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最后的证言者 两个被遗忘的亲历抗战的老八路 2.娄庆有回忆当八路军的难忘历程 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2.html


娄庆有解下伤腿上的绑腿,拧成一端粗绳,方志维将绑腿绳穿过锁鼻,双腿叫力后锁已轻微变形,门的响声被敌人发觉了,大叫一声:“八路老实点。”看守转到牢门看了看又走了,这时,外面响起雨声,娄庆有对大家讲必须干下去了。他抱着方志维的腰,后面一个接着一个,大伙一较劲大锁一下拉开了。

娄庆有叫大家不要着急,严禁出声,冒着瓢泼大雨搭人梯翻过监狱高墙。他们跳墙的声音被敌人发觉了,各种枪弹疯狂乱扫而来,8名越狱的八路军战士消失在黑色的雨幕中。

敌人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些瘦弱不堪赤着脚连裤腰带都没有的伤兵会逃出警备森严的监狱。黎明,娄庆有和狂奔一夜越狱的八路军战士准备坐下休息一会儿,突然发现他们不远处有枪声和岗楼,原来走了一夜的路又转了回来。他们马上辨别方向迅速离开了危险之地。走了一天一夜,进入我五区根据地,当娄庆有他们个个赤着脚、衣杉褴褛、伤痕累累站在五区余区长(绰号余豁子)面前时,一句“同志们,到家了,你们遭大罪了!”娄庆有和战友们百感交集,面对敌人三个月的老虎凳、辣椒水等各种酷刑以至死亡面不改色,此时,已泪洒衣衫。

娄庆有他们在内外无接应的条件下,依靠自身力量且无伤亡组织集体越狱,这是平西平北冀东地区,唯一成功的一例。八位勇士创造了奇迹!回眸那60多年前血雨腥风的雨夜,历史因铭刻他们的名字:

娄庆有,八路军丰滦密支队六区公安队二班代理班长,1945年5月2日负伤被捕。

彭瑞富,八路军丰滦密县支队第六区公安队二班战士,1945年5月2日负伤被捕。

方志维,密云大水峪村人,八路军晋察冀步兵第10团重机枪手。肺病休养被捕。

王德效,丰滦密联合县县政府交通员。1945年5月2日随副县长郭万年负伤被捕。

张中有,密云尖岩村人,八路军丰滦密县支队交通员。执行任务时被捕。

崔茂珍,密云北宫上村人,丰滦密支队交通员。建国后转业湖南公安厅任职。

李天良,密云白马关村人,胯骨中弹贯通伤,部队及职务不祥。

X X X,(姓名不详)天津蓟县人,冀东14分区战士。执行任务时被捕。


娄庆有回到部队后,先在卫生队养伤。此时,公安队归建(张贵队长调晋察冀步兵第10团任炮兵连长),已随主力开走。经组织批准离队回乡养伤。

1946年春,娄庆有伤愈后,经组织安排到乙化县(密云潮白河以西地区)大队所辖第六区(区长郭国珍,区委书记为郭其山:原区司法科长,绰号郭大麻子)联防中队(队长娄振喜,密云龚庄子村人,调任区长;教导员刘中月,密云小石尖村人,原区助理)历任交通员、炊事班长(司务长田玉兰,密云小水峪人)、中队长(教导员龚合,密云河北庄人;副中队长蔡振瑞);参加过多次和蒋顽与伙会(义勇壮丁队,后称民众自卫队,即地主还乡团武装)的战斗。

娄庆有因双腿负伤留下残疾,几次主力部队扩编,领导和组织上都没批准他重返野战部队的请求;区联防中队编制撤销后,区里安排他回乡任民兵队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