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崩溃论是支撑美国的动力”


问:美国是什么样的国家?


“美国是第一个反抗帝国发动革命的国家。对大英帝国的独立宣言是对帝国本身的批判,而不仅仅是对大英帝国。


美国没有预见到自己能担任像现在这样重要的角色。因此美国对成为帝国的自己的形象不太满意。实际上罗马和大英帝国也是如此。在不断扩张海上贸易控制权的过程中,由于其他国家相对羸弱,造成了这种现状。很多美国人不希望美国成为帝国。不但成本高,而且容易成为别人的憎恶对象。因为掌握庞大的力量才20年,不知道如何掌控。很多美国人认为,美国没有理由负责韩国的未来。”





问:放弃帝国不是可以吗?


“目前美国控制着所有海上贸易。美国占全球经济的25%。如果美国人不消费,热衷于储蓄,中国、印度等国家的产品就没有销路。韩国不也是一样吗?韩国为何关心谁成为美国总统?不就是因为美国拥有庞大的经济实力嘛。无论美国人是否喜欢,都不可能放弃帝国的地位。”


问:美国走衰退之路已成为常识,但您为何预言美国是“未来将支配世界的唯一大国”?


“人们总是这么说。上世纪70年代越南战争后,失业率高涨,美国经济陷入泥潭时,全世界都认为美国将走向衰退。上世纪30年代大恐慌时也是如此。80年代日本成为经济大国时,学者们也说日本将战胜美国。但这种信念全部被打破。”


问:2008年金融危机也是如此?


“这仅仅是历史上的第四次金融危机。相比欧盟(EU),美国做得很好。有趣的是,‘美国衰退论’的信念成为让美国爬升到当前高度的动力。因为美国为了防止衰退而挣扎反抗。周而复始的挫败感是美国人的生存力。美国人始终认为最辉煌的时期已成为过去。”





问:据我所知美国人非常乐观,看法比较面向未来。


“这是错觉。美国比预想的更复杂,更微妙。因为美国人始终面带微笑,所以在别人看来单纯、幸福。但其实不然。我出生在匈牙利,小时候移民到美国。所以能更客观地看待美国。美国人表面上在笑,但实则内心焦虑不安(anxiety)。美国人担心‘我们是最棒的,但做不到怎么办’。这让美国社会变得不幸,但同时变得坚强起来。所以美国今后也将需要中国。就像过去需要苏联和日本一样。美国需要随时都有可能被人压一头的紧张感。美国人的灵魂始终在寻找那种不安。要时刻谨记,我们的祖先是在其他国家走投无路而移民到美国的人。美国的精神与移民历史密不可分。因此向外人证明‘我们不是失败者’就显得非常重要。我是因为在匈牙利无法生存才来到美国。我的父母非常重视教育。美国移民希望向故乡人证明自己的成功。这就是让我取得成功的动力。移民到美国的韩国人也一样。对他们来说,最大的耻辱是什么?那就是重新回到韩国。美国就是这样的人聚集的国家。苏联?日本?中国?美国人认为谁也不能压倒美国。”



问:您如何评价中国?


“我对中国的评价是崩溃(collapse),而不是崛起(rise)。中国做得很好,但同时面临着诸多问题。其中最核心的问题是贫困。6亿家庭日收入不到3美元。4。4亿人口的收入不到6美元。13亿人口中10亿以上过着像非洲一样的贫困生活。当然也有6000万人年收入达2万美元,但这些人口不到中国总人口的5%。这不是真正的中国。”


问:真正的中国是什么样的国家?


“中国是没有内部经济(internal economy)的国家。欧洲和美国不买中国产品就无法生存。所以中国就像外部世界的人质。不同阶层之间弥漫着紧张感。在经济快速增长时,这些问题很容易处理。但今后不会再这么轻松了。因为工资上涨,利润减少。中国希望转向高附加值产业,但将会面临与美国、德国、日本、韩国等国家的竞争。”


问:中国当前处于什么位置?


“就像1989年的日本。日本在耀眼的增长背后,金融系统陷于崩溃。就像现在的中国,日本购买了外国资产。这是中国的增长周期达到极限的信号。每个国家都寻找不同的解决方法。日本放缓了增长率。”


问:中国的解决方法是什么?


“如果失业问题严重,中国就撑不下去。到城市找工作的农民一旦失去工作,就会让社会陷入动荡。为了满足他们,中国向6000万人征税进行分配。用征收的税金可以维持军队的忠诚,但中国的这种解决方法只能压迫国民。”


问:十年以后的中国将会如何?


“十年内中国要放眼于未来寻求答案。为了解决矛盾,是学毛泽东败坏国家?还是重新采取20世纪中期的地区主义和不稳定的模式?”

“日本将凭借可怕的团结力回归亚洲第一”


问:您对日本的评价很高,为什么?


“在经济实力上日本与中国处于同等地位。日本国防力强,贫困人口少。日本知道自己有什么问题,有解决问题的能力。日本是单一国家。正如从大地震中所看到的,日本有着惊人的团结力和协作精神。在这一点上韩国不如日本。日本是高度凝聚的社会,有着比外人看到的更强大的、非正式社会统治存在。经济强、教育水平高、国民听从政府的国家怎会衰退?”


问:日本不也面临着低增长、老龄化等诸多问题吗?


“人们把日本经济停滞的20年称为‘失落的20年’,但这是对日本目标的误解,是用西方观点来评价日本价值。日本企业宁愿牺牲利润,也维持社会核心价值——雇佣。不是失去了20年,而是保全了价值。”


问:日本经济能否可持续发展?


“日本也不能继续通过增加债务来保护价值。日本也要改变经济和社会结构。但日本有着非常有利的条件,那就是没有像中国一样经济不够发达的10亿人口。在保持社会的稳定下可实行紧缩的国家就是日本。”


问:在应对大地震的过程中表现出了领导力上的问题,您怎么看?


“二战时日本领导人并没有说‘为了胜利将在所不惜’。惟独日本国民(在领导人不能发挥力量期间)没有发动革命。日本是一直会等到领导力形成的国家。”


问:那您为何又说日本非常危险?


“日本最根本的弱点是没有天然资源。如果海上交通被堵塞,日本就会失去一切。霍尔木兹海峡、马六甲海峡、南中国海都是日本的生命线。所以日本始终处于不安中。一旦(在生命线上)发生危机时找不到解决方法,有可能再次变得极具攻击性。只要恢复国力,日本就会增强海军。要研究应对具有攻击性的日本的战略。”


“韩国在未来10年到20年内统一”


问:韩国的未来会怎样?


“(指着世界地图)韩半岛犹如一颗被中国、日本、俄罗斯包围的炸弹。走下坡路的中国5年后还会支持北韩吗?统一有望在未来10年到20年内实现。不知道这是不是韩国人所希望的。韩国在处理北韩问题时将需要美国的帮助。尤其是面对统一后的金融问题时将更需要。”


问:周边国家是否会欢迎统一的韩国?


“美国没有更好的方案,所以会欢迎,日本既不反对也不会高兴。中国因为丧失了对北韩的控制,没有理由反对。”


问:韩国担心北韩崩溃将摧毁迄今取得的经济成果,您怎么看?


“韩国的国力充满活力。无论北方发生什么事,都能保持国力。统一后的前十年将很艰难,但把目光放长远一些。如果把北韩的土地、资源、廉价劳动力与南韩的技术、资本、领导力相结合,将产生巨大的协同效应。我一直对韩国统一后的中国东北感到好奇。中国将致力于加强内部管控。俄罗斯对远东亚洲的影响力也在减弱。日本又相隔太远。韩国统一后在东北地区将出现巨大机遇。统一后韩国将成为强国,成为阻碍日本的荆棘(thorn)一样的存在。也就是说,虽然没有足够的实力扼杀日本,但将构成严重威胁。”


问:您预测未来10年在西太平洋地区,韩国将成为美国最强有力的伙伴,为什么?


“因为历史背景,韩国轻视日本,不信任中国。与美国的关系也不融洽。但如果日本变强,中国变弱,韩国将需要美国。美国也为了在日本和中国之间保持均衡,将依赖韩国。韩国已成为具有相当规模的技术中心。中国(为了克服危机)将渴望得到韩国的技术。美国将通过确保对技术转让的部分控制权来加强对中国的影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