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第一特种兵!!!

r497075209 收藏 5 4845

(一)不知来历的姐夫


老蔫儿是个普通的中国男人,人过中年,头发花白。谈起老蔫儿认识他的人都语含同情。为什么呢?老蔫儿这人太老实,中国人的温良恭谦让在他身上发挥到了极致,所以他也就有了这个绰号。老蔫儿蔫在何处?比如说单位分房子,他多少年前就该分到了,可他从不争取,名额也就让别人给抢了去。被抢了,他也不生气,笑说道:“人家比我更需要嘛!”

于是老蔫一家三口到现在还挤在鸽子窝似的单位宿舍里。每每想到此处,他的那些同事只能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叹道:“老实人呐!”但老实人也曾有过一段被人羡慕的日子——他娶了个漂亮老婆,又给他生了个漂亮女儿,名叫“菲菲”,老蔫儿知足常乐,成天合不拢嘴。可是,自从来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姐夫,一向乐观的老蔫从此也就没了笑容。

对于这个姐夫,老蔫也摸不着头脑,姐夫来的那天,老婆望着这个形似痴呆的男人,叫了一声“姐夫”,随后就躲到房里,哭得很伤心。

当晚,他老婆上街给姐夫买酒,在回来的路上出了车祸,好端端的一个家顿时塌了半边天。老婆临终前只交待了一句话:“照看好菲菲和姐夫。”

要不是姐夫要喝酒,老蔫的老婆也不会就这麽去了,但老蔫并没有怨恨他姐夫。尽管他知道老婆有事瞒着自己,可他还是一丝不苟地执行着老婆的最后一句交待,老蔫的姐夫也就住了下来,他一直怀疑姐夫精神上有问题,否则,怎么会一天到晚没事就傻坐在那呢,一坐就是个十几年......

日子就这样熬了过来,菲菲也快高中毕业了,出落得比她妈还漂亮,打小想对她动歪主意的坏胚就不少,但让老蔫欣慰的是精神失常的姐夫派上了用场,菲菲上学一直就是姐夫接送的,只要菲菲尖叫一声,壮实的姐夫就跟影子一样出现,不知道内情的人都以为菲菲是哪位大老板的女儿,有专人保护。

这一天傍晚,菲菲的一位闺中密友上气不接下气地跑了过来:“…叔叔,菲…菲出事了。”

老蔫 顿时哆嗦了起来:“怎...怎麽了?”

“我们在 KTV 唱歌,有一帮小痞子过来调戏菲菲,我们班的几个男生上去阻拦,结果被痞子打伤了,菲菲气坏了便打了为首的一耳光。”

姐夫的脖子都粗了起来,一把抓住那女生摇晃着问道:“菲菲现在怎样了?”

吓得那小女孩欲哭道:“被他们堵在包厢里了,为首的那个好像是市委书记的儿子...... ”

听到“市委书记”这四个字,老蔫的腿就开始发软,似乎都站不稳了,口中念叨着:“这

可怎么办,怎么办…”在老蔫没了主意的时候,老蔫的姐夫已冲了出去。

KTV 房。老蔫的姐夫很快便看到七八个黄毛绿毛嬉笑着站在一个包厢外。走近,便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喝骂:“放开我…”

“给我让开。”老蔫的姐夫喝道。黄绿毛们讥笑的看了他一眼随后放肆的笑骂了起来,“老东西,瞎狗眼了。”接着又是一阵哄笑。

看到老蔫的姐夫不理他们,说话的那位又开骂了,“老…”但他没说完就发现自己半

边脸开始麻木了起来,口腔中也好像少了一半什么,当他倒地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一帮

哥们全在地上躺着呢。

老蔫的姐夫也没干什么,只是用脚一人赏了一耳光。

“嘭”的一声,包厢门被踹开,里面正撕打着的一对男女停了下来,女孩看见来人不禁哭了出来,“姨父......”

“放开她!”老蔫的姐夫有点歇斯底里的喝道。那人紧张之下竟拔出了一把枪。当看到 枪指着菲菲的时候,愤怒彻底的燃烧了他。

可能是由于一直以来的张狂,市委书记的儿子并未觉察到危险的逼近。事情的突

发,他根本没来得及注意到门外躺着的那一堆混仔。

“操,哪来的老东西,坏你大爷的好事!”说着扬着手中的枪,就在他扬来扬去的那刻,他感到自己的手好像被什么打断了,手枪也掉在地上了。当他醒悟过来的时候,两腿膝盖传来剧痛,接着他便看到那中年人的脚如蝴蝶翻飞般的在他身上踢着,踢得煞是好看,可惜伴奏的是自己骨头的碎裂声。

此时的市委书记公子才看清对方的神态——霸气横溢,骇得他连忙后悔自己刚才眼瞎,可已与事无补…

老蔫的姐夫拉着菲菲回了家,他似乎什么事也没发生过,没有焦虑没有担忧。


(二)被激怒的市委书记


市第一人民医院高干病房内,一群人围着个病人。

市委书记铁青着脸,望着他半昏迷的儿子,手上青筋暴起。此时的他已经被怒火燃烧,他无法想象到底是谁那么有种敢在自己地盘上废了自己儿子。看着市委书记凶冷的眼神,医院院长焦急地小声对着一个医生命令道:“快看看去,董老怎么还没来?”

就在此时,门被推开,一个白头老者在别人搀扶下蹒跚进来,院长看见老者如蒙大赦般迎了上去,市委书记脸色也缓和下来。

老者没搭理二人,径直走向病人。当看见病人的伤口时,老者像是发现了什么的珍宝似的,眼中露出惊喜的光芒。他慢慢流下了眼泪,喃喃自语道:“五十多年了,没想到临死前,我还能看到柳派谭腿踢出来的骨伤,没失传啊!”

医院院长看着脸又阴沉下来的市委书记,心中暗叫不好,凑到老者身边,“董老,您看这伤…”

“这伤,没三四十年的功底踢不出来,想来中国现在能踢出来的不会超过这个数。”老者竖起五个指头。他接着问道:“是个什么样儿的人踢的?”

市委书记回道:“是个中年人。”

听到这话,老者的眼睛亮了一下,“我知道是谁了。”接着就向门外走去。

院长一看就急了,“董老,你这是?”

老者回头,“这伤我知道是谁踢的,我知道他的为人,如果没有原因,他不会踢这么重的。所以这伤我不能治,你们另请高名吧。”接着推开门,走了。

再接着,高干病房里一阵东西摔砸声。

那个董老以前是专给中央首长看病的,中南海的路不比谁都熟。

这位市委书记也只有含血吞了断齿,但他绝不会咽下这口气的。他把碰壁的怨气全发在那个踢伤自己儿子的中年人身上。

(三)黑帮老大尿了裤子



市委办公室里。

“不管用什麽方法,我一定要出这口气!”市委书记坐在椅子上,好象在自言自语。一旁的秘书早已心里明白,忙说:“您放心,我知道该怎麽做。”

是夜,老蔫所在家属区门前停下辆面包车,七八个彪型大汉跃将下来,提着砍刀便向家属区里面冲,门卫看到这架势连忙缩了回去。“哎呀我的妈呀,不知谁家要倒霉了。”赶忙拨了 110 和 120。

此时,老蔫和菲菲正在家中发愁呢,听说受伤的真是市委书记儿子,老蔫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不知怎麽办才好,可他姐夫却跟没事人样的呆坐在那儿。

就在三人干坐着的时候,门被踢开了,光看到为首的那张脸,老蔫的魂魄就飞得差不多了,那位刀疤从眉角一直拉到下巴,一看就知道绝非善类。

就在老蔫绝望的时候,他发现为首的那位从一脸杀气腾腾转为一脸诚惶诚恐,“师叔,是您老呐!”这话可把所有人吓得不轻。

直到那帮流氓走了许久,老蔫才回过神来,他第一次感到得重新审视自己的姐夫了,菲菲认出了为首的那个就是传说中的黑道老大徐四,是全市最出名的流氓头子,而他见姨父都毕恭毕敬地叫师叔,她唯有用敬仰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姨父了。 当特种兵们冲进审讯室的时候,老蔫的姐夫呆呆地坐在审讯桌前,地上几个公安人员被击昏在地。特种兵们看着这位传奇人物,敬仰了半天。

当市委书记赶到的时候,军队的人已带着老蔫一家开赴省城了。接下来,事情就闹到了省里,市委书记这边坚持说是刑事犯,军队这边说是失踪已久的战斗英雄。

在省委办公室里,两帮人发生了争吵,司令员讥笑道:“不就是废了你儿子嘛,调戏妇女强奸妇女未遂的不该打?那叫见义勇为!”

市委书记倒是语气平和,“且不提他打伤人,据我所知,他在军队的时候不听命令擅自行动,最后失踪,这样的人应该视作逃兵,送上军事法庭。”

他这话可激怒了司令员,作为曾经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最忌讳就是自己的战友声名被侮辱,他“哗”的一声把枪掏了出来,顶在了市委书记的脑们上,“你再给老子说遍逃兵试试,信不信老子毙了你个狗娘养的!”

这可把旁边的政委吓坏了,连忙夺下枪,安慰道:“老李,消消气,别跟那狗日的计较!”听得省领导直摇头,唉,这批军队领导都是越战下来的, 那牛脾气,就没得说了。


(六)惨绝人寰的往事


接下来,市委书记被“双规”了,而老蔫和菲菲则随着姐夫被军队的人带到了北京。

当他们被带到一位位老将军家中的时候,老蔫第一次见识了自己姐夫真实面目,几乎每一个老将军都有和姐夫的合影,照片上的姐夫真是气宇轩昂。

来到杨得志杨老家时,一直呆呆的姐夫看到杨老——他的老上级,竟回忆起了什么,行了个军礼,并喊了声“首长好。”(杨曾任对越反击战最前线指挥官)把杨老高兴得老泪纵横,拿出了与老蔫姐夫的合影,令众人意外的那是一张三人照,另一人就是菲菲的姨娘。

老蔫第一次看到了自己老婆姐姐的样子,很像,她们姐妹俩和菲菲三个人彼此都很像,但菲菲姨娘的气质最好,仅仅是张照片就让人的眼睛不忍离去。那样的女子真是不忍心有丝毫冒犯和侵犯,要不是亲眼所见,都无法想象世间竟有这样的女子存在。

众人都被照片吸引了,谁都没注意到老蔫姐夫的神态。他呆立了半天,渐渐地回忆起了什么,却又抗拒着不想回忆,身体抖动起来,最终无法忍受,一把将照片夺了过来,眼睛贴着照片看了许久,嘴中发出“呜呜”的声音,渐渐变大,最终嚎啕大哭起来。

让老蔫无法相信,一个大男人会这么大声的哭出来,哭得这么肆无忌惮,哭得肝肠寸断,因为就他目前了解的情况来说,姐夫应该是个铁汉,钢铁铸就的特种兵战士。接着,司令员、政委、杨老也跟着哭了出来,同样的大声同样的肆无忌惮......

老蔫一家就暂时住在杨老的家里,杨老对菲菲很是疼爱,因为他以前一直把菲菲的姨娘当自己女儿看待的,菲菲也就能自由出入杨老的书房,那是一个有着温暖春风的午后,菲菲准备找些书看看,她一进书房就被桌上一本发黄薄册吸引。

那是一本内参,有些年头了,没有标题,一开始就是一个人的简历:

“熊卫,父:熊征;母:汪冬梅。我党历史上著名的夫妻烈士……曾任国家领导人周恩来的贴身卫士。

在越南自卫反击战中,面对越共特工部队渗透袭击,军委决定组建精锐特种部队“战神”,以打击越共猖狂气焰,熊卫被抽调任命为该部队第一任大队长。”

看到这儿,菲菲便知道讲的是她姨父了,她便接着往下看了下去。

“由于出身在武林世家,熊卫擅长传统武术格斗,迅速培养出一批身手敏捷的特种战士。特种部队“战神”的战士往往能在伏击战中一瞬间徒手干掉越方三名特工,该部队大队长熊卫更被越方称为“铁腿死神”,以至,越方不可一世的特种部队往往要躲着我军特种部队行动,在被我军特种部队连续无情打击后,越共便迁怒于我军其他部队,便发生了骇人听闻的“野战医院惨案”。

一天,越军特种部队袭击了我军的野战医院,残忍地杀死了我方数百名伤兵和医生,并掳走了所有的护士。 越共以极其残忍的手段折磨我军女战俘:锯掉四肢,让她们仅能像海豹一样蠕动,以此取乐。

当她们绝食求死的时候,越军就强行注射葡萄糖,以便慢慢地折磨她们......

这,便激起了我军特种战士更大的怒火。

在随后数天内,我特种部队在大队长熊卫的领导下对越共进行了疯狂打击。据不完全统计:越军5 个师级以上高级指挥部在一星期内被清除。

当越共得知其中一名护士正是特种部队大队长熊卫的妻子后,便采取了针对性的报复行动:以熊卫妻子性命作为要挟,让熊卫单人赴死局。

当熊卫一人赴约赶到时,他的妻子已遭毒手,死状惨不忍睹。

据越军俘虏交待,一切兽行都是在阮开次子亲自下令干的,在报复和要挟无望后,越共把无限的愤恨全都出在了中国女战俘身上了;他们运来一桶桶蚂蟥,将被锯掉四肢的“海豹人”一个个放入桶中,直至蚂蟥全部钻进中国女战俘身体......

不敢想象,她们死的时候是何等痛苦。

当我军特种部队攻占该据点的时候,看到的仅是一具具失去四肢肿胀不堪失去人形的尸体,特种战士们都傻了,他们没有想到自己善待俘虏换来竟是战友被这样对待,都抱着尸体哭了一夜。而熊卫抱着自己残缺不全的妻子,哭了一天一夜。之后,他神秘失踪了……

(七)勇者无敌


菲菲再也看不下去了。她扔下书时,已泣不成声。她终于明白姨夫为什麽一天到晚跟着自己,那是因为她和姨妈长得太像了。

当天晚上老蔫也知道了,他在那儿呆立半天,这才明白为什麽老婆一见到姐夫就哭。

杨老拿了另一份内参给他俩看。

这一份是越南特工投诚过来后交待的材料。此人,越南籍,男,原是阮开的卫士,阮开集团下台后,向我国主动投诚。下面是他交待材料的一部分:

“战神”大队长熊卫的事在我们特工间一直流传,开始我们都不服中国的“战神”部队,都想上去和他拼一把,毕竟美国的特种部队遇到我们也只有败的份。

但到后来,越来越多特工部队被“战神”打掉了,高层就害怕了,不敢把特工部队拉上去硬拼,关键是中国人“手太重”,打起来,吃亏的总是我们。

熊卫的名字我们也就听多了,对他又恨又怕。但,我们卫士中身手好的还是不服气,却也没办法单挑啊。袭击医院那是违反《国际公约》的事,但当时我们特工队伍被中国的“战神”部队压制着打,上头是为了出气才这麽干的。

但没想到那次竟抓到了熊卫的老婆,把阮开也惊动了,还派了他的小儿子亲自负责,还抽调了我们卫士组的人。准备去伏击 熊卫。我们都以为他这次是有来无回。可是,连续去了几批人,都没回来。也就没人再敢去了。阮开次子便将那女的“放了风筝”(剖开腹腔,取出肠头拴在高处将人扔下,人在下落的时候,内脏被一一扯出而死。)

再后来,中国“战神”部队不断地渗透,好几个高级指挥部都被端了,谈到“战神”和 熊卫,人人变色。

有一天晚上,正好我当值班,贴身护卫阮开。正当阮开的一家人都在吃饭的时候,门无声无息地开了,当我们都往门口看的时候,一个中国男人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出现在了阮开的旁边,并挟住了阮开,勒令我们把枪扔出门外。

当时,我们屋里共有十几个卫士,在屋外,我们也还有三百多卫士。那是越南最精锐的特工部队。真不敢想象他是怎麽进来的!

当枪扔完后,他就用越南语问我们谁是阮开的次子,我们都没敢说。

就在这个时候,他被巨蛇缠住了。那是两条受过专门训练的蟒蛇,专门护卫阮开的。我曾看过这两条蟒蛇活生生地勒死过一头水牛!

我们都以为制住他了,阮开的次子就站了出来问他是谁。 他说他就是 熊卫。要为自己的老婆报仇。

我们都笑了,蟒蛇越缩越紧。就在我们以为他死定了的时候,蟒蛇竟被他用手撕裂了!我们以前得到情报说他是惯用腿的,没想到他的手比腿还厉害,那可是两条巨蟒啊!没有枪,我们十几个卫士就上去硬打了。

当时,我们都以为他是潜进来的,而没想到他是杀光了外面所有的人才进来的!谁会相信啊?300多最精锐的特工被一个人杀得片甲不留!

没想到上去几个就死几个,一脚一个,干净利落!

我们一看就知道不妙了,赶忙护着阮开从暗门走了。 阮开的次子没来得及走掉。暗门关上的那一刻,大厅里就剩下他俩了,熊卫的眼神我瞥见了,那就是死神呐!

第二天,等我们回去的时候才发现,外面的300多卫士全死光了,阮开次子的尸体却找不到。最后,清算尸体的时候,才发现多了块肉泥,堆在某个墙角。这时我们才注意到那面墙上全是肉沫和血迹。

看了这情景,没有不吐的。那天的当值的卫士后来大都不干了。阮开听说了他儿子死的惨状,也就被吓出病来了。

老蔫看完后,默然无语,杨老缓缓地说道:“当时,我们看到内参的时候,军委的很多同志都哭了。你姐夫的父母是我们党一对著名的烈士,再加上你姐夫俩口子,唉,伤心呐!你姐夫后来就没了音讯,不知生死。我们部队在边界找了近10年啊,没办法,最后中央秘密地开了、一个追悼会。”

“前几年,邓大姐临走前,曾捶床长叹她平生的遗憾。其中就有没能见到你姐夫的遗体,不知他的生死。邓大姐是这样说的:‘他父母为党牺牲,他夫妻俩为国捐躯,他爷爷还曾救过我们的同志。对这个家庭,我们党亏欠的实在是太多了!”(八)还是平凡的人


几年后,菲菲在大学里谈了个男友,带回来见家长。中午,饭桌上,菲菲说道:“夏陨,给姨父敬酒啊。”

菲菲的男友斟满了酒,敬上。

“怎么是水啊?”熊卫问。

菲菲望着头发已经花白了的姨夫,含着淡淡忧愁与伤心的回道:“这不是水,这是你和姨妈爱情的眼泪!”





1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