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4.html


杜月笙尽管入了青帮,找了靠山,但是入帮并不能解决吃饭问题。杜月笙从小东门出来后,天天在外和瘪三们混在一起,最后没饭吃时,就跑到恒大水果街的袁珊宝那里混口饭吃。

俗话说得好:“瓦片儿也有翻身的一天”,就在混到山穷水尽无路可走时,杜月笙遇到了救星,好运气终于来了。

一天,他在闲逛时碰到了一个老相识,此人叫黄振亿。他看见杜月笙游手好闲,不免为之可惜。于是他对杜月笙说:“月笙,你这样下去不是事体,假使你有心向上,我荐你到一个地方去,好吧?”

杜月笙懒洋洋的,抬起头来望他一眼,问声:“啥场子呀?”

“八仙桥同孚里,”黄振亿压低声音神秘地说,“黄金荣黄老板的公馆。”杜月笙一听黄金荣三个字,突然愣了愣神。

其实,早在几个月前,马祥生就给他讲了黄金荣的传奇故事。那还是刚入青帮的时候,杜月笙对陈世昌充满了敬佩,站在旁边的袁珊宝对陈世昌的训话,眼里闪着新奇的光泽。

但是,马祥生却好像并不在乎这回事。突然,他偷偷凑到杜月笙的耳边,操着常州口音道:“月笙,陈老头子只有牛皮功夫,不过是上海滩的小角色而已!”

杜月笙大吃一惊,呆呆地望着马祥生。马祥生闭着一只眼,开着一只眼,深讳莫测地说:“过几天,兄弟带你去同孚里黄公馆去开个眼界。”

心想着自己最近躲在小东门的烟花间憋得太久了,一听有开眼界的事情,杜月笙马上点了点头,答应同去。果然没过几天,马祥生来了,带着杜月笙去同孚里黄公馆见世面。

这个同孚里黄公馆的主人,就是声势显赫的上海大亨黄金荣。这时,黄金荣是法租界响当当的华捕总探目。黄公馆是幢灰色洋房,但是气派豪华,就好像是上海滩上有钱人的总统府。杜月笙涉世未深看着这幢高不可攀的宫殿,对在黄公馆里当差的马祥生肃然起敬了。

在路上,杜月笙迫不及待地问起黄金荣的来历。

马祥生在黄公馆里打杂,耳闻些内情,自然要在师兄弟面前显显能耐了。他唾沫四扬,滔滔不绝地讲起了他所知道的一个个传说。

黄金荣的发迹同样富有传奇色彩。

黄金荣在孟将堂做杂活时,仍然是过着半饥半饱的生活,后来,他母亲又托人把他送到城隍庙一家裱画店当学徒。这家裱画店开设在豫园路环龙桥下堍,名叫“萃华堂裱画店”。

黄金荣做学徒期间很认真。每月拿月规钱400文。做了3年学徒,出师后,师傅又留他站了两年柜台,他虽然能任劳任怨,但是收入也不多,生活仍然清苦,谈不上供养母亲和弟妹,母亲仍靠洗衣服维持生活。黄金荣在萃华堂一共度过了5个年头,除学了些正规的裱画手艺以外,还学会了一些以假充真、偷梁换柱的技巧。

不久,法租界扩充管辖地区,捕房公开招考华人巡捕,黄金荣闻讯立即报名投考,结果被录取为三等华捕。但是,马祥生所说的“贵人”并不“贵”,他是黄金荣一个邻居陶婆婆的儿子,刚从上海中法学堂毕业,进入法租界捕房充当翻译,陶婆婆就叫她儿子在捕房内打了招呼,因此,金榜题名。

捕房此次招考共录取20名华捕,后来改组成侦缉队,陶翻译推荐黄金荣做领班,人称“二十股党”。

黄金荣当了法捕房“包打听”,被派在十六铺码头一带管理治安,在这里他地熟人熟。于是破案有功又升了官。

为了获得巡捕房的信任,黄金荣玩起了花招,他一面布置一批喽啰走卒,约好某月某日在什么地点作案抢劫,一面叫另一些喽啰走卒到法租界巡捕房向他“报密”,他再向法国警探报密,这样使他能掌握带人破案的主动权。到了约定的日期和地点,原来约好的一批喽啰果然在进行抢劫时,便被黄金荣亲自带领、化装埋伏的侦缉队一网打尽。

这些盗匪被关进捕房后,黄金荣又在捕房内打点,一一陆续释放出来。法捕房的徐总探看到黄金荣连连破获盗窃案件,对他很重视。他就是这样玩弄“贼喊捉贼”、“假戏真做”的手法,渐渐地在巡捕房有了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