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教父杜月笙 涉势 第十三回 出奇招一箭射三雕 1

周伟光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4.html[/size][/URL]  就在杜月笙夺回鸦片之后的一星期,上海法租界接连爆出了几件抢烟土大案。各帮烟商与流氓连连火并。劫“土”的流氓一经得手便逃遁无踪。有的说是一批英租界的帮头,有的传闻是十六铺的黑道朋友,众说纷纭,搞得总探长黄金荣束手无策。黄金荣极为苦恼,生怕这会砸了他的金字牌子。   这天,黄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4.html


就在杜月笙夺回鸦片之后的一星期,上海法租界接连爆出了几件抢烟土大案。各帮烟商与流氓连连火并。劫“土”的流氓一经得手便逃遁无踪。有的说是一批英租界的帮头,有的传闻是十六铺的黑道朋友,众说纷纭,搞得总探长黄金荣束手无策。黄金荣极为苦恼,生怕这会砸了他的金字牌子。

这天,黄金荣受了法捕房的训斥,回家后,对谁也看不顺眼,无缘无故地对着佣人大发脾气,骂这个是“饭桶”,骂那个是“混蛋”。一时把黄公馆闹得鸡犬不宁。

林桂生见乱了家政,也不客气地顶撞起老公来:“你今天怎么啦?什么事犯了你?在家里耍威风?”

“我心里烦死了!”见了老婆,黄金荣却一下子软了起来。

“怎么回事,你说说,我听听!”

“‘西探1号’又要换人了。法租界闹抢大烟,捕房限我半个月里摆平这件事情。”

“有办法吗?”

“能有什么办法?我根本抓不到一个人。”

林桂生闻听抢大烟,不由想起前几天半夜偷烟土的事来。

一天,大概是晚上八九点钟时候,有人气急败坏地从外面跑来,报告林桂生,说是有一宗货,装在一只大麻包里,已经得手,交给某人雇黄包车拖到黄公馆来了。

谁知断后的人都到了,问外面守门的,运货的人却不曾到,可能是出了什么岔子,请桂生姐快些派人去查。林桂生一听,勃然大怒。

黄金荣已经出去了,黄公馆里的保镖们都不在场。这是动家伙、拼性命的差使,一般在家打杂做工的都面面相觑,不说一句话。一时找不到人,林桂生担心出大事,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

后来还是杜月笙主动请缨,找回了烟土。

烟土虽追回,但毕竟丢了黄总探的面子,因此,林桂生严令府上人一律不准在黄金荣面前说起这件事情,现在,她想难道这偷“土”贼与抢烟风有牵连?想到这儿,林桂生后悔自己心太软,放了人,也断了眼线。

“你手底下的‘三光码子’都是干什么吃的,福生呢?”

“敢抢大烟的,不是小贼,有人,有枪,背后也有靠山,‘三光码子’有个屁用?”

林桂生眼珠一转,若有所思地说:“我保荐一个人给你怎么样?”

“谁?”

林桂生脱口而出:“杜月笙!”

林桂生推荐杜月笙,并非因为他有把握破案,而有着另一番意图,一来杜月笙头脑灵活,也许会爆出冷门,给老板提供线索;二来她有意捧杜月笙出道,得让他在黄老板跟前显显本事。所以,她推举出了杜月笙。

杜月笙则欣然受命。杜月笙在十六铺码头混过,首先派人找到了青帮“悟”字辈的同门兄弟,当年高高在他之上的“小八股党”四大金刚之一的顾嘉棠做了他的眼线,通过他杜月笙一下子就把抢烟土案件的内幕搞得一清二楚。

原来,自上海开埠以来,鸦片是英、法商人的重要买卖。只因上海是外国人的租界,非中国政府所能及,于是,烟土商们便将上海作为最大的转运站。鸦片烟由远洋轮自吴淞口运来,烟商们为避开军营与关卡,就在吴淞口将鸦片装入麻袋,抛入水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