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奈还是悲哀?民众进京投案,让人挠头

lixiaolan 收藏 0 199
导读:由于不信任当地政府与警察,进京报警的案例,仅新京报就报道了两起。一起发生去年11月,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土库村“钉子户”童贻鸿,因捍卫自己家不被拆除,18日下午朝楼下扔砖头“导致一人重伤”,当地警方通知他去做笔录。由于不信任当地警方,19日,童贻鸿搭乘飞机赴京向警方“自首”。童贻鸿在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称:“我希望能在北京找一位律师帮助我。” 无独有偶,今年6月5日,福州市中旅的业务经理曹伟因在自己老家福建沙县洋坊村自行组织的罢免村委会主任“行动”中,负责摄像、拍照、发微博。10日,沙县公安局两位民警由福州市

由于不信任当地政府与警察,进京报警的案例,仅新京报就报道了两起。一起发生去年11月,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土库村“钉子户”童贻鸿,因捍卫自己家不被拆除,18日下午朝楼下扔砖头“导致一人重伤”,当地警方通知他去做笔录。由于不信任当地警方,19日,童贻鸿搭乘飞机赴京向警方“自首”。童贻鸿在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称:“我希望能在北京找一位律师帮助我。”

无独有偶,今年6月5日,福州市中旅的业务经理曹伟因在自己老家福建沙县洋坊村自行组织的罢免村委会主任“行动”中,负责摄像、拍照、发微博。10日,沙县公安局两位民警由福州市公安局民警陪同,到她供职的旅行社,出示警官证后称要“找个地方说话”。其间,对方问起了6月5日罢免村委会主任当天的情况,遭曹伟拒绝。6月12日,曹伟与童贻鸿一样,搭乘飞机来北京“投案”。与童贻鸿不同的是,曹伟是在律师的陪同下前去派出所的。报道称,曹伟来京后,之所以找才良律师事务所,源于该所律师王令已代理洋坊村部分村民诉村委会的诉讼。

暂且不说童贻鸿与曹伟的事,且说一些关于北京警方近日破获的两起较有影响的案子。除早前的方舟子遭铁锤敲脑袋的案子,时间较长之外,最为精典的当属古宫展品失窃案,该起案件58小时即宣布告破,罪嫌疑人石柏魁在丰台区友联时代网吧被抓获;另一起案件即央视工作人员“割鼻”案,据法制网报道,沸沸扬扬的央视网女员工遭“割鼻”案宣布告破。昨日,记者从海淀警方获悉,民警连续工作21小时,于6月10日上午11时在密云县将犯罪嫌疑人徐某抓获。

由此可见,民众对首都警察的信任还是有理由的,不过从另一个侧面说,远离首都的民众对于当地警方的不信任也是有理由的。比如日前,在德州也发生了一起记者被打案就很能说明问题。据山东卫视“啦呱”介绍:日前,在一起造成一死两伤的交通事故中,夏津县农民梁光田驾车和郑某驾驶的水泥车相撞,经过抢救,梁的命是保住了,可从此也失去了一条腿,前后花掉医药费30万元。交警部门认定郑某负全部责任。梁家人希望郑某所在的公司,德州中科新型建材有限公司,能先垫付一部分医药费,但该公司扔下两万块钱后,就从此不见了踪影。无奈之下梁家人只好求助于当地电视台“热心姊妹花”栏目协调解决。当该台的两名女记者,前去采访时,却遭到该公司员工暴打。

视频显示,被打后,记者报了警。在该公司一位穿“白上衣”的负责人的办公室,面对在场110民警与被打记者,这位负责人依然爽声朗笑:“我一定要为你们报伤血恨!”其当时表现,浑然没把被打记者与民警放在眼里。这家公司何以如此暴力跋扈,笔者并不知晓。这家公司的网站显示,该公司是山东金鑫建设集团下属企业,是中国混凝土外加剂协会会员单位,与中国建筑材料科学研究院建立常年合作关系,是生产混凝土外加剂的专业公司。

诚然这家公司可能被当地政府视为利税大户,或上面有人。但在场的民警的表现似乎成了看热闹的人,实在让笔者不敢汗颜。被打记者委屈一点也无法打动他们,任由“白衣人”在那儿朗笑。虽然笔者并不知道后来处理结果如何,但对视频显示的处警状况很感失望

现在,即湖北童贻鸿之后,福建曹伟也不惜花重金乘坐飞机选择了进京“投案”。虽说这样的案例在全国并不多见,但是他们却是大多数民众对于地方政府不信任一种表现,凸显出人们对司法不公所带来的某种危机感的恐惧。换一个角度说,人们只所以选择京城,更重要的是他们觉得北京必竟是天子脚下,皇城根上,或许执法环境会好一些,是他们获取救命“稻草”的最后途径。

但愿曹伟进京“投案”,像参与传唤她的沙县公安局林姓民警所言:“我们只是找她了解一些情况”,是一场误会。但是,现在一个有个很重要的问题也付出了水面,那就是洋坊村的部分村民为啥要提出罢免他们的村委会主任?沙县政府为啥不去多问几个为什么?凭啥就在政府网站上公告说,洋坊村民“歪曲事实,诋毁了村委会主任形象”?是想把现任村委会主任存在的过失或问题摘巴干净吗?让人不得其解。

对此,洋坊村部分村民的代理律师王令说,因对村委会土地卖买及村务公开等不满,今年4月,福建省沙县洋坊村部分村民自发要求举行村民会议,罢免村委会主任,村民还将罢免请求提交上级虬江街道办事处与沙县民政局,但被驳回。王令指出,洋坊村联名要求罢免的村民人数有278人,占全村700多名选民的40%,达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规定的可以提出罢免村民委员会成员的要求。

人问题就出在这儿,村民早前已经向他们所在的虬江街道办事及沙县民政局做过请求,要要履行法律程序,召开村大会来决定他们现任村委会主任的去留问题,遗憾的是,他们这一合法要求被驳回了。就此说来,洋坊村这部分村民还是占理的。只不过他们的正当请求受到虬江街道办事处与沙县民政局的阻挠后,这才引发了后来的“大字报”,

目前的问题是,村民的合理要求被驳回后,做为个体的民众立马就变得“群龙无首”,面对则是强大的虬江街头办事处与沙县民政局,此时,他们不仅无处说理,而且还面对着当地警方的调查,内心不产生恐惧也说不过去,此时,读过几天书,又在国旅当“干部”的曹伟也没有辙了。或许,她听说过遥远的北京法律更纯洁,这才花去1090元的机票,来北京“投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