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豹 正文 008 再打羊淀儿沟之二

古道清风 收藏 4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6.html[/size][/URL] “你还别说,我觉着啊,咱支队长就是比诸葛亮还诸葛亮,他说能来,那小鬼子就一准能来。” “拉倒吧你哪,那小鬼子再二,还能二到吃一百个豆儿不嫌腥哪?你以为都像你那傻了巴叽的德性哪?——那不真的成了老母猪吃死食了。” “哎,哎,怎么说话哪?谁傻了巴叽的了?你他娘的才傻了巴叽再加上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6.html


“你还别说,我觉着啊,咱支队长就是比诸葛亮还诸葛亮,他说能来,那小鬼子就一准能来。”

“拉倒吧你哪,那小鬼子再二,还能二到吃一百个豆儿不嫌腥哪?你以为都像你那傻了巴叽的德性哪?——那不真的成了老母猪吃死食了。”

“哎,哎,怎么说话哪?谁傻了巴叽的了?你他娘的才傻了巴叽再加上个二了巴叽的呢。”

“我瞅着你啊,就比他娘的小鬼子还二。”

“得,得,得,都他娘的给我消停点儿,得瑟啥?我瞅着你们还是都不饿,真的饿了就没心思在这儿磨牙了。真他娘的烦死人了。”

“嘿嘿,这羊群里啥时候蹿进你这条驴来?就显你个儿大呀?我看你是皮痒欠削。”

“来就来呗。谁怕谁呀,擎好吧你,有种你从雪窝子里拱出来,我这儿正闲得慌,等着哪。”

“噢。”这才醒悟过来:“你小子这是明知有纪律,老子现在起不了,才敢这么放肆。你就等着吧,等打完这一仗,看我怎么收拾你。不忿哪?”

“忿?两腿夹个卵子,谁忿谁呀,老子忿你?老子等着你。哎,哎,大伙儿瞧瞧,就他那个熊样儿还想收拾老子?做梦吧你,还指不定谁收拾谁哪。”

“呵,癞蛤蟆打哈喇——口气够大的,啊?你再给我嚣张一个?”

“老子就嚣张了,你能咋地?”

“好,好,有种,有种,我服了,服了行了吧?你小子,三斤半的鸭子三斤四两的嘴,除了你那张臭,就啥也没了。嚣张,你就在那儿嚣张吧,看待会儿老子怎么收拾你小子。”

“好胀不如现钱。我就嚣张了,有能耐你就现在过来收拾我。”

这几个吵吵的实在招人烦,终于有人忍不住了,出面干涉:

“哎,有完没完哪?你几个吃饱了撑的,不饿啊?不就痛快、痛快嘴吗?烦不烦人哪?消停一会能死啊?唠那些没用干啥呀?叫你趴着你就老老实实地趴着得了,是敢起来掐上一阵还是咋的?——唉,要是能来口酒就好了。”

这一下,招来了刚才那几位群起攻击。

“哟?这不是坎子吗?这羊群里啥时候冒出你这么条大尾巴狼?装什么疯哪?”

“哪啊,现如今,人家坎子管上纪律啦。”

“什么,什么?坎子管上纪律了?我咋不知道?”

“你算老几?人家是内定,咱中队缺个指导员,就是他的了。”

“啊?”

“真的假的?”

“拉倒吧。坎子当指导员?那真是蛤蟆爬到脚面上,不吓人倒够麻人的。”

众人“哄”地一阵笑,稍稍停了一下,又叨叨开了。

“我说刚才那哥几个,还掐不掐啊?”

“掐。咋不掐呢?谁不忿就掐。”

“啥他娘的忿不忿的,整这些水了叭叽的干啥?你俩就捡干的捞,说说待会儿咋整?咱们也好卖卖呆、去给你俩做个见证。”

“操,还真有不怕事儿大的。又来了一个能掺和、瞎搅活的,你就少嘞嘞两句,消停一会儿不成吗?”

“不成。”

“小鬼子,你他娘的来不来呀?给个儿动静啊。”

“他姥姥的,不折腾死也得让冻死。”


······

羊淀儿沟两侧的雪窝里时不时地冒出零零星星的各种议论声,甚至是骂娘声。曾豹蹲在沟坎北侧的一个突起处,举着望远镜面朝东阳城方向观望着,那里沉睡在夜幕里,什么也看不见。他不时地蹲下又站起来,站起来又蹲下,反反复复。战士们的闲言碎语不断地飘进他的耳朵里,但他却充耳不闻,参谋长何坚站起身想制止,被盖彬一把拉了下来:“别管他们。这不是坏事儿,免得睡着冻僵了。”

“来了!”曾豹转头对警卫员:“把各队队长给我叫来。”

当战士们看到东阳城方向漆黑如墨的天幕突然被十几条雪亮的光柱划破的时候,饥饿、寒冷、疲劳、怨气······像是群魔遇上了顶级的驱魔法师,瞬间便遁匿的无影无踪。兴奋的他们又开始嘀嘀咕咕地议论起来。

“嗨,来了,来了,真的来了。”

“神了,神了,咱支队长神了。服,服,不服不行。”

“我刚才说啥来着?我说咱支队长说鬼子能来就一准能来,这话没错吧?我没扒瞎吧?”

“嗨,还甭说,井村这瘪犊子玩意还真他娘的老母猪吃死食——离不开这个槽咧。”

“支队长真是神脑子。”

······

“不许说话!”黑暗中传来威严命令,沟坎两侧立时无声。

“大家听着!”黑暗中曾豹向聚拢在身边的队长们下达简短的命令:“我们的目标是尽可能多地杀伤敌人、烧掉他们车辆和物资。现在,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就看你们的能耐、本事了。不过有一点大家记住了: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向下冲!——纪宗祥,白天你不是没过上瘾吗?现在随你怎么显摆都成。”

“是!”大家齐声应道。

老法子,掐住头截住尾,猛砸中间。当八辆汽车钻进伏击圈里时,领头的卡车便被地雷“轰”的一声掀翻在沟底,将前进路一下子赌得死死的。地雷的爆炸声刚刚响起,手榴弹就如雨点般砸向沟底,盖天叫劲力十足,鸣着“啾啾”刺耳的长啸声中窜上空中,再砸进沟底。在连续不断的“轰轰”爆炸声中,鬼子的汽车一辆接一辆吐出了火焰。

轰轰,轰轰。

沟底,盖天叫的铁沙和钢钉携着手榴弹的弹片张牙舞爪、肆无忌惮地扑向敌人,恣意撕裂敌人的肌肉,吞噬他们的小命。

这时,火借风势,风助火威。转眼间,羊淀儿沟犹如一条掉进腾腾烈焰之中的巨蟒,它扭动身躯,挣扎着、翻滚着、呻吟着、嚎叫着。

“大家听着,我们是黑打亮,小鬼子是亮打黑,都给我静下心来,瞄准了一枪一个。啊!”林世大看着沟底那些满地乱蹿的鬼子、伪军高声大喊。

曾豹蹲在土坎后,举着望远镜纹丝不动地、静静地向黑暗中的东阳城方向瞭望,只有爆炸的红光在他的半边脸上跳跃,对身旁的战斗全不理会。他仿佛置身于另一个世界似的,这激烈的枪炮声和厮杀声跟自己丝毫无关联或根本就不曾发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