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真爱,如同女人的处女膜一样,一生只有一次

小建:



14年了,我还能在梦中见到你,。我以为自己是个没有爱的人,直到遇到你;你离开我以后,我以为我再也不会爱了,直到再次遇到你。我对你的爱深入骨血,你知道吗,你知道吗?到底上天是派你来拯救我的还是来折磨我的,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为什么?



但是,我甘愿受这折磨,小建啊,你知道吗?我是多么感谢上天能给我一次跟你再见面的机会。

3月16日,我一生中永远无法忘怀的一天,那一天,时隔13年之久,我们在人民广场的芭芭露莎餐厅见面了。那一张久违的面孔,让我爱的心碎。那顿晚餐真好,橘黄色的灯光,柔美的音乐,久违的情人,点燃了我身上所有的情愫。多想时间就停留在这一刻,让我可以永远凝望着你守护着你陪伴着你。



你告诉我,你家庭很幸福,我不想听,哦不,你说什么我都想听,只要是关于你的就好,你说的每一句话都让我心醉。小建,都已经过去这么多年,我都30多岁的人了,还能这样对你,你难道内心就没有一点点感动吗?我有时候真希望你丈夫能出车祸撞死——对不起,我不是想伤你,而是除此之外,我不知道还有其他什么办法能与你一起。你可知道,在我幻想中,如果我能抱你一下,就能让我激动的不知所以。



喜欢那首英文歌Sailing,那晚从芭芭露莎出来后我唱给你听,你默然无语,已经20年未流泪的我,竟然留下眼泪:I am flying,I am flying,like a bird ,cross the sky.i am flying, passing high clouds,to be with you, to be free。

小建,你可知道,你就是我一生永远无法触摸到的终点?这首Sailing,我注定要唱一辈子的啊!



没有爱,让我发疯,让我凶残。那种凶残,都已超出了我对自己的想象。我知道,已经丧失爱的能力的我,已经形同禽兽。真的,在我身上残留的,都是动物的兽欲,我再已无爱的能力,因为,它已经在长期的自我折磨中消失殆尽,仅存留了一点火种,在内心的深处,只为你点燃。你知道吗,如果我们结婚,我会奉献我的一切,给你们母女。男人的真爱,如同女人的处女之身一样,一生只有一次,而且,一生只为一人。




然而,想到我们在巴巴露莎的约会,没有,你没有,你只是当作普通朋友的应酬,你当然能感受到我心情的热切,可是你却自信不会对我产生任何感情。不公平,真的不公平。可是,我又能说什么?



你走了,回到北京,从此可能再也不到上海来了,如果想在上海找你的痕迹,就只能来这里,芭芭露莎。可是,这样也很好。在上海这个冷漠的城市中,总还有你的痕迹。这就足够;在你的记忆中,还有一次跟我共进晚餐,这就足够。小建,想你的时候,我会来这里想你,纵然是幻想,也有那样一丝真实的暖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