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路军决战倪家营:30军一次反击砍死800余敌人

king6808 收藏 17 9905

本文摘自《红西路军史》,作者:秦生,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倪家营又名汪家墩,位于张掖县城以西六七十里,临泽县城以南约30里远的大沙河东岸,属临泽县辖。这里地形南高北低,南半部被人们称为上营,北半部称为下营,在上下营之间约十五六里长,三四里宽的地带内,稀稀疏疏地坐落着四五十个围子。每个围子都有用厚厚的黄土筑成的高达三四米的围墙,方方正正,相当坚固,以防御土匪、盗贼、野兽的袭击。村庄内居住着少则两三户,多至十多户的人家。有钱人家围子的围墙修得更加坚固、厚实,厚约四五尺,高约一丈余,四角并筑有高高的望楼和碉堡,能看出好几里地远,俨然如一座小城堡,通常被称为村。一般人家的围子比较小,被称为屯庄。村庄外边是耕地、沟渠和荒凉的沙石地和沙滩。村庄多以主要人家的姓氏命名,如李家村、赵家村、纪家庄、伍家庄等。


1937年1月28日,西路军从西洞堡回师后,二进倪家营,将全军指战员集中在这里,布防于方圆10里之地的43个村庄内,与敌人展开了两个阶段的血战。


1月29日,马元海电告马步芳:红军大部离开甘新公路进入甘州南的倪家营,占堡寨43处,星罗棋布于周围十里之地,总人数约有1。3万人。马步芳急于消灭红军,向蒋介石邀功请赏,遂将其防堵红军的主力及大量民团,火速向倪家营地区集中,对西路军展开了全面围攻。指挥作战的马元海将全部兵力编为三个支队,运用猛攻和防御兼施的办法向红军进攻。


倪家营整个村子并不十分集中,由于其中部分村庄为敌人所占据和割阻,西路军兵力只能说是相对地集中。根据倪家营的地形条件,为集中兵力,形成拳头,西路军将10个团约8000人左右的部队收缩在下营子地区的20多个村庄和上营子的三个村庄里。以三十军扼守西南方向,九军扼守东北方向,两军前沿阵地相接,纵深梯次配置,构成一个椭圆形的防御体系,凭寨固守。总直属队和五军剩下的小部分人,驻在下营子中部坚固的村庄内,西路军总指挥部设在下营子中心地带的缪家庄。西路军计划经过一个消耗敌人有生力量的阶段,转入反攻。2月1日20时,徐向前、陈昌浩、李卓然联名给军委致电,汇报了西路军兵驻倪家营的情况:


(一)为调动敌人寻机灭敌,全路军于二十八日晚移沙河堡东二十里之倪家营,贸易好,粮可吃半月,群众条件亦好。


(二)敌马禄旅因损失大,已在山丹、永昌补充后再来。祁旅守凉州,元海、起功兵四个团在我西南。马彪、马朴两骑旅在我东北附近,各加步骑民团。今昨两日炮战,掩护进犯,均被击退,敌伤亡六百,我亦四百。堡寨密连,我火力太弱,灭之不易。


(三)我们决集力击敌,并争取时间休整,敌力求与我速战,弱点多,现正在以全军从战术、政治、群众灭敌,用后方游击战来战胜敌人。但我人、物补充困难,故感灭敌困难。


红三十军是西路军的主力,他们防守的阵地是敌人进攻的重点方向,激烈的战斗,首先从这里开始。


红八十八师是三十军的主力师,考虑到西南面是敌人重点进攻方向,三十军决定把这个艰巨任务交给他们。这个师又以“攻如猛虎、守如泰山”的二六三团担任西南方的守备,并派出一个营守住突出阵地两里地的汪家墩;号称“夜老虎”的二六五团以一部分兵力担任师西北方向防务,团主力和二六八团为师预备队。八十九师驻八十八师后面,以一部分兵力为军的预备队。任务分配完毕,各师、团进入新的阵地,紧张地构筑工事,准备战斗。

1月31日上午,敌人接连发动了三次进攻,每次进攻都使用了两个旅以上的兵力,进攻的主要方向是八十八师阵地。2月1日拂晓,敌人又以两个旅的兵力发动了新的进攻,主要方向是二六三团固守的王家屯庄。因为这个庄子突出在前沿阵地之外,能够从正面和左、右三面射击敌人,是一个很好的战略支撑点,因此被敌人视为眼中钉,急欲除之。敌人进攻先以飞机滥炸、炮火轰击,待炮声一停,成群的步骑兵以轻重机枪密集火力为掩护,在督战队的威逼下,乘着弥漫的烟雾不断发动冲锋。西路军战士从坍塌的工事里、弹坑里钻出来,瞄准射击,沉着地还击,坚守在阵地上。当敌人逼进到离阵地二三十米的时候,一声号令,指战士们像猛虎捕食似的跳出工事,挥舞着战刀杀得敌人抛下满地尸体,狼狈逃去。


敌人对倪家营的攻击,被打得头破血流,连遭失败。以后,敌人一面从正面攻击,一面又集中大量兵力,接连发动了两次迂回进攻,猛攻西路军侧翼,并曾两度攻入倪家营村寨群落内。第一次西路军以二六五团和二六八团进行反攻,将敌人打出村外,收复了原来的阵地。第二次敌人来势更凶,沿着雨水冲刷的自然沟渠、塄坎,插到西路军阵地两侧,总部附近的屯庄都受到了攻击。徐向前上到房顶上观察敌情,亲自指挥战斗。三十军组织八十八师一个团和八十九师两个团,向攻入村寨群落内的敌人反击,将敌人打退。


随着战斗的发展,西路军的困难越来越多,首先是子弹紧缺,特别是手榴弹这一重要防御武器越来越少,缺少了反击敌人的能力;同时战斗减员加快,伤员越来越多,药品早就没有了;天寒地冻,缺吃少穿,困难重重,全军几乎到了弹尽粮绝的地步。但久经战火考验的广大指战员,在困难面前毫无惧色,仍然以一当十,英勇顽强地打退强敌数十次的进攻。没有子弹用刺刀拼,没有手榴弹用石头砸,敌人攻上来,战士们端起刺刀冲上去展开肉搏战。就这样,全军将士在倪家营阵地上坚守了20余天。


坚守在汪家墩的是八十八师二六三团三营教导员周纯麟带领的九连100多名战士。汪家墩有一个碉堡,高约三丈多,墙壁很厚,墙脚有一丈多宽,站在碉堡顶上,可以控制四面。炮楼的四周,围着一堵矮墙,矮墙外边是一道干涸的壕沟,外侧战士们布上了两道用枣树枝架设的鹿砦,前面是一片开阔地,便于展开火力。九连一进碉堡,就开始备战,背来许多冰块储存起来作为生活用水。第二天清晨,有两个团的敌人从西北方向来攻,下马后分成三路,徒步向九连阵地接近。中路的四五十个敌人爬到枣树鹿砦跟前,企图扑过来拉开枣树鹿砦。这时,九连的两挺机枪同时开火,战士们也将手榴弹不断仍向敌群,打得敌人纷纷倒下。后来敌人从200多米外的茅草屋的土墙上打开两个洞,从洞里向九连阵地开炮,击中了汪家墩的碉堡顶,把碉堡北墙打穿,然后分梯次的轮番冲击。九连战士沉着冷静,待敌人到近前时用手榴弹打退了进攻。上午10点多钟,敌人再次发起攻击,九连的战士迎头反击,展开了一场激烈的肉搏战。经过反复拼杀,到下午四五点钟,指战员们打退了敌人的多次进攻,毙敌四五百人。九连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全连只剩下9人,其中还有4个轻伤员。此后,二六三团三营的连队轮换在汪家墩阵地阻击敌人,战斗越来越激烈,生存条件十分艰苦。红军驻地房倒屋塌,吃住困难,但指战员们顽强战斗,坚守阵地半个多月。后来敌人切断了汪家墩与团部联系,为保存力量,晚上11点多钟,二六三团用号声命令三营突围。


汪家墩失守后,二六三团团部所在地就变成了前沿阵地,该团一营、二营四连,团部重机枪排、担架排、团部通信班等将近400人坚守这个村庄,打退了敌人多次的进攻,毙伤敌1000多人。


在马家军重围倪家营的几十天里,西路军各部无日不战。宋保仁屯庄、宋廷杰屯庄、北营子村、张孔玉庄下倪家营的每一个村庄,每天都处在炮火硝烟的激烈厮杀中。这里没有男同志和女同志、轻伤员和重伤员、战斗人员和勤杂人员的区别,屯自为战,人自为战,指战员们冲锋陷阵,个个争先,举刀向敌,昼夜奋战。他们凭借着坚强的意志,为了崇高的目标,与敌生死拼搏,打退了敌人的一次次进攻。在这艰难危急的时刻,西路军指挥员身先士卒,与战士们并肩战斗。三十军政委李先念端着驳壳枪,率领警卫队,打退了冲进军部的敌人。就这样,从黎明到黄昏,西路军指战员们众志成城,浴血奋战,给敌人以沉重打击。三十军一次反击就砍死敌人800余名。


在战斗中,西路军发挥自己善于近战夜战的特长,常常在夜幕的掩护下,进行大规模的反击,猛烈地杀伤敌人。对此,敌人心惊胆战,为防备红军夜间袭击,通常到黄昏之前就逐步停止进攻,做一些预备反击的准备。红八十八师二六五团在川陕苏区时期就已经有了“夜老虎”的称号,在倪家营,他们的夜战同样出色,组织了许多次袭击,打得马军神魂不定,一夜数惊。在1月15日夜里,二六五团侦察到敌人有20辆大车军火放在雷家庄,由约一个排的兵力守卫。该团选派二十几个战士组成突击队,借着伸手不见五指的夜色掩护,神不知鬼不觉地潜过敌人前沿阵地,摸进了雷家庄的围墙,睡梦中的守敌尚未清醒过来即被全歼。随后红军战士引爆了这些军火,雷家庄发出了震天动地的爆炸声,火光映红了半边天。


战斗持续到2月中旬,西路军在倪家营先后击退敌人的大规模进攻达八九次之多。总计毙伤敌万余人,取得了惊人的战绩。但西路军自身伤亡亦大,兵力已不足万人,彩病号占三分之一。敌人有补充,有后备力量,攻势不断加强;西路军则恰好与敌相反,孤军血战,有耗无补,勉力支撑,处境越来越艰险。为此,西路军总指挥部设想和采取了多种方案力图摆脱危境。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4楼刘裕

 以下是引用勇敢者zmt 在第3楼的发言:
都是中国人,有什么好歌颂的?杀的再多有什么好牛的?

我们可以说五次反围剿是中国人打中国人,什么桂军、川军、粤军、湘军还有中央军都是中国人内部矛盾,但马家军不是,那是住在中国土地上一心想搞独立王国的暴徒,他们的内心从来即使现在也根本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他们也不是反对革命的红军,他们看到的只有汉人和异教徒,现在必须清算他们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