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战鳄 正文 第七章 地狱宝岛

毒口水 收藏 0 3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9.html


孔有德上前拜倒,道:“师父。”

慧目扶他起来,笑道:“好,作得好。你的表现我很满意。”

孔有德道:“都是师傅传授的武功厉害。”

慧目笑道:“我不是夸你的武功好,我是赞你能够放下仇恨,原谅别人,这件事作的好。虽然佛祖有因果之说,但是没有一个头脑正常的人会收一个残害前任师父的人作徒弟。如果你真的重伤这位马师傅,那你将永远见不到我。”

孔有德心下一寒,道:“弟子受教了。”

慧目道:“此地距离浮水洲岛三四千里,一路走来不能放松修练。那边有绑脚沙袋,空心石锁,你去向主人家讨上一讨,看看可否送于你?”

孔有德尚未开口,大少爷先回答道:“你若喜欢尽可取去。”

孔有德上前道:“师父,你要我拿多重的?”

慧目道:“十斤重的沙袋两个,绑腿上;空心石锁二十斤的两个,提手里。”

孔有德惊叫道:“师父,这加起来就是六十斤,我走几百米还行,怎么走得了三四千里?您还说过,练武练得太狠会伤及自身,怎么现在又不算数了?”

慧目道:“我就是要通过艰苦的训练来提高你的耐力。另外我会一边走一边教你行走运气之法,保证你不知疲倦。途中再去买些草药给你调理身体。到得浮水洲岛你的轻功就应该有些根砥了。”

孔有德大喜,二话不说,将沙袋绑在腿上,提起石锁,道:“可以出发了,师父。”

慧目同他并肩前行,指点他如何呼吸运气,如何迈步发力。孔有德依法照作果然步履轻快很多。走得两里多地,累得坐在地上道:“师父,我实在走不动了。”

慧目道:“没有我的同意,不准休息。立即站起来。”

孔有德咬牙站起,正欲哀求。听得慧目道:“你能走这么远已经很不错了。现在休息一会儿。我来拿着石锁。走吧。”

孔有德问道:“您不是说休息一会儿吗?”

慧目道:“休息就是减轻负担继续前进,并不是让你坐着不动。”

孔有德心中大骂,可是想到吃尽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要想像师父一样,拥有一掌击飞大树的力量只有苦练一途,自己头一天就受不了,那以后就不用活了。

走得四五里,慧目又将石锁交给孔有德,等他走不动时再接过来。笑道:“你有万里挑一的资质,蕴藏着超乎寻常的潜力。可是你要想到,天下人口何止一亿,其中资质在你之上,同你差不多的少说也有一万人。你如何能够赢过他们?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艰苦绰绝的训练,吃更多的苦,受更多的累,流更多的汗。佛祖有云:‘一分虔诚得一分利益,十分虔诚得十分利益’。师父的责任就是驱使学生拿出一百分的虔诚,争取一百分的利益,凌驾于所有人之上。”

走到中午,孔有德已经是筋疲力尽、饥饿难耐。慧目找了一家饭店,要了一桌子的鸡鸭鱼肉。孔有德问道:“师父,你们出家人不是戒酒戒荤吗?”

慧目笑道:“我们少林弟子得蒙秦王李世民天恩,不戒酒肉。有道是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的留。吃吧。吃饱后,咱们找个地方休息,睡午觉。”

一听到睡觉,孔有德险些乐晕过去。他双手颤抖拿不得筷子,只得以双手捧着鸡鱼胡吃海塞一番,跟着师父来一棵大树下,铺开坐毡,就要躺下。

慧目道:“不准躺着,要打坐,像我这样。”

孔有德怒极,道:“师父,我快要累死了,你饶了我吧。”

慧目道:“现在我教你迅速恢复体力的方法,有多少人想学我还不教呢!”

孔有德闻言大喜,道:“快速恢复体力的方法。那您快教我。”

慧目将《少林混元功》心法截一段念于他听,孔有德听得十几遍方才记住。慧目将那内功心法一句句的讲解剖析,反复指明种种呼吸、运气,吐纳、搬运的诀窍、误区。孔有德依法照练,不到半个时辰,酸麻肿胀的腿臂,颤抖麻木的手掌居然尽复旧观,比以前更有力量。重担突卸,全身说不出的舒服愉悦。孔有德站起来身来,走得几步,活动活动肢体,更觉轻盈似羽、飘飘欲仙,滋味无穷,细细品味身体的美妙感觉,道:“师父,你教的法子真厉害,现在我的身上一点都不疼了。咱们出发吧。”

慧目道:“现在睡一会儿吧,半个时辰后出发”。

这一次孔有德足足走了四里路方才不支。他心中兴奋莫可名状:“我只一个上午就将体力提高一倍。师父的训练方法果有奇效。”

晚来休息,慧目开出药方,命他记牢,自己去抓药煎熬,内服外甫,用以舒筋活血,更加教他按摩针炙,进一步解除疲劳激发潜力。特别命他即使睡觉也不可以解下沙袋。

如此过得两旬,孔有德不需师父接力,手提石锁一天到晚大步流星。

慧目甚是欣慰,他已经将速度提高两倍,成年壮汉赤手轻装尚难企及,九岁男孩居然一步不落,实乃异事。之后,石锁中开始添加砖头,增加重量。

浮水洲岛地处南海西北隅,地势低平,孤悬于烟波浩渺的北部湾的中心。千百年来,中国渔民在以该岛为中心的北部湾渔场劳动、生息。风雨云雾,日月晦明,该岛总在中国渔人的视野里,浮水洲因而得名。

该岛近岸浅海为片礁海底,宽广辽阔,盛产鲍鱼,又被称为海鲍岛,音转而为海宝岛。每年6月至8月,都有数百人上岛采捕鲍鱼,就地加工,平日里岛上只有慧目一人,现在多了一个孔有德。

岛呈椭圆形,东南角似乎被人抠走了一大块扁圆形的陆地,可是抠得又不是很干净,靠海一边留下了两条狭长的半岛,像手臂一样将这个凹陷围成了一个小小的内海。

浮水洲岛东西长近10里,南北大约4里。岛西、南部为平坦沙质土地,东北部为百草丰茂的山岭,最高可达几十米,慧目的房子就建在那上面。平坦之地开垦了一些耕地,数月未曾管理已经接近荒废。

孔有德很快熟悉了自己的学堂,对于从来没有见过大海的他而言,这里到处充满了新奇。可惜很快他就没有了游山玩水的闲雅心情,因为慧目变得比阎王还要可怕。

到来的第二天,师父带他拜过三丰祖师,正式收入门下,列为武当弟子。

出得门来,慧目道:“徒儿呀,我们习武之人,讲究要想打人,先学挨打。要扛得住揍,就要练就一副铜皮铁骨。”

孔有德得意道:“是的师父,我在山东的时候每天都同牛相扑撞击。”在身上连击几拳,道:“身子同黄牛一样硬。”

慧目笑道:“是吗?”五指伸开,在他身上轻轻一按。犀锐劲力透骨而来,孔有德像是被钢锥铁钯刺中,长声大叫,窜出一丈多远。五个通红的指印绳勒火炙一般深深印在手臂上。

慧目笑道:“我只用一成不到的力量。当今天下有如此功力的不下千人。随便哪一个都可以轻轻松松撕裂你的身体。”

孔有德道:“那您就赶快教我吧!”

慧目道:“今天第一课,是从这里滚到山脚。”

孔有德大吃一惊,道:“师父,这山上连路都没有,除了又坚又硬的石头,就是扎人划人的野草,走着下山都费劲。你要我滚下去,那我肯定没命。”

慧目道:“死了算你命苦,死不了你刀枪不入。”

孔有德心道:“若无相当把握,师父不会要我进行自残式的训练。为了刀枪不入,拼了。”道:“师父,这个滚山坡一定有技巧的,你告诉我。”

慧目道:“技巧当然是有的,只是现在说了你也无法理解,先去试上一试,吃些苦头,知道其中的难题在哪里。然后我再教你应对之法。”

孔有德当即躺下,听慧目道:“这条路,你大师兄、二师兄、三师兄、四师姐都滚过,现在轮到你了。”

孔有德吼道:“我不会比他们差。”

这条路可真不是一般的难滚,那些平时不起眼的小石头,现在可硬得不得了,一个个支楞着棱角,显得非常锋利,扎得孔有德哭爹喊娘。那些野草也不客气,叶子上都是带毒的倒刺,孔有德露在外面的皮肤很快红肿的跟猴屁股一个样,又疼又痒。

慧目道:“把衣服脱光,免得挂烂了没有地方买去。”

光天化日脱得一丝不挂,太也难为情。孔有德求饶道:“师父,能不能给我留条短裤?”

慧目道:“岛上只有你我两人,害什么羞?不行。”

没有了衣服的保护,小石头更加显得坚硬如铁,锋利如刀,毫不留情的在他身上扎来扎去。遍地的野草趁机落井下石,数不清的叶子,肆无忌惮的将百十倍的毒刺送进孔有德娇嫩的身体。

不到三个骨碌,孔有德身上就没有好地方了。全身不是土,还是土,肿得珠圆玉润,没有一丝皱纹,红洞洞的皮肤就像是扒了皮的叫化鸡。

慧目笑道:“如此这般,你是人到山脚命归西。听好了。气沉于渊,力凝丹田,气须鼓荡,神宜内敛。你运气之时,须得气自我运,虚实分明,要用意不用力,随人而动,随屈就伸,挨何处,心要用在何处。”

孔有德悟性极高,稍一思索,点头道:“师父,我懂得了。”真气流转,返至丹田,意由心生,端的是挨哪里气运在何处。不似先前,全身布防,全身受损。开始并不熟练,依旧钻心似的疼,过了数丈,心思渐活,真气鼓荡,痛苦大减。滚得更加迅捷。

慧目道:“停,再滚就要到海里去了。穿上衣服,咱们绕岛走动走动。你一定要跟上我的步伐,不然晚上没有饭吃。”

浮水洲岛地势低洼海滩稀烂如泥,涨潮时很多地方都被海水淹没,退潮后露出滑不溜手的水藻岩石。慧目专选这些不好走的地方,他轻功了得,踏雪无痕、钉上站人,这些小障碍根本不放在眼里,脚步轻盈,直如凌虚御风。孔有德发足狂奔,算是倒了大霉。沙滩还好说,虽然埋到脚面,毕竟比不上手提石锁长途跋涉。那水藻岩石就不同了,站在上面直打滑,坚硬的石基被海水侵割的奇形怪状、棱角分明,挌得脚底都血泡,摔上一脚更加惨不忍睹,每走一步都疼得钻心,到后来连撑地的手掌都被摔得光滑溜圆。

孔有德叫苦连天,不敢剩下,一路连滚带爬自后疾追,心道:“师父说我是万中无一的习武奇才,练上一天,顶得上傍人半个月,为什么还要这么拼命?”听慧目不紧不慢道:“有德,全天下拥有万中选一资质的好材料大概有一万人,你可知道为什么江湖上的一流高手只有四五十个?”

孔有德答道:“我不知道。”

慧目道:“他们当中有九成,终其一生都没有接触到武术,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长处是什么。只有1000人学到了武术,可惜又有一半对这个没有兴趣,主动放弃了,又或者好逸恶劳,流入平庸。剩下500人个个吃苦耐劳,只是一大半运气不好,被无能的师父教成了废物。现在还剩下的200多人。只要是人,他就不可能一出生就是顶尖高手,只能在名师指导之下长年累月、循序渐进,一步一个脚印,由庸手向高手慢慢挺进。江湖风波恶,门派之间彼此残杀,同门之间相互陷害,不知道有多少少年才俊因此夭折。所以每一代中只有不到100幸运儿达到了一流之境。他们艺成出师之后首先要打败同一代的翘楚扬名立威,然后向成名已久的父辈祖辈挑战,刀兵一起,双方必有一人或死或伤。惨烈的竞争使得那些练功不努力,一心投机取巧的人黯然退场,残遭淘汰,只有极少数吃大苦、受大罪,刻苦用功者成为了最后的强者。我的孩子,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孔有德道:“弟子明白了,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要想拥有最强的力量一定要吃最多的苦,流最多的汗,付出最多的努力。我一定咬牙撑下去。我要夺回辽东铁岭,要女真狗全部死无葬身之地。”

若是旁的高僧听到这杀气腾腾的语言,血淋淋的仇恨,一定会阿弥陀佛、我佛慈悲,对徒弟大加教育,要其以忍为主,以和为贵。可是慧目的师傅擎宗大师久在军中抗击倭寇,后随师父民族英雄俞大猷争战大漠抵御蒙古,深知这些异族侵略者的惨忍蛮横不可理喻,只有以血还血、以牙还牙才能保得同胞周全、领土完整。慧目由他抚养深受熏陶,更加豪爽,闯荡江湖时意气风发、快意恩仇,服膺杀一人救百人乃佛家之大慈悲也。他行事毒辣,不知杀了多少为非作歹的江湖败类、贪官污吏,对孔有德以暴制暴的民族主义言论非常赞赏。道:“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你小小年纪有如此雄心斗志,难能可贵。太师父俞大将军著有兵书,我也一并传了给你,助你在战场上所向无敌,为国家扫平蛮族、铲除毒瘤。”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