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嚎了,留点力气,嚎嚎南海吧

药家鑫这小子,莫非生就个搅和的命,生前就凭他惊世骇俗、人神共愤的“药八刀”,生生地把偌大的神州,搅成了一锅粥,一度搅得神圣的华夏,口水漫天,板砖遍地,山河几尽变色,颜面差点尽失。本以为,死了死了,一死百了,药家鑫再能搅事,可他终究没有逃脱法律的严惩,小命已呜呼矣,那由他引起的这股风潮,也该就此戛然而止。药家鑫再坏,也毕竟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天大的罪,也该划上个句号了,他的灵魂,不管上天堂,还是下地狱,都应安息一段时间了,罪不及死吗,实在没必要对个死人再说三道四了。药家鑫再能搅,可已把自己的命搅掉,没了命的他,或许只能在地下搅个倒海翻江了,地上是再也搅不动了,那国人理应获得一片暂时宁静的天空。是该歇歇了,大半年的时间,都耗费在这小畜牲身上,嘴皮子都已磨破,唾液都近乎耗干,眼下畜牲已死,那为他而着急上火、耗得精疲力竭的身心,岂不应歇息上片刻吗,尤其那些为药家鑫而气炸胸中肺、唾碎口中牙的国人们,着实该喘口气了。

万不曾想,药家鑫活着时,未让国人消停,死后竟也不让国人安宁,他也许真是个天造地设的扰人命,不论是生或死,都要搅动个尘世躁动不安,让你休想有半刻的休憩。药家鑫之死,非但未使风浪平息,反如一石激起千层浪,竟掀起变本加厉、愈演愈烈的浪头,已化为骨灰的药家鑫,竟又站在倍受国人关注的风口浪尖上,其大红大紫的程度,更胜生时。不信吗,请打开互联网看看,那上面关于药家鑫的高谈阔论,会铺天盖地地扑入你的双眼,会将你彻底淹没入药家鑫的世界中,让你不禁产生疑惑,药家鑫真死了吗,他分明还活着呀,还在主宰着无数国人的眼球和头脑啊,影响力如此巨大,这也不象一个死人该有的待遇啊。药家鑫应该千真万确地死了,但虽死犹生,不,远比活时更风光。当他生前,他是个地地道道的“人人喊杀”的过街老鼠,除了几个专家把他当成宝外,举国都对其恨之入骨,直至要将其千刀万剐、食肉寝皮,诚可谓是不杀不足以平民愤啊。可他死后,憎恨他、诅咒他的狠话,已消失不见,而可怜他、惋惜他、甚至要为他翻案的高见,却比比皆是、连篇累牍于网络版面上。若看互联网上的言论,生前的药家鑫,堪称是国人最痛恨的人,可死后的他,立时竟摇身一变为最可爱的人,这天翻地覆的巨变,未免也太快了点。

不错,人皆有恻隐之心,面对着年纪轻轻、才华满身、前途无量、却已命赴黄泉的药家鑫,人非草木,动点怜惜的心理,感慨上一番,多愁善感者,也大可以红红眼圈,这实属是正常的情感,绝对无可非议。但这可要有个度,在时间上,在程度上,都要适可而止。药家鑫不乏闪光、可爱之处的生命,以这种法律极端的方式被早早地终结,固然有其可惜的地方,但这决减轻不了他生前所犯下的血腥罪行。可惜他,只应是惜他之才,怜他之父母,决非惜他犯罪之命。他不珍惜别人的生命,那他自己的生命,那怕有贝多芬那样的乐圣之才,也死不足惜。这个度,可要把握好,这样才能不失情理与法理的起码界限,可某些人恰恰把这度抛在了脑后,居然把个十恶不赦、触犯弥天大罪的罪犯,当成了宝贝儿,捧到了天上,却把受害者踩到了脚下,不惜以恶语相加,这可就太有点混淆是非,不分青红皂白了。但愿仅仅是糊涂,可这糊涂得有个时间度。如你确实是药家鑫忠贞不二的粉丝,就愿糊里糊涂地把他当成英雄来顶礼膜拜,那你尽可以为他披麻戴孝、捶胸顿足,可这得有个时间吧,大丧也不过才三天吧,这丧事一完,你还得尽快从悲痛中摆脱出来,忙活点生计之类的正经事吧。可药家鑫都死四五天了,你却沉迷其中,哭天抹泪个不停,那就不是糊涂了,八成是有病了,得上医院看看了。

听网上还在甚嚣尘上地为药家鑫鸣不平、叫不公的唾沫声,这为他而得病的国人还不少呢,看一些国人乐此不疲、全神贯注的架式,想把他们从里面拽出来,还真非易事呢,那该怎么办呢,随他们去吗。若是他们在自己家,再怎么折腾,就算是搭上灵堂,守孝上三年,都无所谓。可这是在互联网上啊,好不容易给大家提供了点发泄的空间,那可是寸土寸金啊,谁不想见缝插针呢,却都被药家鑫的粉丝们给霸占了,满篇都是老药家的人声鼎沸,别人好容易插入点东西,可瞬间就被冲得踪影难觅、声息全无。网络论坛,本该是个展现百家观点、启迪民心民智的宝地,眼下可倒好,都被药家鑫给占了,简直就成他家后花园了。

不禁心生疑惑,个别人没事可干,借药家鑫这笔难得的谈资,磨磨牙,碎碎嘴,倒也理解,林子大了,啥鸟都会有,何况人呢。可目睹网上由药家鑫死而荡起的热潮,竟在版面上居高不下,四五天都过去了,热度竟丝毫不减。看来,这没事干的国人,大有人在啊,绝非个别啊。这么多人都没正儿八经的事了,都要靠药家鑫来解闷了,这委实有些匪夷所思了。难道国人所生存的这片世界,真就是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处处莺歌燕舞、时时和风细雨的太平盛世了,国人除了借药家鑫来漱漱口外,还真没啥愁事、难事,用得着国人操心了。这幕千载难逢的盛景,可以说在国内,实现得差不多了,但至少有个地方,当下还远未落在实处。

那就是在南海。看看当今的南海,已成越南等东南亚几个国家轮番肆虐践踏的跑马场,国人这片尚未开发的资源丰富、战略地位重要的处女地,却已被人家祸害得不成样子。尤其是越南,近来更是蹬鼻子上脸,撵我渔民,挡我舰船,全然把我拥有无可争议主权的南海,视若自家院里随意驰骋的一亩三分地。气焰何等嚣张,分明视我为无物,即使这样,犹不满足,其国内已是举国上阵,摩拳擦掌,厉兵秣马,并发出“不惜一战”的战争咆哮。南海的千里碧涛,早已浊流涌动,恶浪在喷涌,干戈随时有可能一触即发。

不知南海今日之时局,比起药家鑫的生死来,是大是小,是重是轻,可否算件能吸引眼珠的正事,能否换回正对药家鑫目不转睛地大发柔情蜜意的国人片刻的目光。看他们那股百般痴迷、近乎走火入魔的势头,恐怕再有十个南海,也难让他们回回头、转转眼了。不由火气上涌,竟脱口而出一声怒吼:

药家鑫都死了,还嚎什么丧;别嚎了,留点力气,嚎嚎南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