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教父杜月笙 借势 第27回 谋同盟热脸贴屁股 2

周伟光 收藏 0 4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4.html


经过范回春的又一番说服,严九龄终于了却不了情面,只好答应了去杜月笙那里。

忍他人所不能忍的人,才是能取他人所不能取的大智之士。杜月笙能忍,而且会忍。不但让范回春为之叹服,还能让对手就范,这一点是他人所不能比的,也是杜月笙能够在上海滩称王称霸的重要原因。

这一天,杜月笙的酒筵摆得十分隆重,且不说上等鱼翅席,就是陪客都是轻易请不动的上海青帮大亨。高士奎、樊瑾全都被他拉来作陪,就连上海滩刚爆出来的新大亨、黄包车夫总头领顾竹轩也兴冲冲地赶来凑热闹了。

杜月笙煞费心机布下了八卦阵,单等严九龄就范。偏偏半途遇到了马谡失街亭,这次又未如愿,搞得几乎下不了台。毛病就出在这个顾老板身上。

顾竹轩是江北盐城人。当年,江淮一带连年灾荒,盗匪遍野。每逢一次灾年都有大批难民乞食逃荒,会有不少灾民流入上海。男的拉黄包车、剃头、擦背,女的进窑子苦度余生。没几年,流入上海的苏北灾民竟达一百万之众。这些人备受歧视,杂居在棚户区,被称作“下只角”。

但是,他们抱成一团,发奋图强,不惜一切手段地谋生存。顾竹轩就是他们的帮主。他手下拥有八千多余包车夫,这些弟兄各个愿为他卖命。

这时,血气方刚的顾老板正在势头上,仗着人多势众,又且横跨三个租界,连杜月笙也不放在眼里。他这次肯赴宴是想结识几位青帮头目,抬高抬高自己的身价而已。

严九龄碍着老范的情面,勉强来杜公馆应酬了。但是,酒席上的宾客各怀心胎,话不投机,这一鱼翅席吃得冷冷清清。

顾竹轩心直口快,菜还没上完,便离座起身,对严九龄说:“大家吃闷酒,不如上赌场开心,老九,我们走吧。”

说毕,他将油嘴一抹,长袍一撩,大大咧咧地走出客厅。

严九龄稍犹豫了下,也顺势站起来,也不向范回春打个招呼,便双手一拱,说:“杜先生,后会有期了。”

杜月笙心里十分恼火,脸上却堆满了笑容,客气地送他到屋檐,嘴里还不停地打着招呼:“月笙惭愧,照顾不周,请严先生多多包涵。”

一旁作陪的范回春却涨红着脸,浑身不自在。他见严九龄告退,连身子都不曾动过,自斟满一杯状元红,一昂头,一饮而尽,乘着酒意,气恼地骂道:“不识抬举,哼!让我过不去!”

他正要斟第二杯时,一只大手沉重地压在他手背上。他一抬头,只见杜月笙笑眯眯地望着他,一语双关地说:“日久见人心啊。”

过了几天,机会终于来了。

坐镇南京的孙传芳电令驻浙的军长谢鸿勋赴宁,商议军情。谢鸿勋久闻杜月笙的盛名,特意在上海下车,要好友严九龄代为引见。

这下可难为严老九了。他对范老抱有敌意,多次冷落其实是想疏而远之。但谢鸿勋专程为杜月笙而来,他哪有推卸之理?不得已,严老九只好又去找范回春商议。

“回春兄,谢军长要结识老杜,你与杜先生是熟人,有烦老兄穿针引线。”

范回春正生着闷气,见严老九来,一古脑儿发泄了出来:“你老九身价太高,人家杜先生真心诚意要交朋友,你却搭足架子,让我丢尽面子,今后哪还能在上海滩上混?姓谢的,我一不沾亲,二不带故,何必去舔人家的屁股?”

“小弟错了,”严老九厚着脸皮,忙不迭地检讨,“务请范兄递个信,今晚陪夫人赌个通宵,输赢全包在我身上。”

范回春余怒未消,想起杜月笙那边也有意要结交他,现在他正在夹缝中,于是只好无可奈何地说:“你的情,老范不敢领,只是欠杜先生的人情,总得要还。看在杜先生的佛脸,我跑一趟了。”

“拜托,拜托。”严老九连连称谢。

杜月笙从范回春那里得到消息,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他吩咐听差:“你去严馆走一趟,送上我的帖子,说我恭候两位大驾。”

谢鸿勋得到请帖喜出望外,严九龄则是惭愧不言,两人马上答应赴宴。

结果,这席酒筵气氛截然不同了。主宾谈笑风生,情谊融洽。杜月笙丝毫没有冷落难堪严老九之意,反而对他恭敬有加。这使得严老九暗暗钦佩杜月笙的大将风度。酒过三巡,谢军长也成了杜月笙无话不谈的老朋友了。

谢鸿勋兴致勃勃地谈起了他逛法国夜总会的情景,顺口道:“洋人真会拉生意,夜总会里的每只赌台都有标致的洋女人陪着,就是吸大烟、喝咖啡的客厅里,也尽摆着新奇的洋玩意儿。”

杜月笙听着微微一笑,他转身向旁边侍奉的娘姨说:“去太太房里,将那只鸟笼拿来。”

不多时,娘姨捧了个白玉雕成的鸟笼,笼里锁着一只玲珑剔透的黄莺。杜月笙伸手去开发条。

不一刻,那只黄莺做着扑翅、点头、转身的动作,然后又引吭高唱,发出婉转呖呖的莺啼之声。谢军长惊异地喊道:“这居然是假的。哟,奇物、奇物。”

杜月笙解释道:“这是法国朋友送的,据说,在巴黎也只有一只。”

谢军长小心翼翼地把鸟笼捧在手里,一遍又一遍地摆弄着。杜月笙悄声对那娘姨说:“将那个盒子也拿来,等下装好,送到谢军长的汽车上去。”

谢军长只顾玩鸟,对杜月笙的吩咐不曾注意。但细心的严九龄却听得清清楚楚,他忙拦住:“不,不,君子不夺他人之好。谢军长不会收的。”

杜月笙压低了声音回答他道:“谢军长不肯收,就托严先生做主代收下吧。”

严九龄默默无言,只是用手紧紧握住了老杜的手臂……就这样,杜月笙终于降服了骄横一世的赌王严九龄。

这一招投其所好,杜月笙可谓屡试不爽,但每次都那么管用。为什么?人无完人,人是情感动物,你把对方最关心的事当成自己最关心的事,除非这个人是榆木脑袋,他也会对你产生好感。好感是信任的前奏,有了信任以后的事就自然好办了。杜月笙深谙此道,他会利用一切能够利用的东西拉拢他人,以便日后让这些人为己所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