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刊:与华有历史旧怨的周边邻国最害怕中国崛起

枭龙FC-1 收藏 2 336

美国《时代》周刊网站6月7日发表题为《为什么我们害怕崛起的中国?》文章,以下为主要内容:


显然中国的崛起整体而言对全球经济是有益的。中国13亿人获得新的财富,意味着多了13亿可以从世界其他国家购物的人,为美国实验室和日本工业区乃至巴西的矿井创造就业。不再完全依赖于美国消费者的全球经济可能会更加稳定和繁荣。


但几乎没有人是这么看待中国的。许多人根本不承认中国在世界经济中的积极作用。相反,他们把注意力集中在中国所带来的竞争或是许多人认为中国“偷走”的就业机会。


不过即便是那些意识到、甚至直接受益于中国发展的人,也无法不对中国的发展感到不安。但为什么会这样?我们为什么会这样担心崛起的中国,却不担心崛起的印度?或者说,为什么一个经济强大的中国比一个更强大的欧洲更难以让人接受?


许多人对于中国崛起的矛盾情绪,正是我最近在《时代》周刊撰写的关注澳大利亚与这个“中央帝国”关系的文章的主题。澳大利亚正在发生的事情对于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对于未来的启示。


而对于我来说,在澳大利亚进行报道让我思考为何我们这么多人——不光在西方,在亚洲也是如此——对于中国成为超级大国这件事如此忧虑。


世界上没有几个国家从中国迅速的经济增长中获得多于澳大利亚在经济发展方面获得的好处。由中国需求——尤其是对原材料的需求——猛增而带来的出口繁荣是澳大利亚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得以避免衰退的重要原因,甚至可能是决定性因素。


对华贸易还刺激了投资和就业。但与此同时,澳大利亚人对于他们和中国关系的发展开始感到不安。他们担心经济增长太过依赖中国。


他们担心中国会利用其经济影响力对澳大利亚施加政治压力,担心有利于他们钱包的那些事情会从政治上和战略上对国家造成伤害,而且中国越强大,潜在的危险就越大。




中国经济模式挑战西方


美国人对于中国人持有如此之多的美国债券深感不安。日本持有的美国债券与中国差不多,但似乎并没有让任何人感到不安。

当然,30年前可能会有人不安。许多人今天对中国的反应和上世纪80年代对日本的反应非常类似,当时日本对西方来说是新兴的经济挑战者。


近年来,美国人对中国试图收购优尼科石油公司感到不安;20多年前,美国人对日本收购洛克菲勒中心感到不安。为什么?


在美国对索尼收购好莱坞哥伦比亚影片公司作出过于情绪化的反应之后,索尼创始人盛田昭夫指出,出生于澳大利亚的鲁珀特· 默多克此前收购了二十世纪福克斯,却没有遭遇这种波折。盛田昭夫指山,其中的原因就是种族偏见。


这或许也是今天中国面临的部分情况。但问题远比这复杂得多。在西方,欧洲人和美国人统治了世界舞台长达几个世纪,以至于其他人对全球霸权的宝座提出要求会让他们感到不适。


当年美国人对日本所担忧的就是日本人是全球经济中的竞争者,而非合作者。他们担心日本试图削弱美国的统治地位,至少是在商业领域。


此外,日本还依靠一个对美国的自由市场和自由企业理念形成挑战的经济体制获得了成功。对于许多人来说,日本崛起的背后似乎有着某种危险——一个具有竞争性和陌生的经济、企业和文化体系,产生了优于西方的结果,并且似乎只关心自己的利益。


来自日本的挑战不仅是经济上的,还是意识形态上的。


今天许多人对于中国的担忧十分类似。中国也采用了竞争性的经济模式——“国家资本主义”——挑战西方的经济思想。


在许多方面,中国还表现出一种重商主义的姿态,让人觉得它几乎不关心其他任何人。中国保持着对货币的控制,这样其出口就能够战胜其他国家,它还随时随地尽可能地为自己攫取自然资源。

最糟糕的是,中国经济增长背后的政治意识形态与西方关于民主和人权的理念截然相反。


中国不仅在世界市场上与美国竞争,还提出了一个完全不同的经济和政治体系。中国正依靠美国人所鄙弃的理念取得成功。




中国挑战政治军事框架


许多人对中国的担忧还不止于此。没有人认为日本会对西方构成军事威胁甚至成为世界外交影响力的挑战者。日本想成为第一,但只是在世界经济中的角色。


此外,日本还是全球性组织机构的一部分——它是七国集团成员,同时是立场清晰的美国军事盟友。


中国则完全不是这样。中国正利用其经济影响力越来越多地提出由美国领导的政治经济体系的替代品。北京方面经常抱怨美元的主要地位并希望自己的货币扮演更加重要的国际角色。


中国的外交官们试图在非洲和拉美扩展中国的政治影响力,同时支持那些显然与美国利益相敌对的国家。同时中国也正在成为更加强大的军事国家,这让其邻居们——


其中许多都有过与中国冲突的历史(韩国、越南、日本)——极为紧张。中国的GDP每增长lO%,其政府就会在其武装部队上花费更多的钱。


换言之,中国挑战的似乎不仅是当今的经济正统和秩序,还有世界的政治和军事框架。

中国不满足于把更多的电视机卖到世界上。中国人希望对世界有更大的控制力,他们希望利用自己的经济影响力来实现这一点。


事实上我们只是在猜想中国作为一个超级大国会怎么做。由于中国现在还是一个相对贫穷的国家,我们有理由认为,在其发展的现阶段,中国领导人应该会专注于对中国有利的事情。


随着中国变得更加富有,他们的视野会不会更加宽广?我们不得而知。


当美国取代衰落的不列颠帝国成为全球领导者的时候,全世界很清楚会发生什么——总体而言,美国会继续坚持自由企业和民主的理念。


现在,一个同样重大的转变正在发生——东方的崛起——但人们不知道这对于世界文明的发展方向意味着什么。或许这是我们最担心的。一个正发生根本性改变的世界的不确定性。(作者迈克尔·舒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