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最后的证言者 松山战役最后的少校营长林裕琪 2.滇西抗战的记忆 1

方军0 收藏 0 4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2.html


2-2 92岁的林裕琪先生曾经是云南龙陵松山战役的少校营长


林郁琪先生是1915年生人,广东茂名市人。他的母亲是种田的,父亲做买卖,开工厂。初中,他是在广东梅县的《两阳中学》学习的。因为1931年“9·18事变”日本侵占东北三省,满腔爱国豪情的林郁琪中断大学一年级的学业,考入广州海军学校。学习了一个学期之后,他又中断学业。1934年,他报考了黄埔军校,是11期的学员。那一年,他19岁。

黄埔军校的校长是蒋介石,政治部主任是周恩来。林郁琪就读时,黄埔军校已经叫中央军校。林毕业后,留校当军训教官。后来,林郁琪被调到军区司令部当股长。不到一年,他又被调到司令部当副官。1942年,蒋介石委员长命令政府军成立、组建中国远征军,他所在的部队每个师都要抽一个团去远征军,他又从司令部调出来到远征军当营长。1942年,远征军去昆明集结,坐飞机到印度的加尔格达。在印度集结待命20多天又奉命飞回昆明下关。然后,急行军去云南楚雄整训三个月。最后分配到11集团军第71军第7团当营长,集训三个月后,途径云南下关开往缅甸打仗。

“那时,日本飞机天天来炸我们,我看见被炸断的惠通桥的钢缆有一尺直径。”他说:“位于怒江峡谷天险上的惠通铁索桥,位于现云南省施甸县与龙陵县交汇处的怒江峡谷上,是当地爱国华侨梁金山出资所建,1932年动工,1935年落成,长123米,宽6米。1937年修建著名的抗日战争大动脉“滇缅公路”时扩建,是这条中国抗日战争补给线的咽喉。1942年日军占领滇西,中国守军炸毁该桥而将日军阻于对岸,1944年中国军队反攻收复滇西时复建。”

“我们的粮食、弹药都是空投的。甚至,连炮弹都是空投的。飞机空投时,我们都去拣,有个排长还被空投物资砸死了。那时,我指挥两个营,兵力2000多人。

进攻松山时,我指挥的部队负责攻打黄土坡。

开始的时候,我们按照一般攻坚战的方式攻打:先用美军支援的大炮进行地毯式轰炸,然后,集团冲锋。谁知道,松山日军的工事极为坚固,他们不但有9层地堡垒、暗堡垒,而且,火力交叉。我们的士兵冲上去,几乎没有任何可以掩护的物体,进退两难,只能听凭日军的机枪扫射,步枪点射。我们营牺牲600多人。6个连长,死2人,伤2人。作战中,我们集团冲锋到日军阵地前才发现我们的处境有多么糟糕!我们看不见任何日军目标,只能听凭日军肆虐,只能牺牲!

最惨的状况是在松山日军阵地前,有200多平方米的开阔地上,我军士兵的遗体一层一层的,有一米厚,听凭日晒雨淋的……

而且,日本人的飞机从天空中向我们扫射,增加了我们的伤亡。幸亏美军的飞机增援我们,日本人的飞机才逃跑了。

由于后勤供给不好,我们后来没有粮食吃了。战士们除去死伤的,就是生病的。而且,20多天才换防,苦不堪言。尽管如此,士兵们的士气依旧高昂。为什么呢?士兵们亲历8年抗日战争,以前都是撤退、逃跑、挨打、挨炸;现在倒过来了,我们主动出击,瓮中捉鳖!尽管我们处于劣势,但是,全体官兵知道:日军这是困兽犹斗,孤注一掷。他们的骨头渣子必定埋在松山!早消灭占据松山的侵华日军一天,滇缅公路就能早一天通车。

后来,我们改变了战术。“你有暗堡,我有炸弹。”美军的飞机天天来炸日军的工事!地面,我们用美军援助的大炮天天炮轰日军的暗堡群落。甚至,我们发现一名日军的身影后,就发射数十发炮弹!叫你狗日的露头!后来,美军又援助我们火焰喷射器!我们派遣几个战斗小组,晚上爬上去,先扔手榴弹骚扰,日军沉不住气就在暗堡里向外开火。这下好了,他们暴露了目标!我们的火焰喷射器对准暗堡就发射火焰!别的暗堡再向我们开火,暴露了他们的目标,好!我们的火焰喷射器目标一转,又有发威的机会了!

在松山战场,中国士兵看着冲天的火光都站起来欢呼!日军的暗堡7层也好,9层也罢,在熊熊的烈火中都烧塌了。仅仅两三天夜战!我们取得完全的胜利!我们完全控制了战场主动权!——局部战役胜负的风向标,完全指向反面啦!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