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最后的证言者 两个被遗忘的亲历抗战的老八路 3.老八路娄永礼 2

方军0 收藏 0 11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2.html


一天,娄永礼在车间检查手榴弹药量装填质量,发现个别新战士装填药量过大,难以上木柄。娄永礼纠正后,将其挑出进行返修,这道工序比较危险,当时制备手榴弹的弹药是缴获日军的黄色烈性炸药,稍有不慎就容易发生意外。娄永礼在进行弹药墩实时,其中一枚突然爆炸,他下意识挡住身前的一团火球,身后十几位战友及满屋的弹药枪械保住了,自己炸成了血人。他的右手除拇指外其余四指及手掌全部炸飞,整个面部、双眼(左眼几乎失明)、左腿、身上大小几十处伤口。万幸的是十几位战友除一个受轻伤外,其余安然无恙。娄永礼负重伤后,供应处及兵工厂的首长极为重视,派人顶风冒雪翻山越岭走了两天两夜,用担架将昏死的他送达扇子山野战医院抢救。

当时,同村在丰滦密六区公安队服役的娄庆有出差到扇子山野战医院,娄庆有将他负重伤已无危险的信息告知了他的家人。近20天后,反扫荡开始了,随野战医院转移到了色西沟(地名)。


1-8 抗日战争纪念馆的同志调查、寻访84岁的老八路娄永礼(中)83岁的娄庆有


由于日伪扫荡封锁,医院的药品极为匮乏,唯一的药品是用缴获的一些黄碘消毒,加上寒冬腊月伤口几经化脓溃烂,直到半年之后伤口才慢慢愈合。娄永礼负伤后,兵工厂及人员已迁往晋察冀军区,医院及伤病员划归丰滦密联合县支队。

1945年夏秋,晋察冀军区为配合国共两党和谈进行裁员,部队动员娄永礼等伤病人员回乡,并出具了伤残证明,部队首长于瑞福考虑到他生活自理困难,对他交待什么时候愿意回来都行。娄永礼回到了阔别六年的家乡,见到亲人,也见到了从古北口日本宪兵监狱成功地组织8位八路军战士集体越狱、死里逃生也在家养伤的娄庆有。

娄永礼在家的这段时间里,靠顽强的毅力学着生活自理,用右手仅剩的大拇指练习射击扣扳机击发。随着形势的变化,许多部队回来的人又陆续返回部队,而且大量扩编不再动员复员回乡了,娄永礼告别家人返回部队,任丰滦密联合县支队交通员,配长短枪各一。

1946年1月9日,国民党军队及其控制下800名日军进攻古口,晋察冀军区冀察纵队及冀东16团、55团歼敌1500余人,娄永礼所在丰滦密联合县支队配合主力在外围地区消灭小股进犯之敌。6月,丰滦密支队(河西)与冀东密东(河东,即1945年11月撤销的承兴密联合县)县大队合并组建密云县大队,大队长扬志,县委书记冯东兼政委。

1947年春,因伤病在身,经组织批准离队返乡参加民兵小队,任队长,同娄庆有、娄云秀等这些八路军的老战友,配合联防队参加了1947年8月“河北庄战斗”、1948年12月“解放密云战斗”。身残志不残,无论是艰苦卓绝的战火纷纷年代,还是歌舞升平的和平岁月,娄永礼这位抗日老战士,始终有一种勇往直前的斗志,保持着朴素特有的英雄本色!

2008年2月3日,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文保部的段晓微主任、陶武亮副主任、王家淼副研究馆员,北京市政协洪学锴委员一行,冒寒风驱车数百里赶往娄庆有家中拜望采访,庄重举行了原丰滦密联合县副县长郭万年同志的公文包捐赠交接仪式;同时,对娄庆有本村的老战友、原八路军晋察冀步兵第10团五级伤残老战士娄永礼进行了影像采访。

来访者建议:结合宣传报道密云娄庆有、娄永礼这二位抗日无名英雄,将密云抗战史搬上《人民网》、各地抗日战争博物馆栏目,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些为了中华民族的独立与自由付出过牺牲、鲜血,曾以血肉之躯挺身于抗日战场而今已入暮年仍健在的“最后一批人”!

面对来访者,作为北京郊区的朴实农民们,他们真是感慨万千:

“日本对华发动的侵略战争已经过去了60多年!有谁还会想起我们来!”

娄庆有、娄永礼两位亲历抗战的老人更是激动不已,一辈子了,这是第一次面对媒体采访。娄庆有、娄永礼两家在抗日战争中各有三位亲人在对日作战中牺牲。死了,也就死了,没有任何官员在任何年代来慰问过一声。这是实情。今天,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文保部的同志,和北京市政协委员的到来,证明了他们在战争年代的付出,这种荣誉是对抗日八路军老战士莫大的心灵告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