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阳风云录 正文 第三十章 醉老随行

隐世绝刀 收藏 0 3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9.html[/size][/URL] 焦妍凤找到张云龙的时候,张云龙正在和李宏图兄弟二人在客厅中闲聊。 张云龙见焦妍凤进来,赶忙迎上去,小声问道:“那丫头没事了吧?” 焦妍凤则一脸无奈的道:“你这回惹到大麻烦了,那丫头要回轩辕阁学厉害的武功,然后再来找你报仇。” “不会吧,还来真的啊!”张云龙大声的说道 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9.html


焦妍凤找到张云龙的时候,张云龙正在和李宏图兄弟二人在客厅中闲聊。

张云龙见焦妍凤进来,赶忙迎上去,小声问道:“那丫头没事了吧?”

焦妍凤则一脸无奈的道:“你这回惹到大麻烦了,那丫头要回轩辕阁学厉害的武功,然后再来找你报仇。”

“不会吧,还来真的啊!”张云龙大声的说道

李宏图笑着问道:“什么来真的啊?是不是你哪里惹到我们焦大美女了啊!”

张云龙尴尬的笑了笑,没有接言,焦妍凤却怪笑的说道:“他惹到美女不假,但是却不是我。”

李霸业来了精神,幸灾乐祸的道:“不是你,那是谁?该不会是龙丫头吧!那张兄弟可就惨了!”

李宏图等人同时笑出声来,张云龙则是郁闷不已。

等众人笑过之后,张云龙开口道:“李大哥,我和凤儿今天就起程回泰山,李前辈那里我就不去打扰了,等你看见他的时候和他说一声。”

李宏图道:“马上就要过年了,张兄不如在洛阳过了年再回去。”

张云龙摆摆手,道:“正因为过年,我才急着回去,我已经出来快三年了,也该回去看看了。”

听了这话,李宏图也不再挽留,吩咐下人拿来一些银两给张云龙二人做盘缠。

这时,龙渊和龙馨颖也来到了客厅,吓的张云龙躲也不是不躲也不是。

不过龙馨颖却没有像张云龙想象中的那么做,只是给张云龙一个大大的白眼,并没有其他的举动。

龙渊进屋第一个开口道:“我和师妹决定今天就回轩辕阁,特意过来和各位辞行的。”

李宏图笑问道:“龙姑娘不是想在下做东,带你在洛阳游玩几天吗?怎么突然走的这么急!”

龙馨颖想了想道:“马上要过年了,我得回去看看爹娘,不然又该挨骂了。”

李宏图惋惜的道:“既然这样,那在下就不挽留了,等以后龙姑娘再路过洛阳的时候再来李家做客,那我安排一些人手护送二位回轩辕阁,以免铁骑盟在途中再出现。”

龙渊急忙摆手,道:“李兄不必麻烦了,我们二人小心一些就可以了,反正这里离轩辕阁已经不远了。”

李宏图微怒道:“龙兄还需和我客气吗,就按我说的办就是了!”

众人又客气了几句,李家兄弟二人将张云龙等人送出李府,一个往北,一个往东,各自踏上归乡之路。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张云龙和焦妍凤一路快马加鞭,中午的时候就到了河南府。

张云龙看了焦妍凤一眼,道:“凤儿,你累了吧!我们找个小店歇歇脚再赶路。”

焦妍凤则善解人意的道:“我一点都不累,这时停下天黑之前就赶不到下一个城镇了,我们就得在荒郊野外过夜,还是再赶些路,等到了马头镇再找客栈休息吧。”

张云龙感激的道:“凤儿,真是苦了你,那我们快点赶路,到得了马头镇好休息。”

焦妍凤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随着张云龙向东继续飞奔。

二人这一路虽然话都很少,但是心中却都很甜蜜,经过将近三年的相处,彼此之间都已经将对方深深的扎根在心底,只不过是没有说破罢了。

路过一处窄道时,两匹马没办法并行,焦妍凤很自然的放慢速度让张云龙先行,张云龙则是对焦妍凤温情的笑一笑,夹紧马肚走在了前面。

可是就在这时,一声利器破风之声从山林中传了出来。

张云龙大喊一声:“凤儿,小心!有埋伏。”

几乎同时,从林中穿出两只冷箭,分别取向两人的头部。

两人来不及多想,顷刻间腾空而起躲过暗箭。

张云龙跃起的同时,全力向山林中横着挥出一刀,炙热的刀气瞬间让近前的大树化为尘埃。可惜并没有将暗中放箭的人击杀,只见六个铁旗盟的人腾空越出山林,为首的竟然又是那个祁连山遇到的“二哥”。

看清楚来人,张云龙冷笑一声:“我就知道你们一定会在路上埋伏,果然还是出现了。”

“二哥”大笑道:“小子,几个月不见,你的功夫见长啊,刚才那一招,要是换成一般高手估计就要冤死在你的刀下了,不过可惜你遇到的是我,今天如果你乖乖的把金刀交出来,本尊还可以饶你不死,不然……。”

不等对方把话说完,张云龙接口道:“你做梦,就算我死了也不会让金刀落入你的手里。”话音未落,张云龙手提金刀冲向了“二哥”。

“二哥”冷笑一声,道:“找死,真是不自量力!”一掌快速的迎向张云龙。

而其他五个铁面人也同时奔向焦妍凤,不过焦妍凤凭着精湛的武功和宝剑在手,到也和五人斗的旗鼓相当。

至于张云龙可就没那么好运气了,虽然他现在的武功也大大的提高,而且还有烈阳金刀在手,但是在“二哥”的面前依然是有一种无力感,只是现在不会像以前那样一上来就落败,还能咬牙苦撑着。

“二哥”心中暗暗惊奇,他虽然看出张云龙的武功有所进步,但是并没有想到进步的如此神速,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就能和自己战上十多招保持不败,看着张云龙现在的表现,他对烈阳金刀的渴望则是更加强烈。

此时的张云龙已经是满头大汗,他心里清楚,这样下去落败只是个时间问题,可是想和焦妍凤一起跑出去又是万万办不到的。

就在张云龙分神的一刹那,“二哥”的火煞翻天掌突然招式一变,牢牢的印在了张云龙的左肩上,只见张云龙口吐鲜血,腾空向后面的树林倒射而去。

焦妍凤看见张云龙被打伤,大喊一声:“龙哥!!”手中的寒霜剑爆射寒芒,焦妍凤两眼透出骇人的杀气,寒芒所到之处空气都为之结霜,顷刻间两个铁面人就被寒霜剑击毙,剩下的三人看见焦妍凤犹如地狱里的罗刹一般,都不自觉的向后退了半步。

焦妍凤借着这个空隙,跳出战圈,掠向张云龙的方向。

与此同时,“二哥”的又一掌也逼向了张云龙。

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焦妍凤出现在了张云龙前面,横剑挡住了“二哥”的杀招,不过焦妍凤也为之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二哥”的掌势与寒霜剑结实的一瞬间,焦妍凤和张云龙再次向后倒射出去,将一棵大树拦腰撞断,两人则是脸色煞白,再也没有站起来的力气了。

“二哥”一步步的向张云龙二人走来,冷笑道:“你们就不要再做垂死挣扎了,明年的今天就是你们的祭日。”

“二哥”走到近前,举起右掌,大喊一声:“去死吧……”

就在这时,一片树叶射向了“二哥”的手掌,“二哥”撤回手掌,闪到一旁,他刚要开口说话。

从一个棵大树上传来一个慵懒的声音,道:“怎么走到哪都有人打扰我睡觉啊!你杀人就杀人,喊那么大声做什么。”

“二哥”一听这个声音,他就已经猜出了这个人是谁,眉头皱到一起,道:“阁下为什么要三番五次坏我们铁旗盟的事?”

那个慵懒的声音传过来,道:“我不知道什么铁旗盟、铜旗盟的,我就知道你们太吵了,我老头子不喜欢,在我老头子没发火之前赶紧给我离开。”

“二哥”张了张嘴,下面的话还是没有说出来,对剩下的三个铁面人说了声“走!”,第一个闪身进了山林中。

等铁旗盟的人走了之后,一个瘦老头从一棵树上飘落下来。这人正是在龙门山解救千叶派的醉老头。

醉老头来到张云龙二人的近前,分别给二人输入一道柔和的真气,并取出两粒丹药给他们服下。

张云龙刚想说话,却被醉老头阻止了,醉老头道:“赶紧盘膝坐下,借着药力把火煞翻天掌的火毒从体内逼出来,我会助你们二小一臂之力。”

两人赶忙依言打坐运功,醉老头则是双手搭在两人的肩膀,用玄功帮助两人逼毒,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两人吐出一口黑血,醉老头才收功拿起大葫芦咕咚咕咚喝了三大口酒。

张云龙和焦妍凤站起身,就要向醉老头行礼道谢,可是两人的身子不知为何怎么也弯不下去。

醉老头笑道:“我老头子不喜欢这一套,别拜来拜去的,等我死那天你们爱怎么拜就怎么拜。”

两人这才作罢,张云龙开口道:“多谢老前辈再次相救!”

醉老头哈哈一笑,道:“你小子也曾经救过我,我都没谢你,你谢我干什么?和我说话也不用前辈前辈的,认识我的人都叫我醉老头,你们也可以这么叫。”

张云龙忙道:“晚辈不敢,晚辈还是称您为醉老吧!”

醉老头摆摆手,道:“随便随便,真是拿你没办法,爱叫什么就叫什么。”说到这里醉老头又拿起酒葫芦喝了一大口酒,然后继续道:“小子,你们这是要去泰山吧?你手中的金刀可不是一个凡物,就凭你现在的本事,拿着它只能是祸害噢!”

张云龙无奈的点点头,道:“我也知道这一点,可是又没有别的办法,这金刀并不是任何人都可以用,就算我想送出去都不好找到合适的主人。”

醉老头又是哈哈一笑,道:“我老头子也没什么事,就做件好事送你们一程,免得那个什么铁旗盟再来捣乱。”

张云龙和焦妍凤赶忙道谢,醉老头则是抓了抓蓬乱的头发,道:“这么一会都谢了八百遍了,你们两个烦不烦啊!”

张云龙二人尴尬的一笑,没有搭言。

本来张云龙想让醉老头骑一匹马,他和焦妍凤共乘一骑,可是却被醉老头拒绝了。

醉老头道:“你们照常赶路,我会在暗中跟着你们,不过每天一日三餐的时候我会出现,你们可要记得给我准备好酒好肉。”焦妍凤呵呵笑道:“醉老,这个太简单了,我保证让你吃好喝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