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玛纳斯一处工地遭百余人持砍刀铁锹打砸(图)


新疆玛纳斯一处工地遭百余人持砍刀铁锹打砸(图)

亚心网讯(记者 陈俊儒) 凌晨时分,百余名身穿迷彩服,手持棍棒、砍刀、铁锹的人闯进清淤队住处,拉闸断电、没收手机、破坏摄像设备,甚至还强迫工人驾驶挖掘机推倒自己住的房子……6月4日,清淤队负责人于世平经历了“太吓人”的一幕。



于世平承包了玛纳斯一个塘坝的清淤工作。当晚事发约两个半小时后,接到报警的当地民警赶到现场,“迷彩服”们四散而逃,其中30余人曾被民警围堵在一顶帐蓬里,但随即也逃之夭夭。



事发后,盼着凶手受到惩罚的于世平率先受到了惩罚——当天下午,他接到当地国土资源部门下达的《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6天后,又接到该部门的30万元处罚通知。



百余人持械打砸



于世平承包清淤的塘坝位于玛纳斯县兰州湾镇大湾子村,距居民区直线距离约有两公里。6月10日记者来到那里时,现场还是一片狼藉,供30多名工人生活的10间临时板房全部坍塌,生活用品都被埋在下面。



坍塌的板房边还有两间砖混房,“如果不是知道里面有人睡觉,怕砸死他们,坚决不肯推倒,这两间房也没了。”当晚被逼驾驶挖掘机推倒板房的工人说。



这名工人回忆说,6月4日凌晨2时30分许,他和同事正在上夜班,突然工地闯来上百名男子,“他们身穿迷彩服,手持砍刀、棍棒、铁锹,还有人开着挖掘机,他们吆喝着控制了每名工人。”



“当时我在开票,两个持刀棍的人捂着口鼻闯进办公室,其中一人指着我不让我动,并收走了手机与办公电话,另一人切断了工地监控器电源。”女开票员小肖说,两人接着要求她双手抱头,不许朝任何方向看。



过了一会儿不见动静,小肖抬头看两人都走了,便走出办公室。此时,所有工人都被集中到院子里,“都是双手抱头蹲在地上。”小肖说,一个提着砍刀的人带上挖掘机司机,逼着他把工地的房子、料台等全部推倒。



58岁的老唐当时正在15米高的料台干活,“4个人冲了上来,要拉我下去。我说别拉我,我腿脚不好,他们朝我就是两拳,又扇了两耳光。”老唐和工友们被集中在一起后,他们的手机都被没收,并取出了电池。



“我是被踢跪在地上的,跪了差不多两个小时。我左腿半年前才做的手术,跪那么长时间,现在都站不起来了。”接受采访时,工人老刘还不能长时间站立。



打砸持续到清晨5时许,一名去现场拉料的司机发现情形不对,急忙报了警。



工地收到罚单



5时30分,接到报警的兰州湾镇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百余名男子顿时四散逃开,有30余人被围堵在附近一顶帐篷里,“但在特警赶到时,这30多个人也跑完了。民警只得扣留下他们没来得及带走的挖掘机、铁锹等工具。”于世平说。


对此,玛纳斯县公安局副局长李振刚解释说,当时只有4名民警先期赶到,但被围堵的有30多人且均持有棍棒、砍刀,民警无法靠近,那些人才赶在后期支援的特警赶到前逃离了。



上午,“县领导来到工地上,我以为是处理砸抢事件的,没想到却说我们是非法采砂,要求停止。”清淤队另一名负责人王学文说。



王学文向记者出示了大湾子村与于世平签的合同,大意是经大湾子村党员、村民代表于2009年6月24日会议通过,让于世平的清淤队对该村塘坝进行清淤增容,清淤费用清出的废料相抵,双方互不产生费用。“废料指的是砂石,就是说,清理的砂石可以变卖来抵清理费。”王学文说。



于世平补充说,合同是2009年7月23日签的,双方约定,10年内要将塘坝扩容50万立方米左右。



兰州湾镇党委书记李永发证实了这份合同。



“为了清淤,我们前期投了几十万元,现在刚见效益,就发生了这样的事,还被定性为非法开采矿产资源。”王学文说,事发后,他们接到了国土资源、工商等部门的警告、查处。



就在接受采访时,王学文又接到当地安监部门的电话,称其非法采砂、无安全生产许可证等,罚款50万元,“要求我们派人去签收罚单”。



对此,玛纳斯县安监局局长魏长远说,如果清淤队将废料做即时运走处理,可视为正当清淤。如果将废料做现场筛选、加工,其行为就变成了采砂,这是必须要取得安全生产许可证的。“所以根据规定,于世平这种行为要责令停产,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以10万元以上50元以下罚款”。



于世平有些不解,“我现在做的都是在合同里约定的,怎么就成了非法采砂,还要被罚款呢?”



谁想赶走清淤队



兰州湾镇及县国土部门相关负责人都表示,事发前,于世平曾被告知停止采砂,并下发过通知书。



兰州湾镇党委书记李永发说:“大湾子村塘坝此前因水灾被毁,直到今年3月都没蓄水,给当地村民灌溉带来很大影响。”为保障农田用水,才签了清淤合同。但塘坝不用连续清淤,村委会今年5月上旬就口头通知于世平,暂停清淤,并于5月24日联合当地多部门做了现场检查,并告知清淤过程中不能采砂。


“3月31日,我们就接到举报到现场做了调查,证实于世平在从事筛砂作业,这属于采矿行为。”玛纳斯县国土资源执法监察大队大队长甄世信说,但由于一直无法联系上清淤队负责人,工人又无法出示相关采矿证明,4月1日便下发了禁止非法开采的通知。于世平不信服这一说法,他坚称只是将清出废料做现场筛选,并未盗采盗挖。



工商部门的处罚理由则是超范围经营。该县工商局书记祁成刚说,于世平办的营业执照属于个人经营,但在实际经营过程中,却是与他人合伙。加上其超出了营业执照上规定的经营范围,“在未取得采矿权、生产安全许可证的条件下从事非法采砂,更是远超经营范围”。



显然,合同中明确规定“清淤废料抵偿清淤费用”的条文与当地各有关部门的说法有冲突。面对这一现实,于世平却认为,是当地不愿让他继续清淤,为促使他们离开才上演了破坏事件。



对此,玛纳斯县公安局副局长李振刚说,事发当天他们就接到举报,说是塘坝的另一承包人蓝新田组织的打砸事件,他们很快以故意损坏公司财物罪将其抓获。蓝新田被抓后交待说,2005年,他和大湾子村签了承包合同,主要用于养鱼,但塘坝每年都有几个月的无水期,所以当时双方约定,无水期时可由他们清淤。去年塘坝被洪水冲毁后,一直没能再蓄水,加上于世平和村里又签订了清淤合同,看着塘坝一直被人清淤赚钱,他心中不服才制造了破坏事件,“他是想把于世平吓走,好在那里牟利”。图为一名工人从遭暴力强拆成平地的房屋内搬出电视机等物品

新疆玛纳斯一处工地遭百余人持砍刀铁锹打砸(图)


新疆玛纳斯一处工地遭百余人持砍刀铁锹打砸(图)

图为清淤队清理出的水道通向远处的泵站,这个泵站是当地老百姓灌溉的主要命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