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废除死刑不符合我国的国情(长城军团)

千钧棒 收藏 45 1167

废除死刑,在一段时间内甚嚣尘上,宣扬在我国废除死刑的理论基础就是认为“废除死刑”是“人权”的体现,即由“生存权”向“生命权”的转变,个人权利在越来越被重视的情形下,“生命权”应作为基本人权的基础。并提出“公众认同生命权、还是坚持以命换命陈旧观念”的命题,并以国外的犯罪学专家的“死刑不能减少犯罪”的理论作为依据,论证出“减少酷刑和死刑是安稳的社会基础”。有些人用国外已有一百多个国家废除了死刑来说事,更有一些在美居住的美籍华裔著文立说的强调“当今世界凡是独裁专制国家都有死刑,无一例外;凡是废除死刑的国家都是民主国家。”等。

那么,这些废除了死刑的所谓的彰显“人权”的国家犯罪率是否下降了呢?这个问题不难回答,看看我国发表的《美国人权白皮书》就可以找到参考的答案,在此不赘述。但是,“死刑不能减少犯罪”,那么,废除死刑就能减少犯罪吗?这不是一个充要条件的推理,永远都证明不了废除“死刑”就能减少犯罪的结论是正确的。如果,说废除死刑就是为了体现“人权”,那么,被害者的“人权”难道以被害者不在世了就不在乎了?那些被故意伤害致残的或是成了植物人的受害人的“生命权”,那些因被食物添加剂、被毒品损伤得生不如死的受害人的“生命权”被就不要被顾及?或者潜在的被害者的“生命权”如何来保证?对罪犯体现昭彰“生命权”的重要,而不顾及被害人的“生命权”的重要,这就使“废除死刑”陷入“二律背反”的境地。

今年五月一日《刑法修正案八》实施起,我国适用死刑的只有55种罪行了,而这55种适用死刑的罪行,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重刑。“死刑”与“生刑”都是对罪犯惩罚的手段,只是死刑是残酷和异乎寻常的刑罚而已,“死刑”与“生刑”实质是一样的,那就是惩戒犯罪。

现在,在世界上还有几十个国家存在死刑,除开我国外,还有两个经济大国赫然在列,那就是美国和日本。美国是个总以“人权教师爷”自居的国家,美国是个各州可以自行立法的联邦国家,虽说有十多个州已废除了死刑,但是,还是有36个州及美国联邦政府和军队还保留有死刑,1976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认定死刑符合宪法。法国是1981年废除“死刑”的,但这是为了当选总统而达成的一笔政治交易。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有了“死刑”的国家不一定没有“人权”,而废除了“死刑”的国家不一定就真讲“人权”。如果那些废除了“死刑”的西方国家真讲“人权”,那被西方军事联盟炸死的万余计的手无寸铁的利比亚民众的“生命权”被谁剥夺了?谁在保护利比亚人民的“人权”的核心构件“生命权”?

以“生命权”的名义废除死刑其实是一种“伪道学家”的伪善行径,因为,连“死刑”都不能有效震慑罪犯的犯罪行为,何谈废除死刑就能减少犯罪?就能有安稳的社会基础,建立和谐的社会?

药家鑫不知道杀人偿命的道理吗?他不知道开车撞伤人了要救治要承受经济和法律责任吗?如果他对这些不懂,他就不会掏出刀来去刺死张妙;那些开车撞了人的司机不知道撞了人要抢救要承担经济和法律责任吗?如果他们不知道的话,他们还会反复碾压吗?那些毒品贩子不知道毒品能害死人吗?如果他们不知道,他们为何自己不沾毒品和行迹诡秘?那些在食物和饮料中里掺假滥添添加剂的人不知道掺进去的东西对人有危害吗?如果不知道他们为何自己不吃不喝自己弄的东西?那些拐卖妇女儿童的人,难道不知道失去亲人和亲生骨肉会是什么滋味?为何他们不把自己的老婆孩子卖掉?那些使用凶器或使用别的手段置他人于死地的罪犯不知道后果如何吗?这些丧失人性的人,其实他们都是知道他们犯罪的后果会如何的,那么,他们铤而走险的为何还要做下去?杀人的心理,在很大程度上就是罪犯要毁灭自己的犯罪证据,这说明他们也怕承担法律责任也怕死,废除了死刑,不正好让有犯罪预谋的人在实施犯罪行为时而更加肆无忌惮吗?

废除死刑是可以体现对“生命权”的重视,但是,这种认知只能得出一个或然的结论,因为,废除死刑后也许会有剥夺更多的“生命权”的犯罪发生,尽管这也是一个或然的结论。那么,当后一种状况成了常态化了,又该怎么办?视法律为面团吗?对这些法律决定剥夺“生命权”的罪犯讲仁慈,而对那些“生命权”和其他权益本要受法律保护的人置于不顾,这不是伪善又是什么呢?

比如,强奸、轮奸罪,强迫妇女卖淫罪,强奸未成年幼女罪等这都是重罪,按我国《刑法》是可以追诉死刑的,如果废除死刑了,难道这些罪犯出狱后,这些伪善者们就能保证这些罪犯不重操旧业?或者要女性在面对性侵犯时递“套套”容忍罪犯对其的性侵犯(鄙视那个大学教授用国外舶来品在我国推销的丑恶行径,递“套套”的发明权在美国)?那么,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怎样得到法律保护?

就按那些宣扬废除死刑的人们的理论把死刑废除了,那么,在废除“死刑”的同时,肯定要修改“生刑”。假设:“死刑”修改为不低于三十年或更多年的“生刑”,罪犯刑满出狱已六七十岁或更老了,那么,这位刑满出狱的前罪犯今后的“生命权”又怎样保证?没有住房,没有生活经济来源,再出现没有亲人仅孤寡一人的状况,难道把他推向社会?这种生不如死岂不是更没人性的制度造成的?如果社会承受的话,费用可是要纳税人掏的。这岂不是纳税人永远都是受害者?受害完了还要掏钱养着施害者,废除死刑的理论不就是在论证着一种伪善吗?

在我国高喊要废除死刑的人,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显示欲,而根本就不根据国情和法治精神来正确对待“死刑”的存在。我们来举一些事例,看看废除死刑到底是弊大于利还是利大于弊?

废除死刑后,《刑法》要修改那是绝对的,暂且不论。司法成本和执法成本将会是不成比例的上扬。“死刑”若修改为不低于三十年或更多年的“生刑”,那么,这个三十年或更多年的“生刑”是会修改为“不得减刑”的,监管他们的执法成本就要增加,这些费用支出是由国家财政支出的,国家财政的钱是由纳税人的税金构成的。对执行死刑的罪犯的费用,却是由罪犯自己掏的;如果,废除“死刑”了,这些“不得减刑”的“生刑”罪犯,肯定是要与“可减刑”的“生刑”罪犯分监管理的,监狱用地、基建和设施、警力以及消耗都要增加,这些都是要由国家财政拨款才能做到的。

废除死刑后,尽管可能会出现“减少犯罪”的情形,但是,用“两分法”辩证的看待事物的话,也可看成废除死刑就是变相的纵容犯罪,而这一点是最不具可操控性。按照马斯洛的人类“五大需求”来看待社会,安全感是人类生存的一种需求,人类生存也依赖社会基础,与社会发展水平有很大关系。虽然我国近几年来刑案趋势在下降,但是,恶性案件却并未降低,反倒呈上升趋势。公众在面对这种风险的无力感与挫折感还未回归的情形下,媒体以及一些学者大肆渲染废除死刑,是一种对社会正义与安全防线造成极大冲击的不负责任的行为。

死刑的存废属于立法问题。但由于其特殊性,死刑的废除从来不是几个“有胆色的政治家”或“有远见的法学家”就能促成的。死刑的存废取决于这个国家或地区的文明程度,社会制度以及这个社会制度下的国民素质。我国现在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在社会秩序和社会文明及社会心理还处在亟待规范和建立健全的现实情形下,就言废除死刑无异于与虎谋皮。这种企图超越社会普遍认知水平和现代的司法体系而一蹴而就的社会心态,是一种典型的攀比式的社会幼稚病。

废除死刑,在我国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根本就不具可操作性,废除死刑不适合我国的国情。

请那些渲染我国应废除死刑的人们,把死刑和“人权”的各自属性,以及这两者之间的关系弄清楚了以后,再来发表清醒的观点,而不要仅仅因为想在众人面前显示自己的不无知,而操控舆情误导公众,从而成为动摇社会秩序的暗涌,更不要去成为动摇社会正义与安全的防线基础的反动力之源。









如有需要转载的,请注明原创地址:http://bbs.tiexue.net/post_5133873_1.html 谢谢!

本文内容于 2011/6/13 12:06:24 被千钧棒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我国现阶段的实际情况根本不适合去废除死刑。个人认为相反应该更加健全法律法规,加强执法力度,增强监督机制。

经济发展和精神文明建设之间的落差已经实在太大了。

废除死刑我认为是对善良生民的莫视,对罪恶生命的宽容。。。。。。。。。

死刑造成的最大问题在于完全无法补救司法造成的错误(司法出错的机率不低)。另外死刑的执行也可能销毁重要人证;例如在美国有强暴犯因DNA测试而在21年后平反的例子、澳大利亚也有在处死后18年发现是冤死的例子。

我想在中国例子也不少被冤死的。

我不说了你们自己好好想想吧

首先,我个人赞同楼主的观点。楼主说“废除死刑不符合我国的国情”,死刑的存在在现阶段的人类社会有着其合理、合法性。楼主已经用“国情”两个字界定了时间和空间范围。从我国现阶段的国情来看,死刑是必要的,而且是符合国情的。

死刑,从根本上来说不仅仅是为了保护合法居民的合法权益,维护社会正常秩序,更是成为了保障人类伦理道德的底线。但是,死刑也存在无法补救司法本身造成的过失的问题,因为,死刑意味着物质上的消亡。我个人认为,从长远来看,死刑是可以废除的,或许在遥远的未来,人类可以找到更为合适的救赎方法,但不是现在。


本文内容于 2011/6/15 0:14:11 被lichenghai7749编辑

同意楼主看法,是否废除死刑因国情而异!

4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