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 第四卷 垂直入侵 第三十章 悲伤之日(6)

赤色风铃 收藏 1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


在每一名新兵的第一堂野外战术课上,他们都会被告知:当你的靴底踏着的不是水泥、沥青或坚固的岩石地表时,你就必须时刻留意你的脚下。现在,事实再清楚不过地证明了这一告诫是何等的正确——尽管有些人再也没机会因此而受益了。


很显然,这支临时集结起来的部队压根没想到这一点——他们从没想过,对于拥有强有力地机械臂的战斗机器人而言,在几乎完全由黄土构成的小型环形山山体内部挖掘隧道完全是举手之劳。因此,当那台战斗机器人像一只捕食的地蜘蛛般从山坡上突然出现的洞穴中钻出来时,呆在那附近的大多数人根本来不及反应——不断爆炸的迫击炮弹产生的巨响和震动让他们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脚下的异动,直到那些冷酷而有力的机械臂将他们拦腰攫住、再像投篮般远远地抛掷出去。另一些人则在听到了最早的几个受害者的尖叫(很快就变成了惨叫)之后迅速注意到了身边的异动,并判断出了事态的严重性。但他们所来得及做的也仅仅是在生物本能的驱动下猛吸一口气,然后拼尽自己的肺活量高声叫喊。


——直到准确穿透他们身体要害部位的锥状弹头干净利落地结束他们的喊声为止。


一共有六台战斗机器人从这个洞口中鱼贯而出,并在半分钟的时间内就终结了洞口附近半径五十米内区域中的所有抵抗企图。在更远的地方,一些士兵在仓促中开始试图用手头可以找到的一切东西来消灭或击退这些突然出现在包围圈外的不速之客、挽回由于他们的疏忽而造成的恶果。突击步枪和通用机枪发射出的曳光弹凌乱地在空中划出一道道暗红色的痕迹,交织成一张怪异而不规则的火网,几枚迫击炮弹则在稍后落在了山坡上,在厚实的黄土层上留下了几个颇为可观的弹坑,不过这一切似乎都没什么作用。六台战斗机器人两两一组,相互掩护着交替前进,用它们精准的射击让大多数试图向它们开火的人都打消了这个念头。另一些人试图朝它们发射烟幕弹,但却仅仅造成了更大的混乱——在如此近的距离上,这么做并不能有效阻止它们继续开火。反倒是让那些过度紧张的士兵们在烟雾中的胡乱射击撂倒了不少自己人。


“见他妈的鬼!这就是你所谓的‘呆笨的机器’?”在最初的震惊之后,京特.魏格纳终于感觉声带和舌头又是自己的了,于是他立马失态地朝着罗南吼叫了起来,仿佛这次该死的突袭全是罗南的错误理论造成的似的,“现在怎么办?”


“我们只能等突击组的人赶回来。只有他们的动力装甲和便携式机关炮能够对付这些家伙,”满头灰发的技术员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习惯性地将一支自卫手枪握在了手里,当然,如果真要和战斗机器人面对面拼命,这玩意不会比弹弓和投石索更有用处,“现在先拖住这些混蛋,别让它们溜了!”这后一句话是对临时营地中的所有人喊出来的。


爆炸声和枪声几乎充塞了每一个人的耳膜。也许有人听到了他的话,也许没有,不过结果都没有太大的不同:大多数人并没有试图拖延这些可怕敌人的前进步伐,而是相当明智地选择了迅速闪开,将麻烦留给其他足够勇敢的人。


战斗机器人们迅速前进着,完全无视那些正在四散奔逃的士兵们。现在,它们的数量增加到了接近一打。只有当距离足以带来些许虚幻的安全感时,才会有人试图去阻止它们。他们的第一个战果是由一门架设在一大堆废旧轮胎组成的简易掩体后的75毫米无后座力炮取得的,不过,当它的炮手们开始装填第二发炮弹时,一个战斗机器人进行了一次距离超过一百米、令人目瞪口呆的长距离跳跃,在那两个倒霉的家伙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之前就从半空中用气枪准确地打穿了其中一个人的喉管,然后在落地的一瞬间将另一个人的膝盖击碎了。FAD战斗服的不锈钢护颈和护膝一点也没能帮上他们的忙。这两个人的灾难性下场让另一个已经做好射击准备的炮组立即改变了主意,掉头逃离了他们的掩体。另外两台战斗机器人迅速凑上前去,用机械臂上的刀刃像劈竹子般将对方仅有的两门无后座力炮削成了废铁管。


“该死,该死!我们必须做点什么!”雅列将那半罐子还在冒着热气的“浆糊煮猴子肉”丢到了一旁,开始弓着腰四处搜寻起趁手的武器来,这一对宝贵热量的浪费行为让魏格纳看得心头一阵发酸。当然,这处简易营地——事实上就是环绕着一个大弹坑堆起的一堆补给品、空弹药箱和两张胡乱支起来的帆布——根本就没有什么可以伤到那些战斗机器人的武器,除了他们随身携带的枪支,甚至连个燃烧瓶都没有。当然,在一个标着“M”字样的箱子里倒是塞满了高浓度的瓶装医用乙醇,要是往平口里塞上点布条之类的引火物点燃,倒是可以凑合着当燃烧瓶用,如果能正好砸中一个战斗机器人大概也能有点效果——不过尝试这么做就像试图解算出负1的平方根一样毫无意义。


所幸的是,很快就有人为雅列送来了一件武器,解了他的燃眉之急:一名穿着老旧的FAD-46战斗服、跑动起来浑身上下像挂满了锅碗瓢盆般稀里哗啦乱响的民兵犯了一个愚蠢的错误,他居然扛着火箭筒(令人吃惊的是,那竟然是一具刚刚列装的最新型RK-73无尾焰火箭筒,天知道他是从哪个仓库里搜刮出来的)冲出了自己藏身的弹坑,并且以野外拉练的跑步姿势一路小跑着径直朝前冲去,似乎是打算凑近些射击以保证精确度。


——当然,那些战斗机器人并没有放过这次打靶的好机会。


当那个倒霉的家伙捂着他肱二头肌上那处小指粗的贯穿伤像一头受伤的野猪般哼哼唧唧时,雅列在一大堆杂物的掩护下弓着腰跑了过去,将那支火箭筒“借用”了过来。与此同时,不远处传来的枪炮声突然变得密集了许多——在发现自己屁股后面突然被搅成了一锅粥之后,那些正全神贯注盯着环形山顶部的突击组成员终于猜出了发生了什么情况,并立即掉头去解决身后出现的威胁。但很显然,他们的行动并不顺利——少数战斗机器人确实还留在环形山顶部,像敲地鼠游戏中的地鼠一样时不时地露出头来,用它们不算猛烈但不失精准的火力骚扰对手。当一个班的步兵被组织起来、用榴弹发射器重新在山顶布下一片暗黄色的烟雾时,已经有两名穿着动力装甲的士兵倒下了。这些一个多世纪前的古董给了他们超乎寻常的力量和反应速度,但仍然无法抵御这些外星机械的火力。


“嘿,杂种操的,尝尝屁股开花的滋味怎么样?”雅列.哈迪一边咕哝着,一边用机械瞄准具的准星对准了离他最近的一台战斗机器人,而后者正将它的两只机械臂变成钳形,将一挺刚才还在朝它射击的双联装防空机枪的枪管像拧铁丝一样扭成麻花状。机枪射手不见踪影,估计不是自己闪了就是已经送了命。他打开保险,然后将手指伸进了扳机护圈里。射击这个目标应该是相对安全的,因为它和其他战斗机器人隔得太远,而且还背对着他——至少看上去是这样的。


但他忘记了一点,那就是“看上去”的未必就是真实的。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充分说明了这条战场法则的正确性:在确信自己既不可能射失、也不会遭到报复后,雅列扣下了扳机,火箭弹低声嘶鸣着朝目标飞了出去。这种巷战专用火箭筒在发射时后部不会喷出尾焰(在废墟中封闭的小房间或地下室里射击时,这种尾焰是致命的),但发射管在射击后却会烫得惊人。在火箭飞出的一刹那,雅列就立即把一次性发射管抛到了一旁,开始兴致勃勃地观看他预想中的战斗机器人被击中的全过程。


可惜的是,他永远也没机会看到这一幕了。在不远处的魏格纳等人清楚地看到,当火箭弹被固体推进剂产生的高温气体推出发射筒口的一刹那,那个战斗机器人突然像背后长了眼睛般做出了反应——它前一秒还在漫不经心地绞扭着机枪的枪管,后一秒就已经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雅列的头顶。雅列条件反射地扭动着身体试图躲闪,但这个动作反而让他丢掉了性命——由于他突然的闪避动作,一发原本朝着他右手腕关节射出的的锥形弹头从天灵盖穿透了他的颅骨、像一条吞食木髓的蛴螬般迅速钻穿了他的颅叶,切断了脑干并撕裂了大半个小脑,最后从第二节颈椎骨中钻了出来。雅列在原地晃了晃,像是乞求什么似地朝前伸出了手,最后在战斗机器人落地的同时仰面倒下了。


另外几名士兵——其中既有229装甲营的人,也有来自其他部队的人——试图对抗这个重达半吨、全副武装的大家伙,但他们很快不是变成了肢体残缺的伤员就是直截了当地成为了死尸。一切来得太过突然,让京特.魏格纳完全来不及考虑自己该怎么办,他六神无主地趴在一堆空弹药箱后,表情呆滞地目送着一个又一个人影或者惨叫着、或者一声不吭地倒下。知道那个战斗机器人开始朝他逼近时,他才意识到自己不能继续这么一动不动了。魏格纳开始紧张地考虑着自己应当采取的行动:是抵抗,投降还是逃跑?如果要抵抗,他该用什么对付这个家伙?如果要逃跑,又该怎么跑才能安全逃脱?他拼命地搜刮着自己脑子里的每一点信息,但这样做的结果却只是让他更加迷惘了。见鬼!为什么在这种急需应对之策的时候,能想起来的偏偏都是他妈的政治口号?


一团拳头大小的火光突然从战斗机器人变成土黄色的甲壳上腾起,让这个庞然大物打了个趔趄,接着又是一下。魏格纳下意识地扭过头去,看到了那个开火的人:两米半高,浑身包裹着太空服般臃肿厚重的暗绿色装甲,看上去活像是一只用两腿站着的绿色肉虫。他的面部被遮盖在一块光滑但不透明的半球状面罩后面,手里端着一支半自动反器材步枪。这支大口径反器材步枪带着枪托和脚架,看上去并不是为这套战斗服配套设计的,但那人使用起来却没有半点不便。


头两发大口径穿甲燃烧弹没能对战斗机器人造成值得一提的损害,它们击中了这只钢铁蜘蛛的外壳,然后立即被弹开了。但第三发却准确地击中了一条机械臂的关节部位,在将这条机械臂卸下来的同时报废了战斗机器人百分之五十的火力输出——“湿婆”战斗机器人尽管名副其实地拥有多对机械臂,但装备武器的却只有两条。


被击伤的战斗机器人立即开火反击,但它的敌手表现出了与臃肿外表迥异的灵敏,一个侧滚翻躲开了打来的一串弹头。反器材步枪的第二次短点射彻底废掉了战斗机器人的武器。但是,这并没有让它丧失战斗力——战斗机器人又一次高高跃起,不是逃离,而是径直落在了穿着动力装甲的士兵头上。在跳跃过程中,它的六条机械腿也被打断了两条,但它随后就以自身重量压倒了身披重甲的对手。士兵和战斗机器人扭打在了一起。


脑海中一片空白的魏格纳不知所措地站起身来,朝着倒地扭打的双方走出了几步,但却不知道该如何插手。突然,他的靴子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险些让他失去平衡。是那支大口径反器材步枪,它的脚架已经摔断了一截,提把也不知到哪里去了,光学瞄准镜完全瘪了下来,活像是个被踩扁的铝罐头——不过这无所谓,它看上去还能用,而且还有弹药。


他不假思索地端起了这支沉重的武器,结果险些没能直起腰来——当然,这也让他在一定程度上了解了那些一个世纪前生产的动力装甲的用处有多大。在几米外,两个身影还在难解难分地扭打着,他试着瞄准那个满是机械臂的身影,但却办不到:以这支武器的威力,打中战斗机器人的外壳与挠痒痒无异,只有击中传感器或是机械臂关节才能取得立竿见影的作用。但他根本没法在不伤到自己人的情况下确保命中——这倒不是他多关心那位陷入困境的老兄,而是动力装甲实在是太过珍贵,他担不起损坏这套装甲的风险。


就在魏格纳迟疑的片刻,他的第六感让他感知到了另一个危险的逼近。他以最快的速度转过身去,却发现自己还是慢了一步——另一台战斗机器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如同幽灵般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他的身后,原先站在那里的罗南倒在了一旁的一堆防水帆布里,也不知是死是活。


更糟糕的是,这个家伙已经朝他伸出了两只机械臂,机械臂顶端黑洞洞的压缩气枪枪口正直指着他的脑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