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教父杜月笙 借势 第24回 黎总统落势降上海 1

周伟光 收藏 0 8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4.html


杜月笙是一个善于“借势取势”之人,官场势力、商场势力、洋场势力和江湖势力他都要,他知道势和利是不分家的。有势就是利,因为势之所至,人们才马首是瞻,这就没有不获利的道理。

张啸林这次来到上海,把妻子娄氏也一并带了过来,同时还带来了两个好友,一个是号称文武全才的翁左青;一个是他的过房亲家陈效岐。他决定和他们一起在上海共创一番“大事业”。

到了上海后,张啸林听说以前的生死之交杜月笙已在同孚里黄公馆发迹,便马上过来拜访。

原来,1919年8月,浙江督军杨善德病故,卢永祥由淞沪护军使升迁,护军使一职则由卢系大将何丰林继任,江斡廷任护军使署秘书长,刘吾圃任肥沪警察厅主任秘书,俞叶封调充缉私营统领。这批分居要津的大官,与张啸林均有私交。

有了靠背,张啸林觉得在上海滩这片天地比杭州广阔多了,能使自己有更大的发展。

杜月笙见了张啸林,十分高兴。第二天,杜月笙便带了他去见黄金荣,并力请黄金荣重用张啸林。

因为“三鑫”公司这时已垄断了法租界的烟土市场,牢牢掌握了上海滩上的烟土业,展望前景,一片金山银海,瑞气万千。

但是,他们还有一道关口却无法突破,从吴淞口到高昌庙、龙华进入租界这一条路,都是淞沪镇守使衙门的天下,水警营、缉私营、警察厅,乃至各级队伍,侦骑密布,虎视眈眈,不小心就损失一批烟土。

杜月笙对黄金荣说:“有了张啸林,由他出面去联络,这道关很可能就打通了。”

黄金荣觉得,杜月笙说得在理,为了扫除路霸,他决定接纳张啸林。

这时,各地的军阀大多数也是以鸦片烟为主要的经济来源,他们长袖善舞,经验丰富,利害所在,一眼便可洞察。在租界里经营鸦片,对他们来说有百利而无一害,军阀何丰林、俞叶封何尝不垂涎这股财香?

只因为地位悬殊,关系搭不上,只好进行水陆查缉,通过没收、罚款搞些钱。但是,内心里他们更希望介入烟土走私赚大钱。

张啸林从杜月笙处领了一笔钱作为交际费用后,腰缠万金,装出一副大款模样,打着浙江省省长张载阳和督军卢永祥的旗号,自下而上,由外而内,一步步地向俞叶封、何丰林进攻,而与黑帮合作,何、俞二位早已求之不得,马上把张啸林敬为上宾。

在张啸林的多方沟通下,于是,军阀、租界、帮会三方合为一体,大家同心协力发“土”财。局面豁然开朗,“三鑫”公司的“事业”蒸蒸日上。

第24回 黎总统落势降上海

1923年,北洋军阀出身的总统黎元洪内忧外患,直系军阀气势汹汹地上总统府索饷,并且雇用游民组织“公民团”,逼他退位离开北京。

在他还没反应过来采取措施时,直系大将王怀庆干脆派兵“请”他走人,他只好仓皇出京,先赴天津,最后几经努力复位,但是得不到军队的支持,只好黯然南下。

6月13日,黎元洪抵达上海,黄金荣、杜月笙等上海名人都去迎接。当天由法租界巡捕房总探黄金荣做东,为“黎大总统”夫妇洗尘,杜、张当然也在座奉陪。

席间,黎元洪特地走过来向杜月笙敬酒:“月笙先生,黎某……”黎元洪之所以这么客气,是因为他知道杜月笙是黄老板的灵魂,不仅如此,他今后在上海的安全,全部掌握在杜月笙的手里。

而此时的杜月笙看的似乎更远,他心里始终有一个精细的算盘。古往今来,权与钱就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时至今日,政商界人士往来还是非常密切的。俗话说:“朝中有人好做官。”在江湖上行走的人,更需要有个靠山,希望日后好办事。而这位落难的黎元洪黎大总统说不定什么时候就重返高位,日后就有可能成为杜月笙在“朝廷”中的自己人。

黄金荣招待黎元洪也确实很够诚意,他对法捕房里多年相从的巡捕还不放心。这一次,他又动用了杜月笙这支小型快速精悍部队,杜月笙亲自率领他的“小八股党”,轮流分班,为黎元洪保驾。

“小八股党”里的顾嘉棠、高鑫宝、叶焯山、芮庆荣、侯泉根、黄家丰、杨启棠、姚志生,这8位朋友经过一番奋斗,追随杜月笙身后,如今早已一个个鲤鱼跳龙门,有钱有势,都成为了大头目。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