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最后的证言者 松山战役最后的少校营长林裕琪 我希望忘记我的参战史 1

方军0 收藏 0 7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2.html


解放以后,我们在政府军工作过的一律集中学习,就在广东的茂明,实际上都被抓起来了。我们集中学习期间,有军人看着我们,要交代自己的历史。后来,我们集体被押送到广州北面修建防护堤。然后,我们又集体被转移到美德农场监督劳动。

在我们这些人中,有两大特点:

其一,经过筛选,全是参加过抗日战争的中、高级政府军军官。

其二,经过筛选,全部没有参加过国内战争。

参加过国内战争的人,就算是犯罪了。他们的命运可想而知。

三年以后,让我们都各自回家了。没有任何证明,就这样关了三年。现在回想,没有任何证明是对的。如果有一张证明,说我当过国民党反动军官,我也许活不到今天。回家以后,我一直在生产队种地。后来,我在体育场当秘书。有六、七年吧?不算正式职工。再后来,我到乐昌县矿物局当测量员,有六、七年。再后来,在铁路当测量员。又到汕头附近一个煤矿搞测量。再后来,去四望章煤矿、平实煤矿搞测量。因为没有档案,还是临时工。但是,由于我技术好,上上下下的都重视。苏联专家对我说:广东的煤矿可以开采一百年,依照我的实践经验可以开采更长的时间。

你问我为什么总和“测量”有关?嗨!我在黄埔军政大学学习了炮兵测量。

你问我和别人谈过参加抗日战争的个人历史?没有。我已经习惯不说了。我希望忘记我个人参加战争的历史

文化大革命,我在毛泽东思想学习班学习过。

在学习班里,我没有说抗战的历史。不光彩。麻烦。

文革里,我整天笑嘻嘻的。让扫地就去扫地;让谈历史我就谈种地。

我29年前退休了,工资900元。老伴儿也是900元。有医疗保险,大病能报销70%。我和老伴儿都是街道工厂退休的。

房子?你问房子?对,我们祖祖辈辈就在这里住!就是你坐的位置,丝毫没有变化。日本人占领广州时,我们全家都逃难了。日本投降了,我们回来重新盖起的这间房子。所以,这间房子有60多年了。

你问我的儿子?我的儿子当过湛江市长,他是一个非常廉洁的干部,他已经退休了。我儿子的房子更破,湛江人民至今都夸奖他是共产党的好干部。

你说什么?你不相信有廉洁的干部?!你实在不相信的话,那么,我有什么办法?

我二儿子当镇长,他生活得马马虎虎的。

我三儿子曾经是车间主任,现在下海了。他在公司工作,情况好一点,有几十名工人。生产电焊机。


2-3 林裕琪和他的夫人


林裕琪先生手指因病卧床不起的夫人向我介绍:她是香港圣彼得大学毕业的高才生。当年奋不顾身回国参加抗日战争。当时,云南的昆明有很多援助中国抗战的美国军人。所以,英语学习成了当时的社会需求。那时,着着实实风光了几年。工资也高。嘿!……

——跟着,就一落千丈。

她回国参加抗日战争之前,在香港政府当书记,是穿金戴银、吃香喝辣的风光公务员。

文革?快别说了!伤心啊!……唉!命运啊!

……退休前,她在广州东方无线电厂当技术员。……本来是当清洁工,可英文好哇。

从林太太身上,我看见了一部分人命运的兴衰历史。高级翻译又怎么样呢?高级翻译还不在厕所里认真工作?有啥高级呢?

相比较贪官污吏荣华富贵的生活来,他们的命运真是不济。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