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管小贩陷入猫鼠游戏“城管深喉”自曝家丑

月眼孤狼 收藏 0 537
导读:城管VS小贩:难言的猫鼠游戏   “城管深喉”赵阳称,改变城管执法方式,管理部门须先转变观念   “文明城市检查如期在节日前结束,广大市民和城管都可以过一个欢乐祥和的端午节了。越是突击检查,检查结束后的报复性回潮反弹就越猛烈。城管们太累了,今晚将是摊贩们的节日……”端午节前的6月3日,南京市玄武区城管队员赵阳如是在微博上写道。   在现实生活中本就无甚口碑的赵阳们,在网络上被“再创作、再加工”,成为与小贩们的“猫鼠游戏”中,那只猫。   “城管不全都是坏人,小贩也不全

城管VS小贩:难言的猫鼠游戏



“城管深喉”赵阳称,改变城管执法方式,管理部门须先转变观念



“文明城市检查如期在节日前结束,广大市民和城管都可以过一个欢乐祥和的端午节了。越是突击检查,检查结束后的报复性回潮反弹就越猛烈。城管们太累了,今晚将是摊贩们的节日……”端午节前的6月3日,南京市玄武区城管队员赵阳如是在微博上写道。



在现实生活中本就无甚口碑的赵阳们,在网络上被“再创作、再加工”,成为与小贩们的“猫鼠游戏”中,那只猫。



“城管不全都是坏人,小贩也不全都是良民。”这只疲倦的“猫”笑着说,“取缔城管可以,但是换工商来管,是不是最后也要取缔工商?”



相比被猛烈抨击的城管体制,当作为个体的城管遇上小贩,两者定位是否真的如同外界界定的一般,猫是猫鼠是鼠?



让城管执法方式改变



先要管理部门转变理念



“取缔城管,我赞成。可是换了别人来一样还会出现同样的情况。看看以前的影视剧,里面喊的不是城管来了,而是工商来了。”赵阳说,“让城管部门转变理念,先要让相关部门转变‘小贩的存在就是不文明’的理念。”



赵阳在西祠胡同开办了“城管执法之家”论坛,和同行们一起讨论城管工作的得失和文明执法的可能;开微博,不知疲倦地揭露城管的“家丑”;曾以“未经登记擅自以社团组织名义进行活动”为由,在网络上实名举报“全国城管(执法)局长联席会议”为非法组织。他也因自曝家丑曾被人称为“城管深喉”。



他正是曾让舆论哗然的“打人要做到脸上不见血”的“城管执法秘笈”的披露者。


他说,制度不改,还是要死人的,“只不过死的不是城管就是小贩罢了。”



[过招]



1 “闪电般扑过来,见人就抓,见车就扣”



洪洞县里没好人?“15年作战,只被城管抓过两次”的网络红人“杭电蛋糕哥”楼智杭说:有,但不抓人的城管很少。



生于1980年的这位杭州小贩,虽然初中没有毕业,但却“欲致力于推动中国摊贩文化的发展,尽自己的绵薄之力”。



和城管斗智斗勇多年,楼智杭总结了一套心得。“城管来了,要和城管对着跑。”楼智杭笑着说,“他们从哪个方向来的,你就要向哪个方向跑。”



“城管一般都会开车来。你迎着他来的方向跑,他们要想追你就得调头。这样你就赢得了半分钟到一分钟的时间。”楼智杭说,在这段“宝贵的时间”里,还要边跑边大声喊“城管来了”。因为一般路人听见之后,都会自动给让出路来,能为自己赢得逃跑空间。“不管红灯、绿灯,都要义无反顾地冲过去。”



“不跑不行。”楼智杭曾多次目睹“他们穿着防弹衣,牵着狼狗,全副武装,闪电般扑过来,见人就抓,见车就扣”。



[印象]



2 城管以负面形象走进国际视野



两名来自法国的留学生最近和中国的城管一起,书写了一个颇具魔幻色彩的黑色幽默。



5月21日,上海同济大学四平路小区南门附近,金发碧眼的他们开始了在中国的练摊生涯,摆摊开卖“法式薄饼”。不过,“跨国贸易”很快夭折。当晚,有“好心”的学生告诉他们,要注意城管,“城管来了,周围的小贩全部都要逃跑”。当他们正打算卖出当天的第三份薄饼时,城管“从天而降”。这个后来被几名留学生称为“RUN”(跑)的职业,最终让他们放弃了至少赚回1700元成本的打算,选择歇业不干。



显然,“RUN”给法国留学生留下的印象难以用美好来形容。国内首份城管形象分析报告——《中国城管网络形象分析报告》(下称《报告》)的制作者,武汉大学教授沈阳和他的团队,在研究中还发现了一个更为有趣的现象。在对BBC、CNN、《卫报》、《泰晤士报》、《华尔街日报》、《时代周刊》等国外媒体进行调查后,沈阳共收集到27条与城管有关的报道,其中24条是对城管负面新闻的报道。“城管是以负面形象走进国际视野的。”《报告》说。



城管小贩陷入猫鼠游戏“城管深喉”自曝家丑

3 “店主竟给我倒了杯水没想到还能享这种待遇”



以负面形象走进的,不只是国际视野。



1日下午,在外为保障文明城市检查跑了一天的赵阳,“累得不行,找个阴凉处坐路边地上休息”。出乎意料,竟有店主给他搬来了凳子,还给他倒了杯水。“感动啊,没想到还能享受这种待遇啊。”赵阳感叹。



戴眼镜、看上去斯斯文文的赵阳“不会打打杀杀”,“很多记者都说我看起来不像城管。”



“城管该是什么样?”赵阳苦笑着说,城管在公众心目中是什么样的形象,一目了然。



赵阳的同行巫凯的遭遇颇具代表性。29岁,手下有80人的成都城管队长鼓起勇气走上了热门相亲节目《非诚勿扰》的舞台。开场VCR中,巫凯介绍自己是城管,主要工作是管理辖区内的流动小商小贩,“一般以说服教育为主,遇到屡教不改的,则会采取强制措施”。现场响起掌声。主持人问巫凯是否明白掌声的含义,巫凯回答:“可能是理解我们城管的辛苦吧。”现场又是笑声一片。



与是否会殴打小贩,是否会暴力执法相关的问题延宕巫凯整个相亲经历。最终却以24盏灯全部熄灭收场。“可能与我的工作有关,很多人都不理解我们的工作。”在节目中,巫凯屡次解释自己不会动手打小贩,但效果甚微。



4 若摊点影响创文明城管人员将被追责



“都说人民城管为人民,可人民的意见也不一致,我们该怎么办才好?”赵阳说,很多时候他们清理占道经营或是扰民的摊贩,大都是接到了市民的举报,“这样的举报,每天有无数条。可是我们一旦去清理,人家又觉得我们欺负弱势群体。到底我们怎么办才好?”



“不是城管不想善待摊贩。”赵阳说,在城管队伍中,暴力执法粗暴执法现象确实大量存在,城管整体素质不高确实是其中一个原因,但不是主要原因。



他的同行在网上抱怨道:“去年一年我们迎接大小检查 160多次,平均两天左右就有一次检查。”



赵阳说,创建卫生城市、文明城市之类,由中央开始逐级展开,几乎成了各级政府的头等大事。此类评比,均将“无违规违章占道经营现象”列为考核标准,倘若因为某个摊点失分,影响全市争创文明城市的大计,逐级问责下来,城管部门的领导和队员谁也吃不消。



造成目前局面的还有城管考核制度带来的压力:“城市与城市之间要对比,市级城管部门要在各区之间开展考核竞争,城市管理工作真正做到了没有最好、只有更好。这种一味追求市容整洁的做法,直接给城管队员带来了压力,发现一处摊点扣除若干奖金,如何善待小贩呢?”(记者 陈学超)

城管小贩陷入猫鼠游戏“城管深喉”自曝家丑


城管小贩陷入猫鼠游戏“城管深喉”自曝家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