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9.html


四百多艘欧洲战船大摇大摆的进入了南海舰队精心编制的狩猎网却仍然没有发现,南海舰队却凭借着更为优秀的望远镜发现了他们。

“报告将军,敌方主力舰队已经进入我军埋伏圈,按计划我舰队将会同二三舰队护卫战二号执行封堵任务,可是现在进入陷阱的敌军主力远超我军预测,据目测估计敌方舰队数量应不少于四百艘。”第一分舰队参谋正在向第一分舰队司令吕海汇报着最新的情况。

“老天,从哪冒出这么多的红毛番的战船。”吕海神色凝重:“向周围其他舰队立刻汇报。”

“各位当家的,前面是南海舰队的主力,咱们马上就安全了。”陈玉书一半欢喜一半担忧的站在郑芝龙的旗舰上不停地向南海舰队打着旗语。

“我后方敌主力战舰数不下四百。”战一号上的联络兵隔着老远就拿望远镜翻译出了陈玉书的旗语:“赶紧通知整个舰队,敌方主力正在接近,战舰数量不下四百。”

没过多久整个南海舰队上下就得知了这个出乎他们意料的事情,紧跟着欧洲联合舰队的主力就出现在了整个南海舰队的面前,毛文龙等将领立刻调整了作战计划,战列舰和巡洋舰上最重射程最远的攻城用红衣大炮被缓缓的推了出来瞄准着从西而来的欧洲联合舰队。

“预备,放。”战一号战列舰和巡十,巡十一,巡十二主甲板上的红衣大炮在双方还隔着十多里地时就拉开了这场海战的序幕。

“前方发现一支巨型舰队,他们在向我们开炮,珍妮女王号被击沉,黄金海岸号被击沉。。。。。”处于联合舰队最中间的旗舰皇家橡树号上瞭望手不停地在汇报着自己舰队前方舰只的遭遇,南海舰队重型火炮射手都有大量的实弹射击经验,准确率不是黑水公司那些海盗们可以比拟的,在一开始就轰沉了对方数艘战舰。

“我们离那支舰队还有多远,为什么没有提前发现他们?”白金汉公爵大怒的训斥着瞭望手。

“阁下,我们离那支舰队最少还有五英里,我军的炮火打不了那么远。”瞭望手在瞭望台上大声对着底下那些达官显贵们说。

“给全舰队下命令,全速前进,靠近这些明国的舰队,这种威力和射程的火炮射速肯定会很慢,趁他在装填的时候靠近它。”英国人作为海上强国在此刻下达了一个正确的命令,联合舰队的战船们按照命令疯狂的逼近南海舰队,南海舰队随着距离的缩短各种火炮也开始加入了这场火炮的盛宴,但是南海舰队密集的火炮网还是无法阻止数量众多的欧洲联合舰队,欧洲人在被南海舰队狂轰的时候终于进入了自己的火炮射程向南海舰队开火,为了最大效力的发挥南海舰队的火炮优势南海舰队选择了以船的侧面面对敌军,这样虽然自己的火炮可以同时射击的数目上去了但是自己被攻击的目标也跟着扩大了,作为旗舰的战一号战列舰在欧洲联合舰队的第一波攻击里更是承受了近百发炮弹,甲板上和侧面船体上也被打出大量的洞,在联合舰队靠近之后南海舰队的红衣大炮变得没有了用武之地,只得依靠侧面的各式火炮来进行攻击,使用了开花弹的大明海军在这里拥有着火力上的据对优势但仍不足以弥补数量上的劣势,大批量的欧洲联合舰队的战船靠了上去,他们的水手试图爬上这些巨大的战舰去和那上面的异教徒进行近身肉搏来避开自己这一方火炮上的劣势,南海舰队此刻装备的步枪发挥了它们的作用,密集的弹雨将那些像壁虎一样攀爬在大型战舰一侧的联合舰队水手们像干煸的蚂蟥一样纷纷掉落海中,掷弹手也按照平时的训练有条不紊进行着射击,在那些围绕在大明战舰旁边的欧洲战船上绽放着血与火的花朵,临时加强到各艘主力战舰上的海军陆战队也和海军官兵们一同御敌,漫天的手雷像冰雹一样砸向敌军的战船,每一声手雷的爆炸声都会带走数条联合舰队水手的生命。与此同时战二号战列舰和第一至三舰队也完成了他们的包围任务点起了反击的狼烟,突然出现在联合舰队后方的南海舰队让本来就混乱不堪的联合舰队变得更加混乱,联合舰队的船只四处乱窜试图找到一个突破口。

“不行,这样下去联合舰队就要毁灭在这里了,必须要在这些异教徒的陷阱里撕开一个缺口。”白金汉公爵并不只是一个废物:“以我舰为先驱,让其他的战船跟在我们后面,就在这些异教徒的正面撕开一个口子从哪里冲出去。”

“让最前面的那几艘船点燃自己去冲撞那些异教徒的战船,把他们点燃起来。”随着这道命令最前方的几艘欧洲联合舰队的战船上燃起了熊熊大火顺着风直扑战一号战列舰,试图将它付之一炬为联合舰队打开一条生路,已经饱受重创的战一号战列舰已经无法承受这几艘纵火船的袭击,作为这次作战的中心和最为重要的火力输出的战一号战列舰无法躲避这次自杀式的进攻。

“敌军纵火船正在驶向旗舰,拦住他们。”巡十和巡十二两艘战舰在此时刻用自己身躯挡下了这次的自杀攻击,燃烧着熊熊烈焰的联合舰队军舰在撞上这两艘巡洋舰之后他们身上的烈焰引爆了他们船上的火药发出了剧烈的爆炸,这次爆炸在两艘巡洋舰的侧弦各开了一个大洞,汹涌的海水迅速的灌入了这两艘巡洋舰。

“全体弃船。”第十分舰队指挥官叶枫整了整自己的军装冷静的下达了弃船令,在同一时刻他的同袍第十二分舰队指挥官谢劳也同时下达了同样的命令。

“将军,你也请赶紧离开吧。”他身边的参谋看着冷静的过分的叶枫请求道。

“作为这艘巡洋舰的指挥官我有义务和它共存亡,你们赶快走吧。”谢劳冷静的说着,他已经和他的战舰融为一体了。

谢劳的话音还没落他的后脑就被重重一击,眼前一黑倒了下去,他的参谋和护卫赶紧架着他就往外跑:“将军,对不起了,不过您不能死在这里。”这一幕也同时上演在了巡十号巡洋舰上,叶枫也被自己的部下击昏之后带上了紧急逃生船驶离了正在缓缓沉没的战舰,而那些仍然坚守在战舰上的炮兵们还在不停地向着面前的联合舰队开火,一直到这两艘战舰沉入海底为止。

“全体舰队加速,自由射击,务必要减轻总督大人他们那里的压力。”战二号上耿精忠大声的喊着,在他的位置可以清楚的看到巡十号和巡十二号两艘巡洋舰正在缓缓沉没,现在包围圈西面只剩下了巡十一和战一号战列舰以及那些护卫舰在苦苦支撑,其他各分舰队也都红了眼的死命向着眼前的联合舰队开炮并挤压他们的回旋余地。

“提督大人,巡十一号请求战一号后撤这里的空隙有他们来接手。”毛文龙身边的传令兵大声传达第十一分舰队指挥官刘武的请求。

“不准,战一号作为旗舰不能后撤,就是我战死在这里战一号也不准后撤。”毛文龙连想都不想的就拒绝了:“本督誓与战一号共存亡,绝不后撤一步,传令全军,现在开始反击。”

“天色马上就要黑了,只要天一黑我们就立刻冲出这个异教徒的陷阱。”经过了大半天的激战夜色即将降临在这片海域上,经过一下午的激战所有的联合舰队成员都明白联合舰队是无法击败眼前这支拥有着巨型战舰的大明帝国海军的,现在他们只想着如何在这里逃脱。

“再过半个时辰天色就要黑了,敌军必定会趁天黑逃脱,绝不能让他们拖到天黑,传令全体舰队,必须在天黑之前结束战斗。”毛文龙看了一眼天色也有些着急,天黑之后自己的火力优势就无法发挥了。

随着三颗红色的信号弹划破天空整个南海舰队进入了更加疯狂的火力猛攻之中,战列舰和巡洋舰之上的红衣大炮也尽可能得压低了炮口对着面前的联合舰队开火。

“提督大人,本舰重型火炮炮弹已经用完,轻型火炮炮弹也几近用尽。”“提督大人巡十一发出炮弹用尽的信息。”“报告提督战二三四号都发来重型火炮炮弹用尽的信号,其他各分舰队旗舰也都陆续报告重型火炮炮弹用尽。”这些炮弹用尽的信息迫使毛文龙不得不下令:“以战一号作为先锋冲入敌群,通令各舰队做好白刃战准备。”

“战一号作为舰队旗舰不应当以身犯险,弟兄们,为提督大人杀开一条血路,以我们来作为战一号的盾,作为大明帝国海军的矛进攻,日月昭昭,天佑大明。”巡十一之上副总兵刘武率领第十一分舰队抢在战一号之前以巡十一巡洋舰作为先导率先攻入了联合舰队之中,其他的各分舰队也都在舰队旗舰的引导下突入了欧洲联合舰队集群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