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教父杜月笙 外传 第十三回 出奇招一箭射三雕 2

周伟光 收藏 0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4.html[/size][/URL] 随着退潮,河水倒灌,顺水势退入黄浦江。然后,烟商们雇人用舢板小船捞取货物,或者让预先埋伏在岸边的人用竹竿挠钩拖上岸来。   一些流氓侦悉了烟商们接货的秘密,也如法炮制,先驾着舢板截运鸦片麻袋,用挠钩抢烟土。这是水上行动,江湖上的暗语,叫做“挠钩”。   在陆路,当烟商接货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4.html


随着退潮,河水倒灌,顺水势退入黄浦江。然后,烟商们雇人用舢板小船捞取货物,或者让预先埋伏在岸边的人用竹竿挠钩拖上岸来。

一些流氓侦悉了烟商们接货的秘密,也如法炮制,先驾着舢板截运鸦片麻袋,用挠钩抢烟土。这是水上行动,江湖上的暗语,叫做“挠钩”。

在陆路,当烟商接货后,都在十六铺向西不远的新开河一带库房入栈。由于这是英、法、华三界接境的地带,各巡捕房都不相干,极便于隐蔽。

烟商运货,将鸦片分装在煤油箱里以障人耳目。烟栈运进运出也不惹人眼,抢烟者预先布下眼线,只等煤油箱进栈,便大模大样地架着马车开进入了烟栈,车里藏的是一批大木头箱子。待无人察觉,盗贼便迅速将木箱套在煤油箱上,偷天换日,搬上马车堂而皇之地溜之大吉,这一方法叫做“套箱”。

个别流氓势单力薄,便拦路打劫单身烟客,以打闷棍、谋财害命来抢鸦片烟的,这在江湖上称之为“硬爬”。

做抢烟土勾当的,是横行一时的“小八股党”。“大八股党”纵横英租界,“小八股党”独霸法租界。

杜月笙从同参兄弟那里得知了抢烟土的来龙去脉,非常高兴,马上找到黄金荣、林桂生进言道:“依月笙的想法,要平息抢烟风潮,先得摆平‘八股党’。”

杜月笙说话声音不大却显得十分老练。这时,没等黄金荣开口,林桂生急着问:“怎么个摆法?杀他几个头领?”

“不,给他们些甜头,这事就好办多了!”

要出钱,就等于破财,黄金荣却有些不愿意,不耐烦地问:“什么甜头?”

杜月笙伸出一根指头:“抽一成提运费做脚钱,条件是由我们统一安排押货。”

黄金荣一听,脸色十分冷淡,冷冰冰地说道:“这个价太高了!”

林桂生也有些着急了:“犯不着自掏腰包啊!”

杜月笙却笑嘻嘻地说:“区区一成提运费,可以振黄门的威势,何乐而不为呢?”

一听杜月笙还说什么“何乐而不为”,黄金荣更加有些生气了,他眼睛一闭:“这怎么说?”

“让‘八股党’改抢烟土为押货,就等于把他们组成了一支黄门别动队,由他们押送烟土,土商们每次出一部分钱作为保护费,由我们收取。别动队也长期护土,定期分钱。这样,一则平息了抢烟之风,交了法捕房的差;二则我们用押货名义给烟商保镖,按利抽税,这一成提运费岂不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嘛;再则以后不再发生刑事案,而土商也会感激不尽。平安无事,外国人也会感觉很好。”

“不错!”黄金荣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

杜月笙接着说:“再说,‘八股党’为总探长押差,算捧上了铁饭碗,犯不上铤而走险,日子一长,便死心塌地为黄门做事。这支提运队可收为总探长的班底。黄府总不能单靠几个‘三光码子’们来撑您的场面吧?”

黄金荣、林桂生听了他的话,高兴得手舞足蹈:“好主意,好主意!真是一箭三雕,”随即,黄金荣站起身,使劲拍拍杜月笙肩膀:“好,这事就委你去办。”

“月笙,老板对你信任,你可要好好干才对。”林桂生插话说。

“是,承蒙黄老板与师母栽培,月笙一定效犬马之劳。”

计谋贵在高,策略贵在远。能看到别人不能看到的,思谋别人所不能思谋的,推算别人所不能推算的,这才是用心在算,用脑在谋。心计更是一种谋略,一种很高的生存技能。杜月笙一箭三雕的计谋,既给黄金荣解决了难题,挣足了面子;而自己不掏一分钱,又让“八股党”为黄门死心塌地地做事,同时又挣满了林桂生的腰包,杜月笙在黄公馆的地位自然也开始水涨船高。

经过杜月笙“合纵连横”,巧妙周旋,再加上顾嘉棠穿针引线,很快就招抚摆平了横行无忌的“小八股党”。

这样息事宁人,巧解冤家,法租界的情势很快就扭转了过来,一些小伙的流氓帮派也划清了势力范围,互不侵犯,一度混乱的法租界安定了许多,竟然“太平”起来了。

鸦片商们见黄金荣如此有本事,竟能摆平黑社会的众帮会头子们,于是纷纷请他承镖。

林桂生一见形势不错,乘机双管齐下,搭了一份干股,兼贩鸦片。于是乎,一袋袋鸦片源源不断地运进了黄公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