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教父杜月笙 涉势 第十一回 讨欢心独抱师母腿 1

周伟光 收藏 0 17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4.html[/size][/URL] 杜月笙总是千方百计的寻找有利于自己的机会,所以他处事,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这一次杜月笙不但抓住了一个机会,还抓住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对他日后的飞黄腾达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她就是林桂生。   几个月后,他终于发现掌握黄宅大权的不是黄金荣,而是他的老婆林桂生。老上海都知道,黄公馆虽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4.html


杜月笙总是千方百计的寻找有利于自己的机会,所以他处事,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这一次杜月笙不但抓住了一个机会,还抓住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对他日后的飞黄腾达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她就是林桂生。

几个月后,他终于发现掌握黄宅大权的不是黄金荣,而是他的老婆林桂生。老上海都知道,黄公馆虽然姓黄,但真正的主人却是林桂生。林桂生是黄金荣从别人手里抢来的“压寨夫人”。

这重大的发现使杜月笙明白,只有抱住师母的粗腿,讨得她的欢心,才能有重用迁升的希望。从此以后,他便在师母身上狠用功夫,从每一个生活细节做起,去讨她的欢心。

林桂生每顿饭后,杜月笙就送上削得滚圆雪白的梨子或苹果;林桂生抽鸦片,他就打出不大、不小、不长不圆的烟泡;林桂生搓麻将,他在一边出主意使眼色,递毛巾擦脸。甚至林桂生洗完脚,他也会抱着那小脚丫修趾甲、涂趾甲油……当然这些只能是在师父不在家的时候才能做。

日复一日,苍天不负苦心人,半年下来,杜月笙终于博得师母的欢心。林桂生觉得这条小光棍既忠心又灵活,开始外派差使,叫他去黄金荣开的“共舞台”收盘子钱——戏馆里的前座和花楼包厢座位前,除香茗外还摆上果品,供观众享用,任你吃不吃都得付钱,而且价钱昂贵,这是一笔好收入,行话叫盘子钱。

接着,林桂生又派他到妓院去取月规钱,到赌场去“抱台脚”。

杜月笙收到这些钱款后,当即回黄宅,把款子如数上交师母,一分不差。经过一段时间的考验,林桂生把他视为心腹,把自己的私房钱由他去放“印子”——高利贷,并让他参加“抢土”的班子。

有一次,黄金荣把探得的消息告诉林桂生:有个南京大客商从租界买了5000两印度大土,分装10大包,打算由龙华周家渡上船,从黄浦江水路偷运到嘉兴去。

林桂生立即派人出动去抢烟土。当然,杜月笙也在内。

这是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徐家汇一带没有行人。一辆马车急驶而来,马蹄在石子路上发出“得、得、得”的响声。马车转弯,来到漕河泾,离周家渡几百米的地方,几根烂木头交叉横在路当中。

马车夫骂了一句“操娘的”,正要招呼座厢里的人出来搬开,话音刚落,只听“呼啦”一声,车夫脖子套进了一只绳圈,随即一拉,把他拖下车来。车厢里的人正要动作,几支手枪与匕首,对准了他们。

套绳圈的是杜月笙。他当年跟在“套签子福生”后面“抛顶宫”——抢别人的帽子,学了一手甩帽子的功夫。这功夫与甩绳圈相通,他一练就会,一会便精,现在终于用上了派场。

这次劫土的头头是一个叫做“歪脖子阿广”的头子。歪脖子阿广同手下人七手八脚地把四个押送大**车夫绑起来,然后从车上翻滚下几口酒坛子,一一敲碎,扒出包包烟土,各人用麻袋一装,扛上肩膀,一声唿哨,逃之夭夭。

半小时后,他们在徐家汇一间小屋里聚齐,一点烟土数目,竟多了两包。

阿广眼珠子一转,从袜筒里拔出匕首,把两包烟土切成八块,让每人拿一份。杜月笙呆在一边不敢去拿,歪脖子发狠道:“老板、老板娘要我们抢的是10包,这两包外快,弟兄们辛苦,分点香香手。‘莱阳梨’你怕什么,拿着!”

歪脖子阿广边说边把剩下的一块烟土,用纸包了包,往杜月笙手里一塞,接着又说:“我办事公平合理,每人一份。要是有人去师父那里打小报告,老子就再赏他个‘三刀六洞’。”

当抢土的一班人马回到黄公馆,林桂生已叫人在厨房里摆好酒菜点心,她自己端坐一张餐桌前等候着。

然后,林桂生让大家将麻袋里的烟土取出,一包包放在桌上,让她点数、过目。她十分满意,一面招呼大家坐下吃喝,一面挑出一包烟土打开纸包,叫杜月笙切成几份。她向几块烟土呶呶嘴,说:“这趟买卖干得漂亮,每人拿一份吧。阿广双份,吃完了休息。——月笙,把货送到我房里去。”

说完,她上楼去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