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往昔,中越划界18年:陆上尘埃落定,海上还会更难

每一天为明天 收藏 1 1913
导读: [img]http://img0.itiexue.net/1317/13170912.jpg[/img] 网上流传的中越北部湾划分示意图 南方周末资料图 2009年11月18日,历经长达18年的谈判和勘界,中国和越南的代表在北京签署了《中越陆地边界勘界议定书》及其附图,《中越陆地边界管理制度协议》,《中越陆地边界口岸及其管理制度协议》等三个文件。至此,除了最后一个“难啃”的骨头中印边界,中国陆地边界的谈判与勘定工作接近完成。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的中越问题专家,曾经的


回顾往昔,中越划界18年:陆上尘埃落定,海上还会更难

网上流传的中越北部湾划分示意图 南方周末资料图


2009年11月18日,历经长达18年的谈判和勘界,中国和越南的代表在北京签署了《中越陆地边界勘界议定书》及其附图,《中越陆地边界管理制度协议》,《中越陆地边界口岸及其管理制度协议》等三个文件。至此,除了最后一个“难啃”的骨头中印边界,中国陆地边界的谈判与勘定工作接近完成。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的中越问题专家,曾经的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越南语一级播音员潘金娥对南方周末记者评价说:中越完成陆地边界勘界,是一个“大的突破”,但是海上边界,尤其是南海问题依然“分歧较大”。新华社发布的官方通讯也表示,中越两国未来外交谈判的重点,将是解决依然无法达成一致的“南海问题”。

明年则是中越建交60周年,在如此时间点之上,中越这两个社会主义邻邦,终于从冷战时代最后的阴影走出,拥有了一段无论在地图上还是在国土上都已经没有争议的稳定边界。


法卡山、老山、者阴山归属

2006年,法卡山主峰3号高地上重新树立起新勘定的1156号界碑。南方4号,5号高地也正式归还越南;老山以主峰4号高地为界,中国退回4号高地以北,据有1,2,3号高地。

老山,者阴山,法卡山——中越边境最具标志性也最具争议性的三个地名,随着《高山下的花环》等一批文艺作品,成为曾经的中越两国间的军事摩擦的注脚,进入无数国人的记忆。由于1979年的中越战争,以及随之而来的几乎持续整个80年代的中越军事摩擦,中越两国陆地边界之间的军事对峙,一直持续到90年代中后期。甚至直到去年,中央媒体依然在报道中国边防部队在法卡山进行“战备演练”。

测绘系统的专家介绍说,根据我国现行相关保密规定,比例尺为1比100万以下的地形图,乃至近年来缔结的边界条约的详图都不公开。因此,中越之间的边界条约尽管早于1999年就已签署,但具体到牵动人心的老山、法卡山等阵地的归属,依然无法查证——中越之间的有争议领土仅为227平方公里,这在长达1350公里的边界线上零散分布,即使有所得失,根本无法体现在目前公开发行的地图上。这也使得近年“老山全部划归越南”、“法卡山划归越南”一类传闻不断在关心中越边境划界的网民中传播。

而接近云南、广西两地的边防部门的人士亦向记者证实,所谓“老山划归越南”、“法卡山划归越南”的传闻,皆是在中越边界勘定过程中,中方撤出前出阵地,或着从山头回撤至山腰营房的过程中,“被误解”。

以法卡山为例,这个曾经被命名为“英雄山”的著名山头,位于广西凭祥的上石镇。实际上由西北向东南5个高地组成。其主峰为3号高地,海拔511.3米,其上曾经竖立中越传统边界26号界碑,为中越边界的重要“骑线点”,中越两国“一人一半”,北方1、2号高地属中国,南方4、5号高地属越南。1980年“拔点作战”之后。中国控制了从南往北全部5个高地。随后的“抗反”战斗主要集中在三号高地及其南部的4,5号高地。而在2006年,3号高地上重新竖立起新勘定的1156号界碑。南方4号、5号高地也正式“归还”越南。

同样,老山全线共7个高地,主峰为4号高地,也为中越传统边界“骑线点”,“两山(老山,者阴山)轮战”以后,中国也一度占领老山几乎全部高地,目前也已经退回4号高地以北,据有1、2、3号高地。对于靠近老山的者阴山,同样是以主峰为界一分为二。

目前,尚无法确证解放军于何时撤出老山、法卡山,者阴山等重要敏感地区的争议阵地。但可以确定的是,目前老山、法卡山的前出阵地都已经废弃。边防部队都回到中国一侧的山脚下,目前尚未移交武警边防部队,而由相应省份军区边防部队驻守,各山头主峰除界碑之外,仅有边防巡逻,并无常备阵地。


18年,从地图到国土

边界谈判历时8年,实际勘界历时10年。最终:双方有争议的227平方公里土地,越南得113平方公里,中国得114平方公里。

随着时间推移,军事阴影散去之后,中越关系正常化的相关细节逐步披露。勾勒出中越两国从1991年开始恢复接触以来为解决陆地边界问题所经历的18年漫长历程。《李鹏外事日记》透露,苏联解体之后,越南方面主动寻求恢复中越关系,并与中方驻越南大使联系。而时任总理李鹏“在向邓小平同志汇报”之后,在1990年8月27日,和江泽民一起在成都秘密会见了越共中央总书记阮文灵和部长会议主席杜梅。而阮文灵于会议上发表了长篇讲话,表示将“尽快解决柬埔寨问题”,而重点则放在“中越关系正常化”上。

其间,双方经过数轮秘密谈判。新当选的越共中央总书记杜梅于1991年11月5日正式访问北京。实现了“中越关系正常化”。在此次访问中,中越双方签署了有关中越边界问题的第一个文件——《关于处理两国边境事务的临时协定》。该文件第一条第一款即规定:双方须按现在边界实际情况进行管辖,任何一方不得人为地改变这一边界实际情况。这不影响将来两国的边界谈判。会谈结果也包括尽快开始两国之间的边界谈判。

今年出版的前外交部长唐家璇回忆录《劲雨煦风》对1991年到1999年中越恢复外交接触到最终达成边界谈判的外交经历亦有专章叙述。

书中透露,1992年,中越两国分别设立国家级代表团,商谈边界协定问题。唐家璇即被任命为中国代表团团长。而不同于中国和许多领国的边界纷争。尽管边界军事对峙,但中越陆地边界实际上是“已定界”,“它是在中越之间历史形成的传统习惯线基础上,由中国清朝政府和作为殖民当局的法国政府于19世纪末通过《续议界务专条》和《续议界务专条附章》等15个划界和勘界文件划定的。”

中越两国的边界谈判,就基于这些传统界约。1993年10月,两国签署《关于解决边界领土问题的基本原则协议》。对未来包括陆地边界、北部湾甚至南海问题都提出了基本框架。随着北部湾和陆地边界的确定,目前,该协议依然规定着中越南海问题谈判的基本框架。

但从1993年开始到1999年,谈判并无进展。直到1999年2月,时任越共中央总书记黎可漂访华,与江泽民总书记共同发表声明,必须于1999年内签订陆地边界谈判。越方才于当年10月25日最终决定接受中方的“一揽子解决方案”。“双方谈判工作人员在20天的时间内,密切合作,夜以继日,最终就中越陆地边界全线走向和边界条约草案全部条款达成一致,并完成了条约文本和附图的制作。”

1999年12月初,朱镕基访问越南,12月30日,中越终于签署了《陆地边界条约》及其附件,这是1999年的最后一天。正是这份协议最终确定了,双方有争议的227平方公里土地,越南得113平方公里,中国得114平方公里。

但谈判所得的边界条约,仅仅是地图上的“红线”。条约中也规定,“本条约所述两国陆地边界用红线标绘在经双方共同确定的比例尺为五万分之一的地图上,在边界线叙述中所用长度和面积均系从这些地图上量取的。上述地图附在本条约之后,并作为其不可分割的部分。”而“缔约双方决定成立中越陆地边界联合勘界委员会”,完成“实际勘测,竖立界碑工作”。

而这项具体的勘测工作,主要交给了国家测绘局的直属测绘局四川省测绘局完成。四川省测绘局办公室负责新闻宣传工作的徐家成介绍,具体的测绘工作当然辛苦。尤其涉及领土主权问题,中越双方的具体勘测人员都“寸步不让”,“他们和我们一样,领土问题都非常坚持。上千个界碑,每一个都要据理力争。”

据统计,在整个谈判勘界过程中,中越双方共举行了14轮政府代表团的会议,34轮联勘委的会谈,14次专家组的会晤,竖立了2000块界碑。

徐家成介绍说,在勘测上,“越南方面的技术实力不如我们,甚至很多还是武汉测绘学院毕业的,是我们的徒弟。比如数字成图啊,卫星遥感啊,这些基础数据,都要依靠我们的技术。但他们又不相信我们,怕我们做手脚,而真要到了双方专家组会谈时,每一个决定都要请示领导,专家组只能提建议,又做不了决定,于是,进展自然缓慢。”

本计划3年完成的勘界工作,到2005年,尽管采取“先易后难”的策略,尚有野外勘测的50%、室内作图的95%没有完成。

也正是2005年10月30日,胡锦涛总书记访问越南,中越再次发表联合声明“必须于2008年完成中越勘界工作”。当年,国家测绘局将12个勘测组扩编为14个,再配合广西云南两地外办的工作人员。如同边界谈判一样,联合勘界也陡然提速,2008年12月,中越联合勘界组终于完成了全部界碑的竖立。



陆地解决了,海上才是最难的

在陆地勘界完成之后,中越双方已确定同意启动制定指导解决中越海上问题基本原则协议的磋商。但“不是短期内可以看到确定的解决方案”

长达18年的中越边界问题谈判,一直由外交部牵头,分别成立陆地边界联合工作组、划分北部湾联合工作组和海上问题专家小组。目前,这些小组的人员都主要并入外交部新成立的边海司。其中,划分北部湾联合工作组的中方谈判组组长薛捍勤目前担任中国驻东盟大使,陆地联合勘界中方组长欧阳玉靖目前则担任外交部边海司副司长,分管陆地边界事务。

除了陆上边界谈判以外,中越的海洋边界谈判也是一波三折。其中亦涉及对中法界约,尤其是其中所规定的“茶古线”的不同理解。也涉及历史上各自疆域内飞地的处理:越南战争期间,中方曾主动将中国人长期定居的白龙尾岛移交给越南,作为河内的空防前哨阵地,而越南也曾承认长期归属越南的中国境内“京族(越南主体民族)三岛”属于中国领土。由此引发了一系列北部湾划界争议。

2001年,中越完成了北部湾划界协定的签署。北部湾最终的划界,基本采纳了中方提出的两国在北部湾总体政治地理形势大体平衡的观点,按照越南外长阮颐年提供的材料,最终中越各得北部湾面积的46.77%和53.23%,越方未再坚持以白龙尾岛等岛屿为基点,最终白龙尾岛只享有12海里周边领海和3海里专属经济区,而另一座离越南陆地13海里、属于越南的昏果岛,则在划定大陆架、专属经济区时只享有50%效力。

实际上,越南已经是中国重要“盟友”。在全世界参与WTO的国家和地区中,越南是除港澳以外,极少数承诺不对中国引用中国入世承诺的15、16条款,也就是最近几年各国对华“反倾销调查”,“征收特保税”所引用的两个条款。2008年,中越更是确定“建立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中越两国贸易额也连年攀升,在涉及争议较少的北部湾和陆地边界问题上,越南方面最终都采用了中方所提出的方案。但涉及到南海问题,双方领导人都曾在各个场合表示,因为争议实在太大,又涉及其他国家的领海主张。只好“搁置争议,共同开发”。

在11月18日中越陆地边界勘界文件签字仪式之前,中国外交部副部长武大伟与越南副外长胡春山就两国陆地边界和海上问题举行会谈,双方已确定同意启动制定指导解决中越海上问题基本原则协议的磋商。

陆地联合勘界中方组长欧阳玉靖曾公开向媒体表示,中国目前的边界谈判与勘界工作已经接近尾声。目前剩下的陆地边界问题中,只剩下最难解决的中印问题,因为涉及阿奴恰尔邦和麦克马洪线以及中印战争,目前尚无法看到两国解决这一边界问题的希望。但在海域方面,南海、东海的最终划界,涉及国家众多,“不是短期内可以看到确定的解决方案”。



没想两年后,局势变得一触即发。但个人看来,还不到爆发战争的地步。外交角力还将会是处理事件的最终手段。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