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教父杜月笙 借势 第23回 黎总统落势降上海 2

周伟光 收藏 0 2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4.html


他们从杜月笙那里学来仗义疏财、广交志友的全套本领,都拥有成千上万的徒众。这些人大都散居上海市及其近郊,只消一声令下,马上就可以组成浩浩荡荡的大军。现在杜月笙可以随时招来他们保黎大总统的镖。

黎元洪是和他的如夫人,还有黎本危一起相偕南来,随行的有一些秘书、副官、卫士、奴仆等。为了迎接黎元洪的到来,杜月笙在杜美路26号,买了一幢精致幽美、花木宜人的小洋房。

在得到黎元洪派驻上海代表的秘密通知后,黄、杜、张一商量,觉得杜美路适合这位退职的总统小住。于是,杜月笙雇了工人去修葺一新,并且置备了全套的家具。

黎元洪的秘书长饶汉祥,当年曾代黎元洪所拟通电,文情并茂,传诵一时。这一次,他随行来到上海,却留下了一副脍炙人口的好对联。他因为特别赏识杜月笙的慷慨好客,群贤毕集,为他题了14个字:春申门下三千客,小杜城南五尺天。

杜月笙将这副对联爱如拱璧,特地请名家雕刻为黑底金字,悬在他家客厅的两楹。

黎元洪和他的如夫人送给黄金荣的礼物,可以说是相当奇特,黎元洪送黄金荣一套陆军上将的煌煌戎服,由于黄老板的身段和黎大总统约略相仿,黄金荣私自在房中常常穿着起来,摇摇摆摆,踱个八字官步,自己沾沾自喜,逗得俏娘姨们一个个地像掩口葫芦。

除了衣服外,他还送了黄金荣一套很名贵的礼物:一套精美的鸦片烟具,连同烟盘,全部纯银镶钻。黄金荣拿在手里把玩再三,爱不释手,赞不绝口,但是黄金荣还在吃法捕房的公事饭,并不会抽大烟。

杜月笙对于保护“黎大总统”的工作,十分认真而尽心,他每天尽量抽出时间,守在杜美路,他和黎元洪、黎本危同进同出,平起平坐。

这时,黄金荣私心爱慕着一个名伶露兰春,她正在老共舞台献艺,这时露兰春风靡了整个上海。黎元洪和如夫人客中无聊,于是黄金荣恭请他们去听一次戏。

为黎元洪及其如夫人这一次在公众场合露面,杜月笙率领他的“小八股党”,所做的防范和戒备工作,非常周密而彻底。

这一天,他们身上都带了手枪,黎元洪及其如夫人所坐的包厢,前后左右,更布满了黄金荣和杜月笙的自家人。

黎元洪及其如夫人是轻装简从进老共舞台的。老共舞台全场爆满,好几百观众全神专注于台上露兰春的投手举足、轻歌曼舞,谁都不知道他们今天是如此的幸运,正和“黎大总统”同处一厅,享受着“黎大总统”在上海与民同乐的“幸运”。

杜月笙看看一切布置得很好,黎元洪及其如夫人都在聚精会神地听戏,他吁了一口气,信步走到楼下去休息一会儿。

才到门口,杜月笙便碰到了老共舞台把门的阿大,他是黄公馆的老佣人,一向忠心耿耿,老共舞台开张,黄老板给了他这样一个美差,曾使他高兴得三天三夜没有睡觉。这时杜月笙一来,阿大马上向杜月笙诉说着刚才看到的一个神奇的事情。

“杜先生,”阿大迎上来愁眉苦脸地说:“这桩事情真是太稀奇了。”

杜月笙眼睛望着他,一面擦汗一面问:“什么事情?这样大惊小怪的。”

“刚才你们陪那两位贵客进门,”阿大凑近他,神秘地压低了声音,“还不到两分钟,突然之间,我看到一大串狐狸,仿佛受了惊吓,从戏馆里一溜烟地跑出来。”

“瞎三话四,”杜月笙耸肩笑笑,“这么大一个城里面那儿来的狐狸,笑话。”

“千真万确的啊!”阿大委屈般地喊起来,然后左右一看,又在悄声说,“我起先被它们吓一大跳,连忙跑出大门去追。我清清楚楚地看到,那一串狐狸跑到斜对面那爿当铺里去了。”

“那么,”杜月笙还在跟他开玩笑,“你就该追进当铺里去看呀!”

“当铺老早打了烊,”阿大一本正经地说,“我亲眼看到,它们一只只地往当铺门上扑,扑一下,就不见了一只。”

“大白天见鬼了!”但是,听他说得那么活灵活现,杜月笙回念一想,阿大是个老实人,连黄老板都夸赞过他,从来不说谎话,也不说一个字的废话,他有什么理由要编这一套鬼话呢?

“阿大,”杜月笙轻声安抚他说,“我看你是太辛苦了,一时看花了老眼。”

“绝对不是。”阿大断然否认,并且提出反质:“我怎么可能接连两次都看花了眼睛?”

“不管怎样,”杜月笙累了一天,稍微有点不耐烦地说,“这种事情就摆在自己心上好了,用不着说给别人听。”

“我只说给你听,杜先生。”阿大真诚地说,“杜先生,你是黄老板和老板娘最看重的人。我跟你说说就是,在老板、老板娘面前,我这个话是不敢说的。杜先生,你知道不知道,我们老共舞台原来有个狐仙洞?”

“这个——我不知道。”

“老共舞台如此地好生意,都是靠着狐仙好法力啊!”

“啊?真有这事?”

“如今狐仙统统跑掉,依我看,老共舞台的旺气也就跟着跑了。”

“别瞎说。”杜月笙拦住他。

“信不信由你,杜先生。”阿大叹了口气,忽然又想了起来问,“刚才你请来听戏的贵客是哪一位?”

“你听了可要吓坏的!”杜月笙回答他,谁知引起了阿大更大的好奇心,不住地追问,杜月笙奈何不了他,附在阿大的耳边,悄声地告诉他,来者正是“大总统”黎元洪和他的如夫人。

“这下糟了!”不曾想到,白发苍苍的阿大竟会跌足叹息,他十分怅惘地说,“大总统是天上的星宿呀,星宿怎么可以随便到什么地方去呢?难怪黎大总统,一来,我们供的狐仙就要赶紧逃跑,而它们这么跑掉,杜先生,你看嘛,老共舞台的生意一定不灵了。”

杜月笙只觉得阿大憨得可笑,但是往后事实的演变,却又使他对这个不解之谜将信将疑了。

黎元洪在杜月笙的杜美路住宅驻跸三个月,然后乘轮北返,行前曾向杜月笙再三致谢,“我这次来黄老板处遇到你这样一个好朋友,真是三生有幸,感谢感谢!”然后,他手掌一拍,随行的秘书长饶汉祥和一人抬出了黎元洪自己破费订制的30余面金牌,上镌“义勇”二字,分赠杜月笙的手下。

“黎大总统”走后不久,发生在黄金荣身上的事情留给杜月笙一个不可磨灭的印象,那便是狐仙确实有灵。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