取525元;他的上线即D级可从中提取175元;再上线C级主任可提取350元……依次往上推,级别越高提的就越多。

根据他们这套分配制度,下线发展的越多,级别也就越高,挣的钱也就越多。如果做到A级,他至少可以挣到10万元以上了,但事实情况又如何呢?“别提了,其实一分钱也没攒下。”张愤愤地说。

“A级不是每月20万元的收入吗?”记者问。

张不满地回答:“那都是骗人的!哪有那么多,不过才2万多元,听起来也挺高,可做到A级经理后,必须包装自己,出行要有轿车,戴名表,我原来手上那只表,就花了5000多元,一只钻戒4000多元,西服一般千元以上,还要抽高档烟……这些都要自己花钱,挣得还不够花的多。”

“有没有受骗上当的感觉?”记者问。

张说:“怎么没有?!可是晚了,上了‘贼’船就下不来了。一方面每月有大约3万多元的收入,另外,我的下线都好我关系比较好,怎么能‘抽身’?如果我‘抽身’不干了,他们挣不到钱还不找我算账?没办法,只好骗下去。”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这个骗局的?”“干上A级后。之前你根本弄不懂里面的‘门道’,只有一步步干上来了,才能知道。”


张建好不容易在传销组织中分别爬到了A级的位置,下场尚且如此,那些低级别的传销人员,结局也就可想而知了,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从最低的E级向上到B级,每个级别的成员都没有从传销中挣到钱,那么,传销活动中拉来的“人头费”,最后都到谁的手上了?从司法部门查获的这个传销网络进帐单中可以看出,钱都跑到幕后操纵的总代理商那里了,其它的传销人员基本上是血本无归。

此案正在审理当中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