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7.html


村口站着七八个人,居中的是一名女同志。方文远远的觉得对方身影很是眼熟,还没琢磨过味来,对方已经朝他俩招手,伴随着银铃般的声音传来。

“方营长,马教导员,你们好啊。。。。。。”

方文和马鸣对视了一眼,一下子记了起来。刘馨,原来是刘馨,哈哈,熟人到了。

原来来者他俩都认识,上次特务连护送皖南突围过来的一批人到三师,刘馨就是其中一员。方文当然记得她,因为刘馨是那批人中唯一的一名女同志,当然其姣好的相貌也是给方大爷留下深刻印象的原因之一。

“原来是刘馨同志啊,欢迎欢迎。”马鸣大声的打着招呼:“怎么都在这站着啊,同志们都里面请。”

“呵呵,教导员,还是你们独立营战士厉害啊,让我们呆在原地不准动,还对我们放了警戒线,你看,你们要是不出来,我们这些人只能在这画地为牢了啊。。。。。。”刘馨顺口开起了马鸣的玩笑。

“哈哈,敌情复杂,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啊,我们的小战士哪见过机关大首长的尊容呢。”方文嘴上又开始不把门了:“再说这事还得怪老马,前两天他还在给部队做教育,说日本人就喜欢派些漂亮的女特务来刺探情报。。。。。。”

“哎,老方,不带这么当面泼脏水的啊。。。。。。”马鸣一听急眼了。

“好了好了,要我说啊,这种教育方营长搞得倒是挺有可能。。。。。。呵呵。”刘馨上回途中和方文斗过几句嘴,对他那无耻德行多少见识过一点,立马帮着马鸣臊了方文一句。

“得,我就是一背黑锅的命。。。。。。”方文装出一副苦相。

“对了,方营长,马教导员,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张寒同志,师政治部宣传处的,这次和我一起到你们六分区工作。”刘馨指着旁边一位白白净净的男同志介绍道。

方文一看,果然是一副书生模样,唉,怎么读过书的男人都长得这么白净呢,看来自己的确是个另类了。他心里虽然感叹,可嘴上客气的很,上去一把握住张寒的手:“欢迎欢迎啊,只不过我们六分区还没建立,条件苦的很啊,就怕把您这读书人给晒黑了啊。。。。。。”

“方营长过谦了,干革命又不是图享受的,再说我听说方营长好像也是个读书人吧,现如今不也一样纵横沙场,跃马扬刀嘛。。。。。。”张寒不软不硬的一句给顶了回来。

这张嘴挺厉害啊,方文心里嘀咕了一句,嘴上却打起了哈哈:“我那叫什么读书人啊,哈哈,书没读好,被人给赶出了学校,惭愧啊惭愧。”

“好啦,你们就别在这互相奉承了,还让不让我们进去啊?”看到两人得瑟开,刘馨在一旁不乐意了。

“对对对,赶紧进去,正好我们今天搞了点好菜,中午给你们接风。”马鸣接过了话头。

“首长,既然已经见到了独立营的同志,那我们就先回了。”一位高大的战士在旁边插了句话。

刘馨忙问:“许班长,吃了饭再走吧。”

“不了,主任那边还等着我们回信呢,各位领导,再见!”说完,那位许班长就带着几名战士同他们挥手告别了。

方文他们一行便往营部走,路上方文好奇的问道:“刘馨,你们过来怎么不提前打个招呼啊,我们也好派人去接啊,现在外面这么乱。。。。。。”

“本来我们还要等几天再来的,正好今天主任到八旅办事,看离你们这不是很远,就顺路一起来了,再说了,主任不是让警卫班护送我们了吗,没什么问题的。”

“那哪成啊,怎么说您也是机关领导下来嘛,要不是今天正好搞了点伙食,我都不知道拿什么招待你们?”方文揶揄道。

刘馨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得了吧,弄得我们好像就是为吃你来的一样。。。。。。”

进了屋,刘馨从包里拿出一封介绍信递给他们。原来,自独立营给上级报告请求下派群工干部加强工作之后,上级领导对六分区的组建工作也加强了重视,刘馨和张寒就是即将成立的分区区长和副区长。

“哎呀,原来是地方领导啊,失敬失敬。。。。。。”方文一脸的贫相。

“就你贫,我们还不是为你们主力部队做好保障工作啊,以后得多支持我们。”刘馨不知怎么搞的,一看到方文那股无赖劲就有和他斗嘴的冲动。

“行,没问题,今儿我就先支持支持你们的肚子。”方文一拍大腿:“通讯员,通知伙房,多整几个拿手菜,别忘了弄个冰糖肘子。。。。。。”

“嚯,你们独立营待遇不错啊,还有冰糖肘子吃?”刘馨眨着眼睛好奇的问。

“嗨,你们不知道,这可是我们老方去当上门女婿赚回来的,”马鸣一下子来劲了,在旁边阴阳怪气的笑道:“算是人姑娘家先下的嫁妆吧。。。。。。”

“操,老马,你他娘不乱嚼舌头会死是吧。。。。。。”


铁英今天一早上就呆在屋里愣神。大哥今天宴请新四军独立营的人,那该死的家伙不知道会不会来。嗯,肯定会来的,他是独立营大当家的嘛。一想起那家伙一脸的坏笑,铁英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自己的右手腕仿佛还隐隐作痛。真是个坏东西,抓女人的手也不知道轻重,使那么大力气,回来看手腕都紫了。可一想到自己从小到大还没被别的男人抓过手呢,他是第一个,铁英的心里就涌起一股怪怪的感觉,再想到自己拿剑逼住他的那个部位,铁英也禁不住“扑哧”一声笑出声来。就在铁英独自在屋里胡思乱想的时候,屋外传来了大哥的叫声。

“英子,英子,你在干什么呢?一早不见你人。。。。。。”

铁英拢拢头发,赶忙走了出去:“什么事啊,哥?”

“哎呦,今天宴请贵客,我说你能不能也换个穿着啊,整天搞得武喳喳的,哪像个姑娘家啊?”周铁铭一看妹子还是一身短打劲装,立马拉长了个脸。

“嗯。。。。。。有什么了不起啊,不就几个当兵的嘛,又不是什么皇帝老子来了,犯得着这么排场吗?不换,就这身了,爱吃不吃。。。。。。”

周铁铭拿他妹子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讨饶:“好好好,姑奶奶,不换就不换,随你了,暧,你可别乱跑啊,到时候跟我去门口迎客去。”