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最后的证言者 两个被遗忘的亲历抗战的老八路 2.娄庆有回忆当八路军的难忘历程 2

方军0 收藏 0 2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2.html[/size][/URL] 被俘的当天,娄庆有和副县长郭万年及其他八路军战士被押解到“满洲军”24团团部所在地大水峪。押解途中,娄庆有和战友相互鼓励:如逃不脱,至死也不暴露组织和领导。当天夜里,敌人对他们严刑逼供,企图得到我主力部队的行踪及领导的情况。近20天的审讯拷打敌人毫无所获,将他们押解到怀柔关押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2.html


被俘的当天,娄庆有和副县长郭万年及其他八路军战士被押解到“满洲军”24团团部所在地大水峪。押解途中,娄庆有和战友相互鼓励:如逃不脱,至死也不暴露组织和领导。当天夜里,敌人对他们严刑逼供,企图得到我主力部队的行踪及领导的情况。近20天的审讯拷打敌人毫无所获,将他们押解到怀柔关押7日后转至密云日伪第三监狱(现公安局处)。第三监狱关押的都是抗日的骨干分子,敌人的全套刑具都使出来了,娄庆有及战友们伤口溃烂又添新伤,待遇恶劣,每天二两粮。娄庆有观察一个给监狱送饭的老百姓很同情他们,经常出去拣菜叶、菜帮加在稀粥里,他托这个老百姓将自己的夹袄到街市上换回一些治伤药分给战友们治伤。过了20天后带到“满洲军”师部石匣进行进一步提审。在半个月的时间里,敌人除沿用老一套严刑逼供外,利用放风的时间叫便衣勤(即敌人抓获的我方人员逼迫到阵地一线当炮灰)指认我八路军被俘人员身份。一天,又来了一批便衣勤来指认,一个认识娄庆有、副县长郭万年的原县大队战士刘某某也在其中。娄庆有紧盯着他,刘某某看了他和副县长一眼,将头低下默默地走了过去。

这时便衣勤里一个家伙突然叫了起来:“这回可有共产党的大官。”

原来这个叛徒曾担任副县长郭万年的通讯员,郭万年同志的身份暴露了,娄庆有和战友们恨不得扑上去将这个可恶家伙撕碎。敌人如获至宝,后将其押至日军承德监狱。

半个月后,敌人将娄庆有等一批八路军被俘人员押往日军古北口宪兵监狱。

后来,郭万年被苏军的先头部队从监狱解救回到地方政府工作后,专程赶去看望在家养伤的娄庆有。苏军当时击垮日军关东军、解放东北时,先头部队已经打到北京密云县境内。娄庆有捐献给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的文件包,就是当年郭万年同志留下来的。

娄庆有回忆,他们被俘后,关押在古北口的日本宪兵监狱。

这座监狱建在一个山坳里,日伪军警备森严,我抗日人员除有被转到关外做劳工或其他地方关押外,几乎无一生还。娄庆有和其他8名战友被关押在一间几平米的半地下监室里,只有一个狗洞子门,只容一人爬进爬出,自从那天深夜押转至这个监室,除提审经过一个过道外,即使白天到处也是黑暗一片,外面的情形一概不知。娄庆有和战友们自被俘以来一直寻机逃脱,但始终没有良好的机会,为避免无谓的牺牲没有盲动。

机会终于来了。8月初的一天,一个做木工的老百姓(此人和娄庆有的一个亲戚认识)来加固牢门,从他那打听到敌人可能要将他们转到日军承德监狱。娄庆有和战友们商议,我们宁死拒当便衣勤,今天同样宁死拒不给日本人当劳工卖命!死也要冲出这死亡之谷。几天后的一个闷热傍晚,牢门外隐约传来敌翻译官接电话的声音,大致是要将在押人员转什么地方。深夜,娄庆有和彭瑞富、王德效、方志维、崔茂珍、张中有、李天良等8人举行宣誓动员:“今晚越狱成功与否,生死互助都在一起。”大个子重机枪手方志维直言到:“如不成功,谁也不许乱咬。”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