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清史专家和清粉鼓吹“我大清”“康乾盛世”时有一千三百多万平方公里面积的疆域。如此大的国土面积与明朝后期地图一对比,自然是清的疆域比明代大了三倍,由此来鼓吹满清的强大,大明的渺小,然而,这根本就是偷换概念。

那些清史专家和清粉在比较明清领土的时候,往往偷换概念。先不说古代封建疆域其实更多是势力范围和羁縻,跟现代的有效实际管理完全不是一回事。好了就说封建社会羁縻式领土吧!为什么明朝非要用后期的所谓实际控制面积,而清朝要用所谓的"康乾盛世"时的领土面积?这本身就不公平,众所周知,明朝疆域最大是在永乐时代,为什么**在比较明清领土时不用永乐时代,非要后期地图来比呢?自欺欺人罢了。

一个朝代由兴起,到极盛,再到衰落、灭亡,总需要一个过程。只有在极盛期的时候,才是这个国家疆域最大的时候。到后期,国家衰落了,很多边缘地带也往往被别的强大国家抢夺去。自古以来,历朝历代莫不如此。没有什么可奇怪的。明朝的实际控制地域不能自始至终保持同样大小,清朝亦如此,这种事情就算是唐朝也不能避免。——这也说明了疆域本身就是靠着实力来的,从来不是固定不变的。

那些清史专家和清粉喜欢说明末疆域有多小有多小,那同样,清末疆域又有多大?不用其他时候,就拿溥仪逊位前一天的满清疆域来说,就可怜得很。那时候,中国大陆的各个行省除直隶以外的其他十几个行省全部都已经宣布独立,不属于满清了。也就是说,这个时候的满清疆域,除了北京城以外,就只有直隶一个行省,这与明末时大明领土比起来,可就差得太大了,大明可还是有南方半壁江山的。一想到这个比较,真不知道他们还有没有羞耻心!其实早在1900年的东南互保就可以看出来,清朝实际控制非常虚弱了。

清朝有所谓一千三百万平方公里面积疆域(里面很多是羁縻成分,对于边疆很多都没有进行长期驻军,对已一大片面积最多也就建立几个据点,其实也正常,毕竟古代交通落后)的事是乾隆以后的事情,也就是说,在此之前康熙时代的面积其实很少,如果有人说康熙时代的面积有一千三百多万,那么则纯粹是胡扯中的胡扯了。别的不说,就说后金发迹的东北地区,明朝对这一地区控制力度最大的无疑是成祖时代。要知道奴尔干都司的控制地域东到太平洋的库叶岛,西到贝加尔湖地区的布里亚特蒙古(布里亚特蒙古在明朝属于奴尔干都司管辖下的贝加尔湖以东地区,在清朝入关以后被康熙割让给了俄国老毛子,并且是通过后来所谓的中国有史以来第一个平等的领土条约《尼布楚条约》进行割让的),向北包括整个的通古斯居住区,向南与辽东都司接壤。明朝的时候,虽然不能完全有效控制蒙古这一地区,但是也至少数度迫使其臣服,永乐大帝五征漠北将实力雄厚的蒙古诸部搞得抬不起头来,就算是万历时代,明内阁首辅大学士张居正照样让俺答乖乖磕头称臣,宣誓效忠。——一种程度较低的羁縻。

这个奴儿干都司可是比眼前刘德所绘地图的面积大了一倍有余。然而一说奴儿干都司,马上那些清史专家和清粉说那是笑话,是羁縻。我们看看清康熙时期比奴儿干都司小得多的东北的实际控制情况吧!关外的城池(即进行毕竟有效管理的地方,即使是羁縻也是程度较高的羁縻)都集中在盛京南部后世辽宁地方去了,整个东北其中大约有百分之六十的领土只能说是清朝的名义领土,谈不上实际控制。仅从黑龙江流域俄国人建了几座城,而清军只有一个爱珲城就可以看出满清对这片土地的控制有多弱。另外颇具讽刺意味的是,黑龙江流域以北可还是有相当于一个盛京所辖领土这样大面积的大清土地,只可惜黑龙江流域大清都管不着了,何谈那里呢。宁古塔往北清廷几乎没有设置什么城池,只是如同管理鄂伦春人一样,立些哈达或者是授予那些土著一些官职,让他们自己管自己,只要每年上交贡品并派出青壮入旗驻防就可。最北端的那些地方,只在名义上属大清领土,清廷根本没有派去一官一兵,甚至连那里有哪些民族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