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教父杜月笙 借势 第22回 惹祸王初登上海滩 2

周伟光 收藏 0 1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4.html


陈效岐为保护张啸林,以滩簧先生首脑的身份挺身而出,结果被判在拱宸桥头,披枷带锁,示众一月。陈效岐被枷锁示众更激起杭州人民的反日情绪。他们自动组织起来,一致拒买日本货,日本人难敌群愤,只得相继迁出清河坊。经过这次事件,陈效岐十分赏识张啸林,并与张结成了过房亲家。

然而,张啸林仍然不改聚赌诈骗的恶习。每年春茧上市和秋季稻谷收获之际,他便雇佣小帆船一条,到嘉湖一带,以三粒骰子做赌具,巧立青龙、白虎等名目引诱农民赌博,设局骗取农民钱财。

乡间农民受到张啸林的欺骗,有的输得当空卖绝,有的输得投河上吊,为此,杭嘉湖一带人写状上告,杭州府与钱塘县都曾出签缉拿张啸林,但由于张啸林贿赂了衙役,他们屡屡为他通风报信,使张啸林几次避过风头,逍遥法外。这使得张啸林更加洋洋自得。

一次,在茶馆里喝茶,张啸林与人争座位,结果对旗人大打出手,险些酿成命案,他怕被官府捉拿,逃到了绍兴安昌镇,投靠了他的老朋友在安昌任巡官的翁左青,过着躲难的日子。

不久,武昌起义爆发,随即杭州光复,张啸林托人探得自己的案子不了了之,于是又堂而皇之地回到了杭州。

辛亥革命后,张啸林参加了“三合会”,做一名普通的门徒。但是,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他结识了洪门大哥杭辛斋,并靠着杭辛斋的关系,利用一批旧日的机房朋友做班底,逐渐发展成为颇有势力的一霸。

谁知张啸林从绍兴安昌镇回到杭州不久,本性难改,又闯下了大祸。一天,他在朋友家喝了几杯喜酒,不觉已有三分醉意,回家途经拱宸桥附近时,看到几个人合力殴打一个人,就向前劝说,那几个人看到张啸林在旁多嘴,就围住他动起手来。

张啸林什么阵势没经过,见三人打来,便飞起一脚朝中间的那人的下身踢去,正中睾丸,那人睾丸当场被踢碎,张啸林知道又闯了大祸,急忙挣脱身来,也不敢回家,连夜逃到上海。

这是他第一次来上海,落脚在小东门外东昌渡一带码头上,更名为林生。经同乡、投机药商黄楚九介绍,张啸林拜青帮“大”字辈樊理远为“老头子”。由于有些文化,他很快熟记了“海底”术语,下一辈的流氓都称他为“张爷叔”。

一年过去了,杭州官府对他打死人命一事淡忘了,他又公开露面了。在这时杜月笙结识了张啸林。

张啸林在东昌渡码头,最初是与杭州锡箔船商打交道的。因杭州锡箔船商见张啸林在码头上的流氓帮里有些路子,为使每船来货不在码头上受损失,就和他商量拿出部分钱作为保护费。

张啸林见有油水可捞,就在十六铺码头上的流氓群中寻找合作者,结果,他找到一个外号叫做“水果月笙”的杜月笙,此时,杜月笙正跟在套签子福生后面乱转。结果,杜月笙听了非常高兴,立刻答应下来。

杜月笙把杭州锡箔船商的货物引渡到“小浦东”卸货,从中收取保护费。这事很快被其他的流氓得悉后,于是他们就互相勾结,纠众前来明抢,与杜月笙和他的小兄弟们在十六铺码头上发生了一场恶战。

在一场恶战中,杜月笙这帮因寡不敌众,被其他流氓帮打得落花流水,杜月笙本人也被打得奄奄一息。

张啸林把杜月笙背到自己租的房子中,请医治伤。这时,张啸林也是穷得要死,为了支付杜月笙的医药费,张啸林仗义当了自己身上的棉衣。因此,杜月笙对张啸林的救命之恩,终生难忘。

这期间,通过杭辛斋介绍,张啸林也认识了黄金荣。但黄金荣觉得他又没有什么值得利用之处,虽然见过面,但一直没有和他往来。

不久,上海新开河码头建成,但外省来的船商受到上海稽征吏的勒索,就通过张啸林等人的关系,纷纷到另处卸货。稽征吏从侧面打听到原来是张啸林在船商中暗地里捣鬼,砸了他们的饭碗,决意要把张啸林擒到手,要他的命。

这一天,张啸林正在南码头联系事务,被驻该处的稽征吏发现,立刻纠集10余个稽征巡警,不问情由,把张啸林强拽进稽查局内捆绑起来,痛打一顿,准备夜深人静时把他扔进黄浦江里淹死。

在这紧急关头,张啸林的随从急忙去找杜月笙求他设法营救。杜月笙得讯后,一面叫手下把兄弟到稽查局搞清虚实和关押的地方,一面和几个头目商量营救办法;然后,他随即挑选了数十个流氓,做好了劫狱的准备。

到了晚上,杜月笙和李阿三率领这班流氓一齐冲入稽查局,救出了张啸林,然后一哄而逃。

张啸林在杜月笙的帮助下脱险回家逃了性命,休养了数日后他决心报仇。随后,他打听到把他往死里整的稽征吏头目,名叫“金狮狗”,是一个手段非常残忍的家伙。为了报仇雪恨,他请了“三十六股”流氓的头子“吊眼阿定”助他一臂之力。

“吊眼阿定”对“金狮狗”也早就看不顺眼,于是答应了张啸林的要求。

一天上午,“金狮狗”照例出来巡查商船,正独自走到江边时,突然被早就埋伏在那里的十几个人掀倒在地。

一顿拳脚后,被人七手八脚地把他拖到江边,一声号子,用力往江中抛去。此时,正好漂来一只大粪船,只听“扑通”一声,“金狮狗”被抛进了大粪船中,结果他虽然保住了性命,但已饱尝了大粪的滋味。

“金狮狗”爬出大粪船时,张啸林等人早已逃得无影无踪了。得罪了“金狮狗”,上海呆不下去了,张啸林又只好回杭州。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