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教父杜月笙 借势 第24回 迎钦差巧施美人计 2

周伟光 收藏 0 6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4.html


“我在京都就听说黄老板手下有个杜月笙,是个非常人物,今日相见,果然不同凡响。敝人初次到沪,人地生疏,正想找些社会贤达了解沪上鸦片的情况,有人推荐了您。一鹏理应登门拜访,不料杜先生破费,今晚在此招待,实在不敢当。”

“哪里,哪里!张专员是总统特使,钦差大臣。上海滩上有些内幕情况,我晓得一点,理所应当提供给专员。本想请专员到寒舍畅谈,后来觉得专员公务在身,多有不便,所以就包了这房间,供专员在上海期间散心用。”

“那太不好意思了,让杜先生费心了。谢谢!”

“小意思。”杜月笙摇手道:“刚才专员问起上海滩鸦片烟贩卖情况,我了解到大英租界的棋盘街麦家圈一带有几爿大土行,叫李伟记、郑洽记,还有一爿叫郭煌记。这几爿是潮州帮开的。还有本帮的广茂和土行,开在三马路。听说英租界捕房里什么人带头拉起了一帮人,组成了‘八股党’,专门做这一路生意。这些土行不封闭重办,光烧毁查明的存土,禁土还是一句空话。”

“你说得对,要查封!这是条约上规定的了,可是办人,就难了!”张一鹏长叹了一声,接着说:“那些家伙是在英国人庇护下的,他们会把鸦片转移,我这小专员动不得他们一根毫毛啊!”

“要是张专员信得过我杜月笙,我请黄金荣探长去对付,保证会把他们治得服服帖帖。这事全包在我身上啦。”

“什么事啊?杜先生包在你身上?”突然,一个娇声娇气地声音,从隔壁套间里飘了出来,接着出来一个仙女般的女人。

她穿着一件紫色的软缎旗袍,裹住了苗条的腰身,胸口隆起的乳峰隐约可见,一双肉色的丝袜罩着半个白腿,在开叉旗袍下时隐时露,一双大红的绣花拖鞋,轻盈地从地毯上移来。看打扮,20不到,19有余,一张粉脸嫩得滴水,一双窄长而黝黑的眉毛,遮护了流动着粼粼波光的眼睛,每一流盼都在显示出盈盈的笑意……

她走到杜月笙跟前,嗲声嗲气地说:“杜先生,刚才茶房来关照,说你府上太太打电话来,有客人在等你,叫你快点回去。”

说完,她妩媚地一笑,就在一把椅子上坐下来。这时,整个房间里弥漫着氤氲香气。

“曼蕾小姐要赶我走了,我只得从命了!”

“我是关照你,要是回去迟了,你那位苏州老四发起脾气来,你可吃不消啊!”说着,向杜月笙打了一个媚眼。

“我家老四可不像你,是个大醋缸。我是真有事,一个朋友约好的。”

杜月笙站起来,向曼蕾小姐挤挤眼,卖个俏,意思是这里的事全交给你了。然后,他拎起皮包,向张一鹏点点头说:“专员,我走了。你托我的事,我一定办到,再见!”

张一鹏站起身送客到门口,转身轻轻地带上房门,弹簧锁“啪”地一声锁上,再坐回双人沙发上。

曼蕾款款地走到张一鹏面前,隆起的胸脯一耸一耸,紫色旗袍里那两条几乎赤裸的大腿在他眼前一晃一晃的。张一鹏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她,不由地抬起手,要往旗袍上摸。在他的手接近旗袍的瞬间,曼蕾屁股一扭,移到了一边。

张一鹏刚坐稳,曼蕾又走过来。她这次有节奏地摇晃着身子,让胸前那对丰满的乳房一晃一晃的。张一鹏看着曼蕾身子有节奏地摇晃,猛地想起昔日那些京城女子。但她们全比不上眼前的曼蕾,张一鹏禁不住站了起来,想上前去抓那乳房,曼蕾屁股一扭,又躲开了。

眼看鱼就在嘴边,却吃不到,张一鹏急红了眼,端起桌上的一大杯白酒,一口气灌下去,正当他想扑上去抓住曼蕾时,曼蕾却猛地一屁股坐在他的身边,把胸脯紧紧地贴在他的肩膀边,搂着他的脖子,凑在他的耳边,压低嗓音,娇滴滴地说:“我跟你去北京,好吗?”

张一鹏顾不上回答,一只手从旗袍的开叉处摸了进去……不一会儿,他又发现曼蕾的那张粉脸还没有动,又趴下来不停地亲。

曼蕾被张一鹏放在沙发上揉着,两只眼睛里露出一副不胜娇羞的模样。见他手忙脚乱,她身子一歪,从沙发上滑到地上,那大腿上的可人之处隐约可见。

张一鹏这才想起,应该剥去曼蕾的衣服。他顾不上去解纽扣,伸手抓住旗袍的下摆,猛地一扯,旗袍一串脆响,前面的那边被撕去了……

“你把人家的衣服都撕坏了。我要你赔!”

“要什么衣服,你天天就这样陪我,我才开心呢。”

“那我怎么出去呀?”

“大爷我有的是钱,你要什么我就给你买什么?”

说着,张一鹏已被欲火烧得脸色发紫,按捺不住,三下五除二地脱了自己的衣服,就在地板上行动起来。

曼蕾“唉哟”了一声,张一鹏感觉到了她的撕裂的痛。

“爷爷真不信,你还能真是黄花闺女?”

这时,曼蕾已痛得脸都变形了,没有回答他,但是她的身子已随着他的上下揉动也开始一上一下了,渐渐的,她由肉体的痛变成了愉悦地呻吟声……张一鹏穿戴好后,把赤身裸体的曼蕾抱在怀里,看着这美丽的胴体,万般怜爱地问:“你还是处女?第一次?”

“就是嘛,人家从来是卖笑不卖身的,不是杜先生关照好好侍候张大人,我怎么能让你这样。”

“好啦,管你是不是处女,大爷都喜欢你。”说着,张一鹏在她的嫩脸蛋上拧了一下,又用大嘴咬住了她隆起的奶头。

“我跟你去北京,好吗?”

“北京的风像刀子,你这嫩脸蛋给吹糙了,大爷我可赔不起呀!”张一鹏说,“哎!听说法租界有个‘三鑫’公司,也做鸦片生意,可是真的?”

曼蕾摇摇头,嘟起红嘴唇,不胜其烦地说:“什么鸦片呀,你们男人就离不开那烂东西。谁留心那破玩意?不过,‘三鑫’公司我倒知道,我有个表兄在公司里做事,这公司是做地皮生意的。”

“鸦片能赚大钱,杜先生为什么不做呢?”

“听说英租界巡捕房里有个叫沈杏山的人,独霸了上海滩烟土生意,不准别人插手嘛。”

“喔,原来是这样。”

柔和的浓香的话语,又是从樱桃小口里吐出来的,张一鹏哪有不信的?他深信不疑,鸦片的大本营的确在英租界里。他觉得从侧面了解的情况更可靠,心里有底了。

此时,子夜已过。张一鹏扶起曼蕾,揽住她的细腰,往卧室走去。曼蕾半推半就,两人重又上了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