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教父杜月笙 借势 第22回 惹祸王初登上海滩 1

周伟光 收藏 0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4.html[/size][/URL] 杜月笙是一个善于“借势取势”之人,官场势力、商场势力、洋场势力和江湖势力他都要,因为势和利是不分家的。杜月笙同样运用炉火纯青的技巧,降服了骄横的赌王严九龄。在他的心中,进攻的箭头开始指向整个上海滩,他的疆界应越过十里洋场。杜月笙终于踏进了自己人生的一个崭新境界。 这天,杜月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4.html


杜月笙是一个善于“借势取势”之人,官场势力、商场势力、洋场势力和江湖势力他都要,因为势和利是不分家的。杜月笙同样运用炉火纯青的技巧,降服了骄横的赌王严九龄。在他的心中,进攻的箭头开始指向整个上海滩,他的疆界应越过十里洋场。杜月笙终于踏进了自己人生的一个崭新境界。

这天,杜月笙接见了一个特殊的朋友——张啸林。

张啸林,浙江人,排行第二,哥哥名大林。张啸林出身穷苦,父亲是个木工,但是,木匠的收入很微薄,加上银贵钱贱,张家的生活过得十分艰苦。不久,父亲积劳成疾,过早地离开了人世。

张啸林20岁时,全家在乡下实在难以度日,不得不背井离乡,移居离慈溪140多公里的杭州拱宸桥。张啸林与大林一起进了杭州一家织造绸缎的机房当学徒。

张啸林不务正业,游手好闲,专同地痞流氓为伍,不时纠众滋事,寻衅打架,各机房的老板都对他头痛万分。于是,大家暗中约好,把他赶出了机房。

1903年,张啸林迫于生计,考入了浙江武备学堂。在校与同学周凤歧、夏超、张载阳等人结为密友。

浙江武备学堂是个专门培养军事人才的学校。张啸林在入学以前已染上地痞流氓的恶习,入学后不是把精力集中在学习上,而是用在与官府衙役的勾搭上,想以此为资本,抬高自己的地位,扩张自己的流氓势力。结果没毕业就离开了武备学堂,拜杭州府衙门的一个领班李休堂为先生,充当李的跑腿。

以后,他依仗地方官府的支持,在拱宸桥一带开一茶馆,以此作为结交地痞流氓、聚赌敲诈的据点。

拱宸桥有个诨名叫“西湖珍宝”的赌棍,拥有相当势力。张啸林采取小恩小惠的方式,勾引他的赌徒,逐步扩大自己的实力。“西湖珍宝”岂能甘心被张挖去墙脚,便经常纠集赌棍,寻张斗殴。结果张啸林常常被打得狼狈不堪,几乎无法在拱宸桥立足。

正在这时,张啸林结识了杭州一个外号叫“马浪荡”的江湖艺人。

马浪荡本名叫陈效岐,原是个唱滩簧的。滩簧是苏州、上海、杭州、宁波等地流行的一种曲艺。陈效岐每次出堂会,就让张啸林帮着扛丝弦家什,演完一场后赏他几文钱。就这样,张啸林暂时躲在陈效歧的门下。

这天,在清政府曾任武英殿大学士的杭州人王文韶病死。出殡那天,陈效岐受雇扮戏参加送葬行列,张啸林便伴在陈的身边。

出殡队伍经过日本租界清河坊,张啸林无意中撞倒了一位看热闹的日本小孩。这下子,捅了马蜂窝,住在清河坊的日本人倾巷而出,拦住了王府的孝帏,强行勒索赔款。送葬的人气愤不平,双方争执不下。

这时,张啸林大喝一声:“开打!”成百上千的掮执事、骑顶马、吹吹打打各色人等,立刻像潮水一样地冲向日本人,吓得日本人回头便跑,纷纷关上大门。

待到出殡诸事完毕,队伍解散,张啸林又约了数十个艺人和以往流氓痞子来到清河坊与保佑坊,看见日本人开的店铺,不分青红皂白,冲进去便又打又砸,掀起了一场较大的风波。

事后,杭州官府在日本人的压力下,决定惩办带头闹事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