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不爱 正文 如何不爱(三)

听雨扣心扉 收藏 1 2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3.html


雨林对莫言的爱让莫言感动。他的爱就如“他乡遇知己,久旱逢甘霖”一般,让莫言萎靡的心开始有了活力,脸上也开始有了久违的笑容。莫言知道该是让雨林真正认识她的时候了,至少要让雨林知道“微雨时分”现实中到底是一个长得什么模样的女子,这也是雨林最想看的,最想了解的。于是,她给雨林留言:

雨林,我也很爱你,可是“微雨时分”网上的一些资料并不是真实的。在网站私人相册里有我本人的真实照片。我不想欺骗你,给你密码******,请你看了我的真实照片之后,再决定你是否真的还爱我,好吗?

做完这件事之后,莫言的内心忐忑不安:雨林,还会一如既往地喜欢莫言吗?莫言心里打鼓。她担心雨林嫌弃她芳华已过,会舍她而去;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莫言尽管难过,但也可以说是幸运,至少,莫言是不会喜欢一个以貌取人的男子。一切都随缘吧,俗话说:是她的跑不了,不是她的也留不下。

莫言她一个人在电脑前发呆,因为陶子已经有很久不曾早回家,都是半夜深更醉醺醺滴敲响家门,玉婷还在外地上学,她本想给女儿打个电话,聊聊天,可是看看时间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也就只好作罢。偌大的房间里空荡荡的,橘黄色的灯光,带给莫言的不是暖色,而是嘲讽。映照着莫言孤单的身影,和莫言渐渐衰老的容颜。人过四十,女子也如黄花一般,斑驳陆离,心残体弱,一切都是那么萧瑟,她想她应该已经走到生命当中的深秋了吧,再也不可能回到貌美如花的青春时光,也许莫言该任命,一生就这样算了。


她无奈地摇摇头,离开电脑,倦庸滴躺在沙发上,微微闭着眼睛。这样可以听到陶子回来的敲门声或开门声。可以问问陶子累不累,与他睡前交流一两句。尽管他们目前已经不再说一些卿卿我我的话,也不再有一些幽默调笑的动作,但是莫言知道,陶子本身没有错,如果他没有错,那错的是莫言吗?莫言错在哪里呢?错在他们之间不能有一个孩子吗?唉,想到这些,莫言痛苦极了。

她翻身起来,走到书房,打开音响,低迷而悠远的小提琴曲慢慢吞噬整个房间,吞噬了莫言。眼泪落在胸前,打湿了衣襟上绣得那一朵红梅。哭到很晚,陶子依然没有回来,莫言就倚在书房的大椅子上睡着了。小提琴依然在忧伤地述说着它的寂寞与孤独,霸占着这个家。


第二天,莫言胳膊脖子浑身都是酸的。眼睛有了血丝,一看就知道昨夜睡得很不好。莫言强打精神上班。到了公司,遇见公司特聘律师付伟,付伟今年42岁。保养得法,一直让人觉得才30几岁,性格乐天达观,善解人意。与莫言关系不错,莫言时常会找他问询一些生活上,工作上的比较棘手和难缠的问题。他们认识多年,可以说是老朋友了。付伟算得上是对莫言了解最深的一个人。这些日子,莫言的一些转变已经让付伟有些担心,今天一看她情况不对,就再也忍不住,探寻的目光跟上来:“怎么了?眼睛又红又肿的?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莫言急忙掩饰:“没什么,昨晚看韩剧看晚了。”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进办公室。付伟跟着后面,以他的职业敏感,他知道莫言没说实话。但是既然莫言不想说,他作为朋友也不便多问,毕竟大家都不是孩子了。


付伟走进莫言的办公室,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今天他不打算回他的律师事务所了,看着莫言整理文件。他思索:是什么人让莫言撒谎呢?莫言的老公他见过,是一位还算怜香惜玉的场面上的人,该不会欺负莫言。难道是莫言出了什么问题?


想到这里付伟自己给自己到了杯白开水,走到莫言身前:“莫言,昨天李总说好今天中午去喝茶,老地方,《宜轩小楼》,牡丹厅。不能缺席。”


莫言呆了一下,:“好的,我知道了,下班时我喊你吧。你今天不回事务所了吗?”

“不回了,我今天本打算去一趟南郊,想去看看上个月接的案子,快要开庭了。有些东西想再整理一下,收集一下。不过,我这会儿改变主意了,哪也不去了,就陪着莫言上班,我来作半天你的义务的勤务兵好了。领导有什么指示,尽管吩咐,小的一定詹前马后,不敢埋怨。”


付伟的幽默让莫言莞尔一笑,“你怎么就长不大呢?这把年纪了还贫,小心嫂子让你回家跪搓衣板。”


“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嫂子那脾气好的跟面团一样,怎么捏都不会出个声埋怨,还能让我罚跪?到是你还经常给我一两声吆喝,感情我在你那里就一点威信也没有,好歹我也是一大律师吧。”


“我说付伟,别倚老卖老了。你最近也不正经了,前几日听说你事务所里来了一个20几岁的小丫头,是不是特别葱白你啊?你可不能做对不起我嫂子的事情啊,要不然,我也不会饶了你。”

“莫言,别胡说啊,我哪敢。孩子都这么大了,皱纹满脸,一个糟老头子给谁也不要啊。要不,把我给你吧,你行行好,收了我吧,哈哈。”

一上午付伟都腻在莫言的办公室,哪也不去,天南海北滴跟莫言胡扯一气,莫言这些日子的阴郁被付伟的幽默胡侃一扫而空,在心里感谢付伟。莫言其实知道付伟才是一个对时间最认真的人,他哪有那么多的时间陪着莫言胡侃。只是他是那一种把他与莫言的友谊看的比较重的人。他的理座右铭就是金钱买不来感情和友谊,他珍惜的人,可以为之放弃一切,包括莫言。今天虽然他错过了案子的一些准备,但是他认为是值得的,要不然就是做着案子,也会心不在焉,莫言是他欣赏的女子,他们之间没有暧昧,只有最真诚的友谊。但这种友谊,足以让付伟愿意放下手里的一切。可能让外人不能理解,但付伟心里看的明白,清楚。其他不重要。莫言微笑才重要,大约是上辈子欠莫言的,没辙。他对自己做个怪表情。默认了。


这时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是莫言的电话来了。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