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茧 正文 惊心动魄的狙杀

周于仲谋 收藏 0 2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6.html


星期天,按惯例,早上不用出操,也不用担心睡觉时间长短的问题,躺在床上的仲谋迷糊糊之际,被中队长叫醒,“仲谋,都快十点了,还在睡觉,赶紧起来,政委找你!”,一骨碌爬起来,迅速穿好军服,皮鞋,戴好军帽,被褥没叠,脸口没洗,来到敞开的政委办公室,“报告”,“进来”,看着一脸邋遢的仲谋,政委也没说话,起身关好门。

回到桌后,坐下来,小声地命令,“仲谋,马上执行一项军事任务,射击教官点名要你,具体行动听教官的安排,给你一分钟的时间洗脸洗口,去吧!”,看着转身要走仲谋脚下的皮鞋,皱了皱眉头,“换解放鞋,记得扎武装带!”,跑步离开办公室,回到宿舍,以最快的时间换好鞋,扎上武装带,胡乱地洗好口脸,跑步回到办公室,政委拿着表,看着仲谋笑了,“还行呀,正好一分钟”,“随我来”,跟在政委的后面,快速跑步下楼。

穿过教学楼,两人来到学院办公楼的前面,花坛旁停着一辆挂军牌的旧桑塔纳,到了跟前,车门从后面打开,射击教官在车里出来,向政委敬了个礼,没有说话,转身上车,“上车”,政委的命令传来,向政委敬礼后,仲谋拉开车的后门,上车,车出了学院的南大门,沿着陇海西路向东疾驰而去。

有了前次的经验,仲谋这回不太慌张,跟着教官,本不用担心,何况,这还是命令,坐在车里,教官一直没有说话,挽着手,闭目养神,见教官一脸严肃的表情,也没敢开口,侧过头,仲谋默默地看着窗外。

车外的风景飞快地一闪而过,似放映的幻灯片一般,不间断地变换着角色,眨眼间,车已过了陇海中路,拐上京广路,一路向南。约莫一个半小时后,车到了一个小镇,停下来,“下车”,拉开车门,仲谋和教官从车的左右一起下来,早有佩戴上尉军衔的军官等在旁边,四周都是荷枪实弹的解放军战士,“快走”,在军官的引领下,教官和仲谋快速跑步前进。

正在这时候,却听到前方传来“砰”的一声,紧接着又是一声,仲谋的心顿时提了起来,这是熟悉的枪声呀,也没敢说话,紧紧地跟着教官,三人迅速跑步来到一处楼房下,随着军官,二人快速上楼。推开三楼的房门,室内有两个士兵紧张地站在窗帘的后面,小心翼翼观察着外面的动静,“注意隐蔽”,简单的交代了一些事情,军官带上门,和士兵一起下楼。

一进门,仲谋就发现,在室内右边窗户边的地下赫然摆放着一把奇异的枪支,全枪约1.2米长,其枪肩还配有瞄准镜,酷爱枪械的仲谋马上认出,这是中国现役陆军配备的79式狙击步枪,导气式复进,枪机回转式闭锁,10发弹匣供弹,口径7.62MM,旁边的桌子上还放着一副军用望远镜。

原本一脸严肃的教官,此时脸上竟然出现亢奋的表情,低下身,小心谨慎来到枪支旁,快速地抄起,仔细开始检查,仲谋单腿蹲在地上,表情复杂。“注意隐蔽,现在分配你的作战任务,马上到房间内找小枕头!”,小心的站起来,尽量地矮下身体,推开虚掩的房门,在凌乱的床铺上找到一个略微小些的枕头,出来后递给教官,“你的任务是,在左边的窗户前用望远镜观察罪犯所在的位置,随时报告他的方位,目标,前方50米的公共厕所”。

抄起桌上的望远镜,谨慎地来到左侧窗户后,用手撩开厚厚窗帘的一角,仲谋向外张望,只见远处的一间大型公共厕所外,或站或卧着很多全副武装的武警战士,稍远一些的地方也围满了密密麻麻荷枪实弹的解放军士兵。打开望远镜的护盖,将背带挂好在脖颈处,双手握好,将望远镜伸出去,先调整好目距,然后开始左右两侧的物像调整,直到锁定了远处的公共厕所,仲谋才舒了一口长气,观望的间隙,用余光瞥了一下旁边的教官。

不一会儿的功夫,教官已经将窗帘固定,一侧的玻璃窗推开,枕头搁在了窗台上,狙击步枪早已架好,黑洞洞的枪口指向着公共厕所的方向,肩抵枪托,眼贴瞄准镜,手扣扳机,一动不动地望着前方。“砰”的一声,枪声又一次传来,溜号的仲谋打了一个哆嗦,“砰”,“砰”,“砰”“砰”······,枪声连续传来,赶紧认真地观望,望远镜里,清晰地看到,围着厕所的武警战士有人在连续开枪,但经仲谋反复仔细观察,也没有发现厕所里有人的迹象,“报告,没有发现目标”,“明白,继续观察”,沉住气,仲谋继续认真的观察和搜索。

公共厕所很大,上部由钢梁撑着塑料瓦铺就的顶棚,周围有厚厚的砖墙围着,砖墙较高,应该会超过两米,在仲谋所在的方向,只有一个出口,附近都是居民楼,背靠的楼房离厕所只有不到一米远,估计罪犯应该位于仲谋所在的这个方向,一眼看过去,厕所内一律都是蹲坑,共分四排,间有高砖墙隔断,平瞄过去,难怪看不到人影。

时间一分一秒的走着,却再也没有枪声传来,透过望远镜,仲谋发现,厕所外的战士已改变了攻击的方式,除了有几个人还是警惕的端枪守着,其他的人员都躲在了隐蔽的地方。突然间,在厕所外不同的方向,有东西不断地扔进厕所内,没有听见大的爆炸声,却只见一阵阵的白烟不停的升起,厕所内浓烟滚滚,望远镜里一时之间一片模糊,看来,估计是在使用国家少量进口的催泪弹,逼那小子自己出来,先看看效果如何?

从浓烟开始升起到散尽,没有看到有任何生物从厕所内跑出,仲谋都开始有些怀疑自己的眼睛,这人肯定在厕所内,咋会没有任何反应?难道已经嗝屁了?这时,有战士爬上墙头,“砰”,一声枪声从厕所内传出,勇敢的小伙子马上摔到了地上,一动不动,围墙挡着,一时间看不到小伙子的具体状况,“注意,看清罪犯的位置”,教官在提醒。

静下心,仲谋不敢遗漏任何的疑点,从上至下,从左至右,反复地搜索着厕所内每一处地方,突然,有枪管快速地一闪而过,“报告,发现目标,位置左上方最里面的蹲坑”,“明白,我也看到了,继续观察”,死死地盯着确定的蹲位,仲谋大气都不敢出,目不转睛,可蹲位内再无动静。

仲谋打心眼里“佩服”这小子,先不说枪法如何,就凭现在蹲在厕所里的时间,估计都可以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想当年,读中学时,仲谋跟人打赌,要求端着碗边吃饭,边在厕所里呆上半个小时,一分钟不到,仲谋就举手投降,那哪是人做的事情?这小子虽说没人在他身边“办事”(估计也没那个胆量),但如果要求他边吃饭,边蹲在厕所里,想来绝对能超过一个小时,牛人啊,只可惜,怕是这辈子再也吃不上饭了,看这架势,活着的可能性已是微乎其微,真应该把他送到伊拉克去,说不定还能为“米”国做一些“贡献”!

时间慢慢地过去,蹲位还是没有任何动静,由于长时间的观望,站起来又嫌高了,蹲着吧,还够不着,那姿势要多难受有多难受,仲谋浑身都不是滋味,瞅了瞅教官,看来大家彼此彼此,可能教官要更难受一些,毕竟他有更重要的“工作”和更大的心理压力。心里同情着教官,不禁诅咒起厕所里的小子——要死请快些死,免得我们一大帮人一直围着转,看把一个个人都累得贼死,围墙边年轻的战士和士兵还冒着生命的危险,早死后,黄泉路上,忘川河旁,奈何桥畔,望乡台边,等待的孟婆说不定会多舀一瓢汤,滚滚红尘中数不清的悲欢离合,都会随着多舀的“孟婆汤”缓缓入喉,永远凝固于走在奈何桥上那欲言又止、悔恨不已的黯然回眸间,化做缥缈云烟,淡然散去,来世一定会做个安分守己的好公民,平平淡淡,过完一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