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4.html


说罢,他站起猛喝一声,“来人,给我关上大门,收档!”

这一声不要紧,如同炸雷一样,吓得赌徒们各个魂飞魄散。

收档,可是火拼的信号。严九龄更狠,他要把在场的赌徒们全部吃掉!在场的赌客纷纷奔向赌场后门,争先恐后,夺门而出。胆小的早已脚底抹油溜之大吉。那些肥头大耳的阔佬们动作迟缓,只得僵在那里。

此刻,江肇铭才知闯下大祸。他强作镇静,举手打着四方揖,嘴里边喊着边往门外退去:“严先生高抬贵手,高抬贵手。”

严九龄冷笑道:“乳嗅未干,也敢来我这儿撒野,看我不收拾你!”

一个保镖从账柜上拎了一袋子大洋,朝江肇铭丢去,喝道:“小子,赏你的!”

江肇铭拾起来,没命地逃了。真是菩萨保佑,在一片混乱之中,他竟能平安地回到住处。原来,他已料定不能活着走出赌场,他只一手拿着钱一手提着脑袋拼了死命,终于逃了出来。

杜月笙的开山徒弟江肇铭大闹赌馆、英租界大亨严九龄收赌档的消息,第二天便传遍了上海滩的街头巷尾。

严老九是英租界的头面人物,与黄金荣旗鼓相当。如今,他在黄门手下的一个小角色面前收档,无疑是给黄金荣、杜月笙出了个难题。黄公馆顿时一片惊慌,风声鹤唳,颇有草木皆兵、应付事变的架势。

当差的不敢惊动黄金荣,悄悄地把这件事告诉了刚刚出道的杜月笙。杜月笙一听着实吃了一惊,几乎脸都变色了。他初立门户就让徒弟闯下了弥天大祸,如果让黄老板知道,后果不堪设想。

“去,把那个饭桶给我叫来!”

江肇铭一步一停地挪进了杜月笙的屋子里面。

“你这个混蛋,可给我招来麻烦了!”

杜月笙狠狠地抽了江肇铭两个耳光。

江肇铭知道他这样做的极大后果,哪敢做声,“扑通”一声跪下,拼命地磕头求饶:“求师父饶命!”

杜月笙并没理会他,而是把脑门子转得飞快,思考着解决问题的办法,他心想:“现在先要平息风波,不能让严老九捏着把柄,惟一办法,就是单刀赴会,随机应变。”

想到此,他怒气未消,喝了声:“跟我走一趟!”

“去哪儿?”

“去找严老九!”

事已至此,江肇铭也没有办法,乖乖地跟着杜月笙走进了严馆。

这时,严老九的赌场里一字排开十几名彪形大汉,杀气腾腾。严老九旁若无人地坐在太师椅上喝闷茶。

杜月笙对着他双手一拱:“严老板,小徒失礼,杜某上门来负荆请罪。”不等严老九回话,杜月笙对江肇铭一招手道:“畜生,还不跪下!”

江肇铭一下跪在严老九面前,说道:“严先生,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望你老人家高抬贵手。”说着,捧上大洋400块。

“严老板海量,能否给杜某一个面子,网开一面?”杜月笙又进逼一步,“到时我约朋友为严老板捧场!”

严老九原是摆下鸿门宴,让这位刚出道的尝尝他的威势。不料,杜月笙从容自在,以守为攻,既是上门请罪,又不卑不亢,不失黄门身份,不由得暗暗佩服。

他一仰首,哈哈大笑起来:“不愧是黄老板的门下,好说,好说。”他回头招呼当差的,“看茶。”

就这样,杜月笙和严老九又坐了下来,两人边喝茶,边赔礼,言语又不时把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利害点破,一席话直说得严老九点头不止。最后,严老九满意地说:“承蒙你如此讲义气,再有黄老板的面子,这件事就既往不咎了。”

“如此,月笙告辞了!”

“送客!”

一场风暴,就这样烟消云散了。

当时,在场的无一不为杜月笙捏着一把汗。江肇铭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人的一生会遇到很多次危机,这些危机对于每个人来讲,就是一道道坎。而对这些坎,必须得一步步小心谨慎地跨过去。杜月笙用“吃眼前亏”来换取未来更大的利益,避免因为不吃眼前亏而蒙受巨大的损失或灾难。他带领徒弟上门请罪,可以说是一种以退为进,以守为攻的策略。临危不惧,并且勇敢地面对,同样是杜月笙一惯的办事风格。

小心驶得万年船,杜月笙就是这样一步步走来的,所以他随时准备着面对突然的变化。这样他才能看清脚下的路,并把它走好。从江肇铭惹货这件事上可以看出,杜月笙的心机与城府已经大有进步。

回到同孚里,江肇铭不仅对杜月笙感激不尽,而且把这件事添油加醋,吹得天花乱坠。凭着一张巧嘴,杜月笙在英、法租界声名鹊起。他既能单枪匹马地和严老九去较量,他也已经有资格和黄老板、严老九一辈人物相提并论了。“杜月笙”三个字开始在白相地界不胫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