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寂静的萝卜 睡着的水[蓝剑军团]

寂静的萝卜 睡着的水

三尺见方的水池旁边种着一垄白萝卜,狭长的萝卜樱子搭在水池的边缘。每当太阳从天边升起,郁郁葱葱的叶子映照在平如镜的水面上,像一幅镶嵌在玻璃镜框里的田野相片,清爽、翠绿,带着些许调皮。冬天到了,萝卜被丰收的农人收走,水池结成了一块晶莹的冰。

许晓峰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刚走进学校时的那一刹那感受,脑子里全是那个叫做彭丹的女孩子。在班主任给他们几个临时班委开会前,他看着老师桌子上日记本记着的名字。抬头看看身边的几个女同学,好奇的嘟囔了一句,彭丹文娱委员?一个梳着整齐蘑菇头,长着一双大眼睛的女孩狠狠瞪着他,看着许晓峰发愣的样子,扑哧一声笑了,大眼睛忽闪着,这个女孩就是彭丹。

就是这一声笑和忽闪的大眼睛,让许晓峰记住了这个脸上长着几粒雀斑,叫彭丹的女孩。在课间休息的时候,一起到这所普通高中混日子的死党金鱼跟他抱怨学校里漂亮的小女生太少了,一个像样的都没有,他瞄了瞄远处的彭丹没有做声。从这天起,每次他面对彭丹都有一种心跳加快的感觉。

彭丹的家是外地的,为了考本地的重点才来到许晓峰所在的城市,可惜在中考的时候差了几分。因为性子要强不想父母为了那落选的几分付出高额的赞助费,才选择了这所普通高中。这让同样因为几分没能进入重点的许晓峰很是歪歪了一阵。觉得这就是上天给他安排的缘分。

彭丹在初中时就是文娱委员,很有几分文艺天分。在学校招收乐队队员的时候报了名。许晓峰也屁颠屁颠的跑到音乐老师那,说自己原来是在初中校乐队吹喇叭的,结果在试过N种乐器后,看着鬼画符一样的乐谱,许晓峰只能无奈的承认自己只在彩旗队跟着混了两年。

可即使如此,也并没影响许晓峰成为校乐队的铁杆粉丝,差不多一周的时间,每个乐队成员都认识了这个“超级喜欢”听乐队练习,却一样乐器也不会的“乐迷”。成功混进乐队的金鱼更是对他的这位老铁“感激涕零”,认为他是舍不得兄弟一个人 “受苦”专门跑到训练厅陪他的。

许晓峰这时还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他只是觉得彭丹的背影看在眼里非常的舒服,特别是彭丹那双大眼睛偶尔飘过来的充满欣赏的目光总是让他激动不已。虽然金鱼说那目光跟他没有一毛钱关系,即使是有也是一种蔑视。可他仍坚持自己的观点,因为每次他触摸到那道目光总会有一种找不到东南西北的幸福感,这让他感觉很过瘾。即便在上课的时候他的眼睛也总是有事没事盯着那道背景,不放过一丝一毫彭丹回眸的机会。

在乐队训练的第二周,一次意外终于让许晓峰在彭丹面前有了一次表现的机会。那天乐队间歇休息,许晓峰正坐在训练厅的门口一边享受着金鱼买来讨好女同学的冰棍,一边欣赏彭丹吃雪糕的样子。突然外面有人高喊着火啦,别看许晓峰平时有点不着调,但关键时候还是能冲上去的。他抓过门口放着的拖布,一步穿出训练厅,向火场冲去。

失火的是学校围墙外农户家的柴草垛,周围还有一些蔬菜大棚。许晓峰不知是哪里来的力气嗖的翻过两米多高的围墙,加入到了打火的队伍。等乐队一帮人端着盆,拎着桶,打水赶过来的时候,火已经基本扑灭了。彭丹看着许晓峰手上被围墙上防盗玻璃碴划破的伤口,小心的用手绢沾着清水擦拭干净,然后包扎好。眼神里透着紧张和心痛。这天晚上,许晓峰失眠了,捧着那只用彭丹手绢包扎好的左手,闻着手绢上的味道,嘿嘿乐了一宿。

第二天,他早早起床把那只手绢洗的干干静静,然后用熨斗仔细的熨干,叠成四方形,带到学校。下课的时候鼓足勇气走到彭丹面前,红着脸掏出来还给她。彭丹苦笑着看看他,说不用了。他说真的洗的很干净,上面没有了污渍,也没有了血迹,彭丹只好无奈的收了起来。上课后许晓峰才猛然醒悟,这个手绢其实是应该留下的。可是已经,哎……

这晚,许晓峰接着失眠了,与上一晚不同,整晚他都陷在无比的懊恼和后悔之中。

校乐队排练结束的日子也是校际运动会召开的日子。许晓峰如愿的成为乐队的一员,不过是属于那种不上场的后勤保障人员,为此音乐老师还跟许晓峰的班主任狠狠的表扬了他一通,说他能够积极主动的参加集体活动,并全力做好自己力所能及的工作。虽然工作内容主要是收乐器,摆放桌椅以及发发矿泉水,拣拣垃圾一类的力气活。

彭丹不仅是乐队成员,还是学校舞蹈啦啦队的队长,几乎每隔一个小时就要到运动场中间跳上一圈舞。许晓峰觉得自己是整个会场对彭丹领导的啦啦队最有发言权的人,因为他不仅没有错过每一场排练,而且没有错过整个运动会期间的每一场表演,更重要的是他每一次都是很认真的观看。他知道左边的黑妹跳第六遍的时候步子迈错了,右面的莉莉第七遍没有跟上彭丹的节奏。还有跳最后一遍的时候,她俩发现自己在不属于本学校的位置上观看她们表演时,脸上的笑容很“邪恶”。他不知道彭丹有没有看到他,不过他相信她一定会看到。

校际运动会上,吝啬的学校是不给参加表演的同学准备午餐的。大家只能在运动会中场休息的一个小时里自己解决午饭问题。第一天,他看到大家都去买午餐,而彭丹静静的坐在位置上没有动,当大家都吃的差不多了,她仍然没有动。看着彭丹身上的演出服,和旁边的乐队制服。许晓峰猛然醒悟,彭丹一定是忘带钱了。因为她的两套衣服上都没有兜。

发现了问题所在的许晓峰连忙跑去买了一盒午饭和一瓶汽水,考虑到旁边有老师和可能产生的不好影响,他只能拜托吃完午饭的黑妹和莉莉送过去,说是彭丹让他捎回来的。这两个小妞没问他为什么自己不送过去,而是直接勒索了他两个冰激凌甜筒。看着坐在远处的彭丹,许晓峰咬咬牙掏出兜里仅剩的六块钱买了三个冰激凌甜筒,塞到她们俩手里,多出来的那个是给彭丹的。结果那天没有吃午饭的是许晓峰,他没钱了。

第二天的中场休息,彭丹悄悄走到许晓峰身边告诉他中午要请他吃饭问他去不去。他兴奋的刚要答应,金鱼一把拉走他,说是有紧急工作要做,让彭丹她们自己去吃。当许晓峰扛起一大捆彩旗,看着金鱼对彩旗队那个大个子女生脸上献媚的笑容,他的心都要碎了。那天中午他啃得是金鱼花一块钱买来的面包,还是一人一半。金鱼把自己袜子里带的所有钱和许晓峰的午饭钱都给彩旗队的女生买冰激凌了,只剩这一块钱。傍晚的时候运动会结束了。

许晓峰一直觉得彭丹是自己枯燥的高中生活中唯一的安慰,虽然更多的时候他注视的只是彭丹的背景。除了自己在面对彭丹的时候不能说出一句看上去似乎整齐的话语外,在其他人面前他丝毫不掩饰自己对彭丹的好感。为此三年的时间里他被那些彭丹的死党们勒索了无数次,甚至有一次被黑妹和莉莉忽悠着把女寝的整个走廊都拖了一遍。而彭丹她们几个的寝室擦窗户的任务更是几乎被许晓峰领着几个死党给包圆了。为此,他每次都得陪着金鱼再跑到那个彩旗队的大个子女生寝室多擦一次。

许晓峰偏科偏的很严重,最严重的是外语。他不明白为什么中国的学校为什么要选择一门西方的语言做为必考科目,这让他很无奈。随着英语学习的越来越久,他的分数越来越低,最终在二十多分稳定下来,这还要归功于选择题的运气。更严重的问题是原来做为初中代数和几何双料科代表的他竟然对高中数学和立体几何滴水不进,针插不入。每次和那个教数学的小老师两两相望,双方都是欲哭无泪。在彭丹悄悄传给他一张叫他好好用功的字条后,他终于决定要发愤努力,跟着彭丹屁股后面颠颠的选择了文科班。

坐在文科班的教室里他感到无比的自豪,五十几位同学只有四个男生,包括他和金鱼。可惜只有发愤的想法是不会让已经低到顶点的成绩有太大的提高,基础决定了成长的高度。在高三最后的冲刺阶段,彭丹的背影在他的视线里消失了。应试教育在九零年代的一个特殊产物就是快、慢班分级制。

彭丹去了文科快班也就是重点班,而他则无奈的留在了慢班。这次陪着他的男同学达到了二十几个,除了他都是没正事儿,配上了对的。在帮彭丹把桌椅搬到快班的时候,彭丹又塞给了他一张小字条。字条上与他相约在快班的教室共同迎接高考。

他没能赴约,依旧在慢班迎接了他悲惨的高考成绩。与中考时不同,那次是仅差几分,这次差了几百分。连他和彭丹的毕业照都不在一张相片上。

高考结束后,对学习已经心灰意冷的许晓峰参了军。彭丹的成绩也不是很理想,回到她家乡的城市继续复读。临去部队的时候,许晓峰托莉莉给彭丹捎去了一条带着月牙型镶嵌着水钻的项链。这是许晓峰利用假期到木材加工厂扛木头挣钱买的。新兵训练结束后,许晓峰按照彭丹复读的大概学校地址给她去了一封信,可是没有收到回信。

过了几年,许晓峰从部队复员回来,听金鱼说彭丹考上了本省的一所大学,还和初中时的一位男同学在大学交了男女朋友。又过了几年还是从金鱼嘴里听说,她们结婚了,一起去了南方的一个城市。

十几年过去了,某个深夜,许晓峰在梦里又回到了熟悉的校园,默默注视着那道梳着蘑菇头的背景,那会心的一笑和忽闪着的大眼睛。被口水浸湿的枕角溻醒了,笑了笑,搂紧了怀里熟睡的妻子。

骄傲的大葱

二〇一一年六月十日



寂静的萝卜 睡着的水[蓝剑军团]


写在后面的话

早就想在情感版块发个贴,给水哥和萝卜这对因铁血而结缘的眷侣捧捧场。无奈因为小说接龙和工作上的事情太多,始终没有腾出时间,借着这次出差的间隙就发一个青春时期的情感小故事吧。

另外声明:本文除了标题名字以外,所叙内容与阿水和萝卜本人实际经历毫无关系,如有巧合纯属意外,不胜荣幸。


寂静的萝卜 睡着的水[蓝剑军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纯真的友谊、有些青涩的爱情萌芽,这都将是你一生永远的回忆,而且也将随着你的成熟愈显清晰。

爱情是美好的,

需要坚持,

理想是最求的,

需要信念,

理想需要信念,

爱情坚持!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