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妹妹怎样惨死:国民党用尽各种酷刑折磨

解放军驻日总司令 收藏 20 28141
导读:本文摘自:《广州文摘报》2011年6月6日A14版,作者:长江,原题:《毛泽东妹妹是怎样惨死的》 敌人抓到了毛泽建,以她系“毛泽东之妹,负该党重要职责”为由,对她进行威逼利诱,多次审讯,妄图从她身上捞取我党的重要机密,却始终一无所获。 面对敌人的酷刑,毛泽建坚贞不屈,毫不动摇。当敌人审问她的名字时,她昂首回答:“我叫共产党!”敌人恼羞成怒,下令对她抽皮鞭、压杠子、拔指甲、灌辣水,甚至用铁丝穿透她的乳房…… 幼年家境贫寒 毛泽建烈士是毛泽东的堂妹,于1905年10月出生在湖南韶山东茅塘

本文摘自:《广州文摘报》2011年6月6日A14版,作者:长江,原题:《毛泽东妹妹是怎样惨死的》


敌人抓到了毛泽建,以她系“毛泽东之妹,负该党重要职责”为由,对她进行威逼利诱,多次审讯,妄图从她身上捞取我党的重要机密,却始终一无所获。


面对敌人的酷刑,毛泽建坚贞不屈,毫不动摇。当敌人审问她的名字时,她昂首回答:“我叫共产党!”敌人恼羞成怒,下令对她抽皮鞭、压杠子、拔指甲、灌辣水,甚至用铁丝穿透她的乳房……


幼年家境贫寒


毛泽建烈士是毛泽东的堂妹,于1905年10月出生在湖南韶山东茅塘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她出生时正好是菊花盛开的季节,父母就叫她“菊妹子”。


她是毛家的六位烈士之一。父亲毛尉生,是毛泽东的嫡堂叔,靠帮工谋生,因生活穷困,过度劳累,年轻时就得了肺病,经常吐血。母亲陈氏,是个勤劳俭朴的家庭妇女,曾患红眼病,双目仅存三四分光,带着菊妹子和三个弟弟沿街乞讨。


由于家计日蹙,毛泽建7岁时就过继给毛泽东的父母做女儿,从东茅塘搬来上屋场居住。到上屋场后,毛泽东给她取名毛泽建。毛泽建从小就很坚强。来到上屋场不久的一天,她一个人在家,不料强盗到家中抢东西,逼问她贵重的东西放在哪里,打得她鼻青脸肿,她始终都没吭一声,强盗认定她是个哑巴,只好怒冲冲抢走了她家唯一一口锅。


据毛泽建的胞弟毛泽连回忆:由于家里生活困难,毛泽建六七岁时就开始到外面讨米,后来过继给毛泽东的母亲作女儿。1919年到1920年,毛泽东的父母先后去世,泽建就没人抚养了。那时她已十四五岁,只好仍旧去讨饭。我老表肖南庭见了,便对我母亲(蔚生六阿婆)讲:“这么大的妹子出去讨米太丑了,何不找个人嫁出去算了。”并说:“我可以帮个忙,给她作个介绍。”同时问我母亲放不放心?我母亲说:“有你老表帮忙,我哪有不放心的!”泽建找的是杨林一个姓肖的人家。肖家母亲去世得早,家中只有一个父亲,还有几亩田,经老表牵线,说亲成功了。


毛泽东的母亲去世前曾到长沙治病,带着泽建一同去了,在长沙住了两个月。毛泽东的母亲对儿子说:“润之,你父亲兄弟四人,只有泽建一个女儿,你要把她当亲妹妹看。我不行了,只希望你们好。”毛泽东说:“母亲,你放心,我一定把泽建当亲妹妹看。”


后来毛泽东到北京去了,泽建则回到了乡下,“嫁”到肖家,当了童养媳。此后,她还多次到上屋场,希望能收到毛泽东的来信。

跟着兄长到长沙


1920年正月,毛泽东回到韶山老家,没见到泽建,便来我家问我:“怎么不见泽建?”我母亲说:“你母亲死了,你叔叔也死了,没人抚养她,便把她嫁出去了。”毛泽东听了说:“我要把她接回来。”后来,毛泽东让一个叫毛希乔的农民去送信,叫泽建回来见他。泽建立即赶到上屋场,见了三哥,她非常高兴。毛泽东把弟妹们叫在一起,指着毛泽建说:“菊妹子这几年受的苦很多,不革命就没有别的路可走!”毛泽建一听,便急切地说:“三哥呀,我要跟你出去读书,干革命!肖家我是再也不回去了……”


毛泽东说:“别做童养媳了,跟我去长沙读书。”泽建听了更是高兴,忙说:“哥哥到哪,我就到哪去。”毛泽东让她把丈夫叫来,对他说:“我要带泽建去读书,你也一起去吧。”肖说要回去和父亲商量,他走后几天都没回来,毛泽东等不及,就带着泽建走了。


后来,肖家到我家来要人,我家交不出人,他就问我们要了毛泽东的地址,写信去要人。毛泽东回信说:“泽建不会回来了,让肖家再找一个媳妇吧。”就这样,泽建从那时出去后,就再也没回来了。


1921年春节过后,毛泽东带着毛泽建来到长沙,先后送她到城内“建本”和“崇实”两所女子职业学校读书,由于她刻苦攻读,进步很快,成绩名列前茅。1922年9月,中共湘区委员会的自修大学附设的补习学校开办不久,毛泽建就来到这里,白天自修大学补习,晚上到平民夜校听课。


在两年半的时间里,毛泽建学完了五、六年的课程。她除了积极学习科学文化知识外,还主动为文化书社递送书籍和报刊,为在清水塘秘密召开的党的会议站岗放哨,帮助工会刻印传单张贴标语等。在斗争中,她的思想觉悟不断提高,1923年上半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这年夏天,毛泽东离开长沙前往上海。毛泽建改名为毛达湘,经夏明翰介绍,前往衡阳从事革命活动。同年秋天,她考入衡阳省立第三女子师范学校,一面学习,一面从事革命活动,担任学生党支部书记和湘南学联女生部部长。

积极投入政治活动


在“三女师”,毛泽建是一位品学兼优的学生。她平日喜欢阅读进步书刊,如《向导》周刊、《新青年》和鲁迅的《呐喊》等,同时,鼓励同学也阅读这些书刊。她先后发起组织过“旅衡同学会”、“旅郡励进会”和“品学励进会”。她还经常组织同学上街宣传,发动妇女剪发、放脚,反对“三从四德”,反对夫权,反对纳妾。在担任三女师党支部书记期间,她要求每个党员至少要培养一名积极分子加入党组织。她教育党员选择思想进步,家境贫苦、勤俭好学的同学做朋友,启发他们仇恨旧社会,激发其革命热情,并及时吸收其入党,以壮大党的组织。


毛泽建在衡阳三女师学习时,毛泽东十分关心她的学习和党的工作。1925年毛泽东在赴粤途中路过衡阳,曾到第三女子师范学校看望泽建,鼓励她要努力学习,团结同学和进步力量,打击顽固势力。毛泽建一直都牢记哥哥的话,学习上十分用功,关心国事,积极投入党领导的各种政治活动。在与反动派的斗争中,她认识了省立第三中学学生、共产党员陈芬。同年冬天,他们结为革命伴侣。


1927年10月,毛泽建接受新的任务,和陈芬一道,同被派赴衡山。新县委成立后,陈芬任书记,她任县委妇女委员。衡山工农游击队成立,她参加了游击队的领导工作,率队袭击挨户团,打击土豪劣绅,爆炸县衙门,破坏铁路与通讯设备,成了令敌人闻风丧胆的女游击队长。在艰苦斗争的岁月里,她不忘学习,曾给自己取名毛日曦,说:“我们共产党人就要像太阳一样,红红烈烈,光明普照。”


她写信总在落款处画一柄利剑。她说:“剑”与“建”同音,“泽建”就是“泽剑”。我喜欢利剑,它所向披靡。我们革命者就要像利剑一样,对敌人毫不留情。1928年春,在湘南特委领导下,毛泽建和丈夫陈芬参加了南岳暴动,一度攻占了南岳镇。不久,因组织遭到破坏,与上级联系中断。他俩听说朱德领导的工农革命军已进抵耒阳,就转移到那里。那时朱德的队伍已赴井冈山,他俩就在当地组织游击队,开展地下斗争。她担任队长,陈芬任党代表。这时她已怀孕七、八个月,仍奋不顾身,指挥战斗。


慷慨就义


1928年6月,在一次突围中,毛泽建被捕。陈芬也同时被捕,反动派将陈芬的头割下装在笼子里,挂在耒阳城头“示众”三天。不久,井冈山下来的一支队伍袭击挨户团,并救出了毛泽建。但敌人很快反扑,毛泽建即将临产,只好藏匿在当地一位孤老婆婆家里,生下了孩子(取名艰生),由于孩子的哭声惊动了挨户团,毛泽建又一次被敌人逮捕,在敌人手中,毛泽建始终坚贞不屈。


敌人抓到了毛泽建,以她系“毛泽东之妹,负该党重要职责”为由,对她进行威逼利诱,多次审讯,妄图从她身上捞取我党的重要机密,却始终一无所获。面对敌人的酷刑,毛泽建坚贞不屈,毫不动摇。当敌人审问她的名字时,她昂首回答:“我叫共产党!”敌人恼羞成怒,下令对她抽皮鞭、压杠子、拔指甲、灌辣水,甚至用铁丝穿透她的乳房……


正在毛泽建被折磨得奄奄一息之际,陈芬的姐姐赶来看望她,这时毛泽建提出想见见儿子艰生,而此时艰生早就因为没有奶吃而夭折了。但是,陈芬的姐姐不忍心把这个消息告诉弟媳,于是含着泪从老乡的家里借了一个婴儿送给毛泽建看。见毛泽建抱着婴儿亲个没完,陈芬的姐姐只是一味失声痛哭。


毛泽建在狱中被关押了一年多后,于1929年8月20日在衡山城南门外马庙坪慷慨就义,当时年仅24岁。


南岳敛容,湘水含悲,毛泽东又一个亲人为革命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2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