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教父杜月笙 蓄势 第十九回 手毒辣智抢英界土 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4.html


沈杏山挥了挥手。立即,有一只舢板朝呼救处划去,几个便衣紧握着枪,做好随时射击的准备。

舢板驶离了船队,渐渐消逝在黑暗之中。前面,有一只船,船里传来几声压抑的呻吟,几条影影绰绰的身影的晃动。

便衣军警们平端起枪,手枪已勾动在枪机上,齐声吆喝道:“举起手来!”

舢板刚刚碰到那只小船边,几个军警一声命令,小船中的几条黑影即惊惶地举起双手,回过了头。

船靠拢,两只船猛地相撞,几个军警站立未稳,身子晃荡着,这时,从他们后边的水里突然冒出几个人头,他们扳住船舷,用力一晃,舢板翻了,几个军警全部落水,连喊都没来得及喊一声,就被人按进江底。

装满了烟土的麻袋浮在江面上。那只小船上的几条黑影立即伸出挠钩,将麻袋一只只钩上小船,然后一声唿哨,驾着那只小船,箭一般地射向岸边。

沈杏山的船队在江心中停船等待了半个多小时,不见任何动静,心中有点发毛,情知不妙,连忙掉转船头,朝刚才传来呼叫声的地方搜寻而去。

惨白的探照灯光中出现了一只船影。沈杏山叫轮船全速靠近,船上军警做好射击准备,自己则大睁着眼,死死地盯往那船影,一眨也不敢眨。

“呀!”他猛地一声惊叫,将四周的死寂打破。

“完了完了!”他急得跺脚大叫,众人一齐朝前面看去,发现那只舢板已经倾覆,江面上浮着几具尸体……

而这次在暗地里杀人越货抢劫烟土的人,就是杜月笙手下的“小八股党”。

就这样,一次次布置周密的智取烟土事件不时发生,烟土化为白花花的银洋,水一样淌进了黄金荣和杜月笙的腰包。

渐渐地,潮州会馆的空棺材再也放不下抢来的烟土,急需另找存放地点;与此同时,法租界本身几家土行,不满于“大八股党”保护下的烟土商任意操纵价格,他们消息灵通,知道杜月笙手里有大批烟土,于是便推举代表,向杜月笙交涉,希望杜月笙能供应他们烟土,他们愿意奉杜月笙为保护神。

杜月笙和他的“小八股党”总是趁这种机会频频出击,抢夺烟土。抢到烟土后,杜月笙让手下全都辗转运送到三马路潮州会馆。

潮州会馆房屋幽深,地点偏僻,会馆的后边是一排排阴风凄凄、鬼影绰绰的“殡房”,“殡房”里排列成行的棺材。这些棺材中有装着客死异乡、等候家属扶枢还乡下葬的潮州人士的尸体,有的里面则是空的,那是做好事的潮州籍人,买来存放在那里,以备遇到突毙或无力殡葬者时,抬出去作施舍用的。

杜月笙和“小八股党”,看中了潮州会馆这个地点和殡房里的那些空棺材,买通了会馆管事,深夜里,抢到了土,便运来放在空棺材里。然后,等机会适当,再化整为零,一小块一小块取回去。

杜月笙一开始抢土,只是想打破“大八股党”一统天下的局面。没想到,这一“抢”,就一发不可收。潮州会馆的空棺材毕竟有限,怎么能存放那么多呢?

而法租界里的几家土行,习惯于“大八股党”保护下的土商垄断货源,哄抬价格,他们很快知道杜月笙手里有土,就推举代表,向杜月笙交涉,希望从他这里进货。

于是,杜月笙用自己的凶狠证明了自己并不是一个好欺负的角色,也正因为此,他才能在这偌大的上海滩上开辟了属于自己的滩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